查看: 2924|回复: 1

[中篇谜题] 存在即是罪恶

[复制链接]

升级   71%

3

主题

21

帖子

213

积分

诡币
5 枚
推币
187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17-7-13 08: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存在即是罪恶(作者:公子)
——有些人,带着罪恶出生,最终也将在罪恶中消亡!他们的存在,即是罪恶!

“我靠,什么鬼天气啊!”陆羽骂骂咧咧的冲进一家便利商店,跺了跺脚,抖去了身上的水珠。
便利商店中已经站了不少人,显得有些拥挤,地砖上湿哒哒的,陆羽脚下一滑,身子不由得向前倒去。
“小心。”一只手突然出现扶住陆羽。
陆羽站稳了身子,匆匆抬头看了一眼便低下头去,只依稀瞥见那是一位很清秀的少年。
“没事吧?”少年开口询问道。
“没事,谢谢你了!”陆羽笑了笑,冲他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抽出怀中的书本,用袖子轻轻拭去上面的水珠。
“您是一位老师吧?”少年歪了歪头,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陆羽手下一顿,抬眼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长的很清秀,穿了一件T恤,上面沾染了些许水渍,头发也是半干未干,怀中抱着一个双肩包,包的肩带朝外,穿过少年的手臂,包上别了一顶棒球帽,黑色的帽子顶端微微泛白,一双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左手食指上带着一枚竹节状的纯银戒指。
少年转动着手上那枚戒指,定定的看着陆羽,“外面下着暴雨,你的衣服却没有湿透,说明你在离商店不远处的地方遇到了突降的暴雨,但是这里地处偏僻,附近只有一所高中,三家书店,以及一些小吃饭店,连居民楼都没有。你手里拿着的书,在你进来的时候是被护在怀里的,说明你对它很重视,书略微范旧,不是新买的,书上没有列签,不是图书馆的书,看书名,像是教材,但现在是开学的时间,学生的书不会那么旧,而旧的教科书学生也不会那么珍视,所以你不是学生。三家书店,一家书店卖杂志小说,一家卖文具参考资料,还有一家什么都有,不过都是新的,所以你不是从书店出来的,那就肯定是从学校出来的,现在不是放学时间,你又这么宝贝这些书,只能是老师了。”
陆羽的眼中折射出一缕不可思议的光芒,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又回想了一下附近的状况,不由得对这少年竖起了大拇指:“可以啊,一点都没错!我叫陆羽,你呢?”
少年眸光闪了闪,盯着食指,神色不明:“离!”
“好奇怪的名字,不过这里地处偏僻,也没什么景点,难道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陆羽皱了皱眉,问道。
“不,我是来找人的!”离摸了摸戒指,眼神飘向窗外,可惜玻璃上蒙了一层雾气,看不清外面的景象。
陆羽闻言,没有再说话。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天渐渐放晴,离推开便利店的门,逆光站着,身上笼了一层金光。
“再见。”离勾了勾嘴角,笑的意味深长,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空气中残留下他那绵软中带着些许喑哑的嗓音。
陆羽怔怔的望着离的背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若不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泥土的气味,陆羽甚至觉得刚刚那场雨,那位少年,只是一场梦。

“回来啦?”陆妈妈看着陆羽进门,笑着迎了出来,接过他手中的东西,递上一双拖鞋,“怎么都淋湿了?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会儿该感冒了。”陆妈妈絮絮叨叨的说着,陆羽笑嘻嘻的上了楼。
“叮咚~”门铃声响起,陆妈妈小跑着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男人,带着一顶棒球帽。男人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陆妈妈却脸色大变,就要把门关上。
男人伸出一只手卡在了门缝中,一点点掰开那扇铁门,直到陆妈妈惊恐的脸庞暴露在男人的眼中。男人咧嘴一笑,声音沙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我……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陆妈妈故作镇定,但声音依然忍不住的颤抖。
“呵,认错人?”男人冷冷的一笑,“需要我来帮你好好回忆一下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陆妈妈捞到了怀里,欺身上前。
陆妈妈一手抵住男人的胸膛,一只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要!”陆妈妈小声的说道,整个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嗒嗒嗒哒……”楼梯上传来一阵声响,陆妈妈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推拒着男人的动作也更加激烈。
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头在陆妈妈耳边说了些什么,便离开了。
“你不是人……”陆妈妈喃喃自语道。
“妈,你怎么了?有人来吗?”见陆妈妈呆呆的站在门口,陆羽挠了挠头,开口问道。
“没,没事,送快递的,走错楼了。”陆妈妈回过神来,赶紧将门关上,脸色才好了些。
“哦。”他应了一声,脱了鞋子,盘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视,少儿频道正在播放名侦探柯南。
“别看了,赶紧洗手吃饭。”陆妈妈将饭菜摆好,招呼着陆羽吃饭。
陆羽应声跳下沙发,往餐桌走去。
夜,陆妈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被子,但脸色依旧苍白,耳边回荡着男人沙哑的声音:“明天中午十二点,老地方见,不来的话,仔细你儿子。”
空气中没有一丝声音,静谧的让人害怕,陆妈妈浅浅的抽泣声在这夜里显得格外突兀,一如那一晚。

