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有翼之暗

[每期谜题] 【第一百五十八期】《异色的暴风雪山庄》作者:十年诡殇

[复制链接]

890

主题

1675

帖子

8190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895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0: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切司:“我们知道死者喜欢打猎,附近山林中有许多的山鸡和野兔,我们下午吃的那顿饭里就有烤松鸡和红烧兔肉这两道。刚刚我让这位厨师去检查一下储藏柜,他认真清点了两遍,确认少了一只新鲜的兔子,如果不仔细检查是发现不了的,但进货都是有数量的。在藤子云身体不适无法打猎后,附近逮兔子和松鸡的农民就会把捕捉到的野味卖给他。这个情况印证了我的猜想,刚刚我尝了一下死者伤口附近的血,有一部分的血状态看起来有点不协调,像是被抹上去的,味道略淡,裤带处还夹着几根不明显的兔子毛。
“在人的血液里,存在着钠和氯离子,维持我们人体细胞的通透性和体压,所以就像海水一样比较咸。动物的血液相比就要淡很多,因为没有人类摄入的盐分多。兔血比鸡血要咸一些,但仍比人血略淡,不过死者选择兔子还有另外的妙用。”
苏知羡:“这么说,兔子是本案关键?用来假扮自己的血?”
切司:“嗯,死者是靠自己走到了雪地中央,用匕首刺中了自己的身体,使用兔血涂抹在自己的身上,他本来没有打算刺死自己所以需要额外的新鲜血液伪装成自己的。”
我:“可是匕首哪去了呢?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切司:“哈哈,这点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了,他将匕首从嘴部放入死兔子的腹中,然后等它飞走。”
楚默:“飞走的吗?你是说……靠鸟?”
切司打了个响指:“一语中的,准确来说是鹰,在我国最常见的鹰有苍鹰、雀鹰和松雀鹰三种,这附近有悬崖峭壁,还有不少松鸡野兔,很容易想象附近有鹰的巢穴。以匕首的体积和大小,不可能是小型的鸟类,何况还要吸引它们把匕首抓走,野兔相当于是个诱饵。藤子云可能用特殊的办法呼唤了鹰或者那根本就是他偷偷驯养的,鹰的视力极好从几百米高处就能看到地上的兔子,又在这么空旷的地方,于是就扑下来将兔子连同匕首一起抓走。
“死者的衣服仿佛树枝,看起来不会很有威胁性,这一点不是无关紧要的,很多鸟类会避开大型动物来保护自己。他选择兔子是为了方便在其体内藏匿匕首,换成松鸡可能会在被鹰抓走时掉落一地鸡毛,从那么小的嘴部也不容易把匕首塞进去。鹰扑下来在地面上造成的痕迹就在藤子云的身边,等鹰飞走后他很容易就能用手把痕迹掩盖,不管怎么说依现在的情况进行反推,他确实成功了。
“像这种诡计不是轻易能想出来的,他也是因为自己经常打猎并养了只鹰才有了这番计划吧,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
苏南:“可是他最后死了呀,他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杀死自己呢?”
切司:“动机稍后再说,我认为他一开始并不是想杀死自己,他的死亡完全是个意外。他最近开始变得消瘦,体重下降,腿脚也不利索了,从这些症状判断,他很有可能患上了糖尿病,可他自己却没能意识到,可怕的是几乎每条症状都能对应上。
“糖尿病人比一般的人更不能轻易受伤,在长期高糖的环境下,会影响神经微血管的舒张,导致血液粘稠度增加、血流减缓,时间一长血管内容易形成血栓并集结成斑块,阻碍血液的运输。因为血糖浓度比较高,所以当身体出现伤口时,大量的糖不能够充分的代谢,从而造成伤口感染难以愈合。
“他自身无法正常分泌胰岛素,也没有进行相应的治疗,在不久前刚吃了一顿很饱的饭,导致血糖浓度急剧升高。他又作死一般的在自己的腹部捅了一个伤口,这个伤口也许刚好伤到了某些脏器,在这么寒冷的环境下,很快就陷入了濒临死亡的境地。他一直伪装成被刺受伤的样子,并坚持了一段时间,当他察觉到这一点准备求救时,为时已晚,大家都在午睡,苏南听到的呻吟声恐怕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呼唤了。他为了避开大家的注意悄悄来到外面,反而使自己求救无门。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我想只要等把尸体运到尸检处解剖就能验证我的推理了。”
我:“不幸中的万幸,如果这是真的,说明我们之中没有凶手,真是太好了。他为什么要捅自己啊,难道是想嫁祸给某个人?”
切司:“动机这方面需要开一下脑洞了,不是那么好想的,他制造这个雪地密室自然是有其用意的,也许真的是推理小说看多了吧。如果先在我们之中寻找某个目标杀害,恐怕很容易就被怀疑到他的头上,也不一定能够得手,所以便想到让自己率先出事,演出一场苦肉计,没想到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我认为他把我们聚集到这里是为了逐个杀死我们,也许是用下毒的方法,也许是用某种机关都有可能。所谓五年前的命案大概只是个幌子,所以他说到这个部分才欲言又止,他可能担心我们察觉出他话里的疏漏之处,不如少说为好。把我们几个人找来一定要编造某些理由,如果提近期的案子很容易让我们察觉到不对劲,不如直接把时间说成是五年之前。
“他会假装昏迷,一旦他的苦肉计成功,导致我们相互猜疑,他就可以从中搅混水,找到机会逐个击破。不过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自己的死亡竟是以这种方式降临的,所以这件事告诉我们如果生病了要及时就医,否则有可能拖成大病,还有没事别玩火。”
苏知羡:“哈哈,看来他把我们聚集到这里完全是个错误,这次还是韩兄胜了。”
切司缓缓摇了摇头:“我隐隐担忧,这个情形简直就像福尔摩斯里的红发会一般,他把我们这些名侦探都调来这座山庄,并准备把我们困住几天,虽然这个游戏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可我害怕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楚默:“你是说调虎离山,把我们都引过来然后犯下某些罪行?”
切司:“嗯,藤子山只是他们家族中的一枚棋子,像这么年轻的人怎么可能当上家主呢?也许有些犯罪是需要实时性的,只要警方没有在一定时间内破解,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把我们引开甚至除掉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苏知羡:“这一切都要等警方赶来才能知晓了。”
我:“现场已经被踩乱,尸体也被搬进来了,警方会相信我们的说法吗?毕竟死了一个人啊。”
楚默:“也许在某个鹰巢里能找到这把带血的匕首,上面只有死者自己的指纹,另外女仆们也可以为我们作证,警方不是什么笨蛋,应该能够正确判断形势。”