陆爸爸回到家,桌上放着一张字条:我出去一趟,可能会晚些回来,晚饭自己解决吧。
陆爸爸皱了皱眉,随意的将手提包丢在沙发上,打开了体育频道看球赛。没多久,陆妈妈便回来了,只是脸色不是很好。
“怎么了?生病了吗?”陆爸爸关掉电视,一连关切的问道。
“没事,大概是今天跟同学聚会,有些累着了。”陆妈妈摇摇头说道,“你吃了吗?”
“嗯,回来之前吃过了!”陆爸爸说道,“累了就赶紧休息去吧,还有我在呢!”
陆妈妈点点头,往楼上走去,却在陆爸爸看不到的地方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揉了揉已经红肿的膝盖,陆妈妈从床头柜里找出一瓶药膏,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受伤的膝盖上药。楼梯间传来一轻一重的脚步声,陆妈妈赶紧拉下裤腿,将药膏藏好。陆爸爸推门入内,眸中潜藏着隐忍的怒火。
“你,今天去哪儿了?”陆爸爸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陆妈妈的膝盖,问道。
“不是说了吗,同学聚会。”陆妈妈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偷偷瞄了陆爸爸一眼。
“哦,瞧我这记性。”陆爸爸一拍脑袋,手掌掩饰下的脸庞微沉。
“嗯,时间不早了,睡吧!”陆妈妈掀开被子坐了进去,招呼着陆爸爸睡觉。
二人关了灯睡觉,陆爸爸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陆妈妈大概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儿便响起了鼾声。突然,一抹亮光亮起,陆爸爸在黑夜中凝视着陆妈妈的侧脸,神色不明,陆爸爸点开短信界面,映出的画面不堪入目,模糊的侧脸依稀可以辨认出那是自己的枕边人。
陆爸爸握紧拳头,关节嘎吱作响,灯光渐渐暗了下去,然后熄灭,他却一直没能入睡。陆妈妈睁着眼睛,幽幽一叹。
次日清晨,陆妈妈破天荒的没有早起准备早餐,陆爸爸盯着陆妈妈疲惫的脸庞,还是没能忍心叫醒她,自顾自的出门上班了。
一周之后,陆妈妈接到消息,陆爸爸在一次运输中发生车祸,当场死亡。车祸原因是陆爸爸疲劳驾驶,在长途中睡着了。陆妈妈失声痛哭,直到晕厥。

不知过了多久,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从睡梦中醒来,脸上是未褪的疲惫。
“醒了?”清浅的呼吸在耳边拂过,他身子一僵,原本苍白的脸上闪现一丝慌乱,下意识的伸手胡乱的摸索,手却被人准确的扣住。
“乖,别乱动!”温和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他定了定神,渐渐安静下来,茫然不知所措。
这是第几次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他记得那一个个可怕的夜晚,以及那个可怕的人。
“张嘴!”那人再次开口,他依言照做,微微张口,下一刻便感受到了食物的温度,不烫也不凉。他抿唇不语,安静的像个玩偶。
“乖乖呆着,一会回来看你。”那人握了握他的手,指尖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温度,他打了个哆嗦,那人皱起了好看的眉,松开交握的手,替他拉了拉被子。
渐渐的,脑子开始浑浑噩噩,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睁眼,身边只有忙碌的护士。
他向护士询问将自己送来医院的人,护士却表示不知,只知道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找到他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放着一箱子现金,说是医药费。
他向护士道了谢,又问她要了镜子,仔细的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时不时的上手摸摸自己的脸,镜子中的自己很清秀,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角微微的刺痛感诉说着这一切是真实性,他笑了,直到笑出眼泪还没有停止。
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手中攥着的纸条微微发皱,上面是护士娟秀的小字,写着一个地址。
收拾了一下,他发现没什么可带的东西,倒是翻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和一位美丽的少女,照片上的男子与他有七分相似,女子的嘴唇很漂亮,是樱桃的颜色,长发及腰,笑容明媚。男子搂着女子的腰,站在一个漂亮的芦苇荡旁。照片的后面有一行小字。他把照片装进包包外侧的小夹层里,随手拿了一顶帽子,离开了。