直到第二天警方才姗姗来迟,在晚上这片地区实在崎岖难行,很容易发生事故,走夜路很容易会受伤,看来即使不下雪也可以变得与世隔绝起来。我们被迫在腾蛇山庄住了一夜,心里担心诡都的情况,可惜这边没网,无法获取任何消息。
让人感动的是我们在晚上又吃了一顿大餐,藤子云的尸体被停放在某个房间内,盖上了一张白色床单。胖厨子没心情做菜,不过不要紧,切司撸起袖子就做起了菜来,最后其他三人都加入了进去,只有我一个人红着脸坐在餐桌边。
难道成为名侦探的先决条件是会烧一手好菜吗?
待我们第二天一赶回诡都便发动情报网四处搜集消息,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一切都如平时一样正常发展。但是我们都觉得在平静的表面下一定是产生了某种变化,只是不容易察觉而已。
我在下午与切司分手,各自回到了家里,这件事让我久久无法忘怀,时至现在想起依然感到惊心动魄,简直成为了我平淡人生里的一次奇遇。
据说藤子云背后的人始终没有查出来,女仆们只是被雇佣,对藤子山的事情只知道一点模糊的传言,这个腾蛇徽记背后的情报封锁能力也令人惊叹。

记得那晚在回房的时候我悄悄向切司问道,“你还真厉害啊,连糖尿病的症状都说得有模有样,你是学过医吗?”
切司一脸笑意地摇了摇头,完全不复推理时的冷峻神态,“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方面的知识可不用都记在脑子里,我把它们都放进文档存在手机里了。”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我觉得这个案件发展到这种态势便恰到好处了,我们没有人受到伤害,大概藤子云也是因为急于表现自己,才接受了谋杀我们的任务吧。”
“早点睡吧,保持一个好身体,千万别年纪轻轻就得了糖尿病,这种疾病可是一生无法根治的。”他大笑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6-30 00:45 , Processed in 0.269838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