“嗨,你好啊,又见面了!”陆羽拍了拍离的肩。
离转头,映入眼帘的是陆羽明媚的笑容。
“你怎么在这儿?”陆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围,这是他们学校的操场,“还有,你上次说找人,找到了吗?”
离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神情略显迷茫。
陆羽伸手在离的眼前晃了晃,距离上次二人见面,已经过去一周,离似乎比上次更加羸弱,脸色苍白的不像话,“你没事吧。”
离摇摇头,笑着说道:“我没事,人我已经找到了,就是想来学校看看,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来过学校。”
陆羽把手插进裤兜,陪着离一圈一圈的逛着操场。
“我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爸妈是谁,也没有上过学,这次出来,也是想靠着自己来找寻一下自己的亲人,但是结果很遗憾。”离踢着一块小石头,一步步向前,一边开口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亲切。”
“你还别说,我也有这种感觉。”陆羽将手搭在离的肩膀上,离的脚步顿了顿,微微偏了偏头。
陆羽对此没有丝毫察觉,依然自顾自说着话:“我们做朋友吧,你小子多大了?”
“26。”离小声说道。
“什么?”陆羽一下跳开,见了鬼一样看着离,“你小子居然比我还大六岁,怎么可能!”
离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哎你倒是说说怎么保养的,看起来好小,羡慕啊羡慕。”陆羽摇着离的肩膀不停地问道。
“天生的。”离挥开陆羽的手,脸上尽是满满的无奈。
“好吧好吧,勉强让你当哥。”陆羽小声嘀咕道,时不时的瞄一眼离的脸庞,气氛甚是尴尬。
“大哥,我让你当哥成不成,别看了!”离放下手中的筷子,环顾四周,食堂中尽是异样的目光在二人身上徘徊,只因对面这家伙一直在看他吃饭,就这么盯着自己,一动不动。
“那不行,我怎么觉得,我跟你长的有点像呢?”陆羽摸摸自己的脸,说道。
离拿筷子敲了陆羽的脑袋,说道:“吃你的饭。长得像吗?那你还羡慕什么?”
陆羽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讪讪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离已经吃完了饭,便坐着等陆羽。
“来我们学校之后,感觉如何?”陆羽问道。
“挺不错的,氛围很好,环境也好。”离看向窗外的林荫小道,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对了,我们学校后山有一个特别漂亮的湖,一会带你去看看?”陆羽神秘兮兮的说道,“听说那里还被下了诅咒。”
离一愣,回头正对上陆羽贼兮兮的笑容,陆羽见离回头,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收回,便僵住了。
“你觉得我会怕吗?”离笑的无奈,手中的戒指有节奏的转动着。
陆羽咽下嘴里的饭,说道:“也是,大侦探,你怎么会怕这种传说呢!”说着,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吧,带你去看看。”
离随着陆羽,来到了这一片所谓的带了诅咒的湖,湖水很澄澈,泛着粼粼波光,丝丝微风带来略微的凉意,驱散了盛夏的炎热。护栏将整个湖围了起来,可以通往湖中心小岛的小道上设了一道木门,上面落了锁,锁上已有斑斑锈迹。
离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门上的锁,纷纷铁锈便落了下来。陆羽连忙制止,用脚将掉落的铁锈碾进泥土之中。
离靠在护栏上,遥望着那座小岛,微风徐徐,白色的飞絮随风飘摇,歪歪扭扭的落在离的肩头。

“回来了?”陆妈妈在厨房忙碌着,听到玄关处的动静,也没出来,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
“妈,在忙吗?我今天带了朋友回来。”陆羽换了鞋子,冲着厨房喊道。
“那好啊,正好妈妈多买了一些菜,招呼你朋友一起吃吧。”陆妈妈一边从厨房走出来,一边在围裙上抹去手上的水珠。
“阿姨好。”离低着头向陆妈妈问好。
“嗯,你好,你是小羽的朋友吧,快……”陆妈妈抬头,脚步一顿,脸色不由得白了白。
“阿姨你怎么了?没事吧!”离想要伸手扶陆妈妈一下,却被陆妈妈一下子挥开。
“别碰我!”陆妈妈尖叫道,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却撞在了椅子上。
“妈你怎么了?”陆羽闻声而来,扶着陆妈妈的肩,关切的问道。
陆妈妈定了定神,见离一脸担心的看着她,眼中却是不敢上前的谨慎,呼吸渐渐的平静下来。
“我没事,抱歉了,那个……”陆妈妈说道。
“妈,他叫离,是我哥们。”陆羽给陆妈妈介绍了离的身份。
“小离,对不起,阿姨吓到你了吧。”陆妈妈柔声说道,“是我太激动了。”
“哎呦,我忘了说了,离哥,我妈不习惯被陌生人靠近。”陆羽一拍脑袋,满脸懊恼。
“你叫他什么?”陆妈妈一怔,问道:“他不是你的学生?”
“妈,你别看他长得小,他都26了,比我还大呢!”陆羽幽怨的语气让离的嘴角抽了抽。
“什么?”陆妈妈突然拔高的声音吓了二人一跳。
“哎呦喂我的妈呀,您别老一惊一乍的成不!”陆羽被吓得抖了抖,倒是离显得比较镇定。
陆妈妈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捂着嘴不再说话,转身回了厨房,没一会,厨房里便传来陆妈妈温柔的声音:“小羽,你先招呼着小离。”
陆羽闷闷的笑着,不怀好意的瞄了瞄离,凑到他耳边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妈这样。”
离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NBA,陆羽看的津津有味,离倒是兴致缺缺。
“想看什么?”陆羽偏过头问道。
“神探夏洛克吧,最近正好在放。”离和陆羽盘腿坐在沙发上,一人抱了一个果盘。
“真不明白你怎么喜欢这种侦探剧,反正我是无感,我还是喜欢体育。”陆羽将频道调到神探夏洛克,自顾自的说着。
“每个人都有喜欢和擅长的东西。”离淡淡的说道。
陆羽撇撇嘴,小声嘀咕道:“就你聪明。”
晚饭过后,陆羽送离离开,陆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愣愣出神。不一会儿,竟流下了两行泪来。
“妈你怎么哭了?”陆羽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没什么,跟妈讲讲你怎么跟小离认识的好吗?那个孩子,总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感觉。”陆妈妈擦掉眼泪,摇了摇头,强打起精神问道。
陆羽将二人的相遇相识简单的说了一下,当说道离是孤儿的时候,陆妈妈已经是泪眼婆娑。陆羽见状,也不好继续说下去,安慰着陆妈妈哄她去睡了。陆妈妈一人躺在床上,纤手紧紧的攥成拳,良久,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闭了闭眼,眼角却流下泪来。

一个月后,警方接到群众报警,说是一栋居民楼内发现了三具尸体,死者分别是一名中年女性,死因中毒身亡,诡异的是她的脸上带着泪痕,嘴角却挂着一抹微笑;两名青年男性,一人死于腹部中刀失血过多,表情略显迷茫,一人死于颈部中刀,一刀毙命,凶器为一把水果刀,握在颈部中刀的死者手中,刀上仅有他的指纹。三人手牵着手,皆是衣着整洁。
另外,在中毒死亡的死者身上找到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小男孩,依偎在死者怀里。
在腹部中刀的死者身上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则传说:
传说——在那寂静的深夜,芦苇荡中有着白色的人影跑动,传来阵阵凄厉的哭声,带走那些进入小岛的生命,它是白色的死神,认真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无论多远,只要踏足过它的领地,必将会被夺走生命。
不久之后,警方在颈部中刀的死者身下发现了一张照片,那是一片很美的芦苇荡,警方沿着照片的线索,找到了那一片土地,也查到了一件悬案——湖山高校湖中女尸案。

问:
杀死三人的凶手是谁?
分析故事的经过
湖山高校湖中女尸案与本案的关联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完美犯罪,人人都有心里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1.33%

0

主题

31

帖子

12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93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18-9-9 16: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答案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4-4-18 15:56 , Processed in 0.314057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