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935|回复: 21

[每期谜题] 【第一百五十六期】《解谜魔术师》作者∶暗月 潇潇雨歇

[复制链接]

895

主题

1683

帖子

8283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980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2 18: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题作答截止时间为2021年9月19日19:00,大家可以在此时间内参与答题与提交答案,请勿超时,超时自动取消答案有效性。答案提交截止后,将同步发出本轮答案。作答直接回复本帖即可,本帖已设置回复隐藏,仅作者本人可见。每期谜题为单人比赛,作答人按论坛用户名为准。一经发现私自转载泄露,将进行追责,祝答题愉快。

写题时所听歌曲:《Release my soul》

序、
男子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一语不发,似在等待着谁。他的体格虽看上去结实健壮,但消瘦脸庞上露出的神情却昭示出此人心中的愁绪万千。
“那个,打扰一下。请问你是不是在等人?”另一名带着礼帽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消瘦男人的身后,有如变戏法一般。
“你就是传闻中的解谜魔术师金元么?”消瘦男人抬头望向对方,开口道,嗓音略带沙哑。
对方缓缓点头,在“啪”一声响指后凭空变出一张名片,随即递给消瘦男人,然后脱下礼帽、并在桌子另一端的椅子上坐定,“我听助手说有位重要的委托人很迫切希望见我一面,于是刚结束公演便赶了过来。那么,可以说说究竟是什么事如此的急切呢?”
“我曾从朋友处听过‘解谜魔术师’的大名——事实上,我也正是因为他的引荐,今天才有机会见上您一面。他说您喜欢一些诡异的事件、并总是能快速看穿其中复杂的谜团,甚至还有传闻说您的推理能力比警方有过之而无不及……”
“过奖。我也不过是脑子偶尔会开窍而已。”金元说着,略微欠了欠身子,“话说阁下叫我来此的目的……”
“抱歉,我还没向您说明吧……最近精神状态有点不好,还请多多包涵。事实上,我今天约您到这儿,正是想拜托您帮我解开——我妻子的死亡之谜!”男子说着,一口饮尽手里玻璃杯中的酒。

一、
我叫叶鹏,是一名外贸公司的业务部副经理。我的妻子名为安灏,是和我同个公司的财务部员工。她死于一个礼拜前的一场车祸。

我和安灏是在两年前的一个雨天认识的,当时大部分的人都去参加公司组织的旅行活动,每个部门仅剩少数员工留下来处理特别事务。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在认识安灏之前,我非常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对于集体活动向来很排斥。虽然我长得还算英俊(可能有点大言不惭),但在同事眼里恐怕也就是个难以接近的沉郁的工作狂吧;和安灏开始交往之后,受她那无比活泼的性格影响,我才渐渐变得开朗起来的。
于是,当时的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为那天为数不多的留在公司里的几个人之一。
由于手头琐事很多,下班后我又继续工作十余分钟才离开办公室,于是光荣成为除保安外最后一位走出公司大门的员工——事实上,几乎每天都是如此。公司门口走廊处伞架上的伞只剩最后一把——然而却不是我的。我的伞是暗红色的,我已经用过挺久了;而留在伞架上的却是一把崭新的绿色雨伞。
估计是谁拿错了吧……当时我这么想着,望望窗外的瓢泼大雨,默默在心里叹口气。正盘算着该如何回去时,安灏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撑着的,赫然是我的暗红色雨伞。
“不好意思,这把伞是你的吧……”安灏说着,把伞收好递给我,“由于走廊上灯光有点暗,我拿错雨伞了,等到回家后才发现,真是不好意思……”
我微微颔首后,接过她递来的雨伞,并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话说,你是业务部的吧?”她一边抽出伞架上剩下的那把绿色雨伞,一边问道。
“是啊……”我的回答很简洁。
“哦,我是财务部的安灏,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她笑了,脸上挂着孩子般灿烂的笑容。

从此之后,我和安灏就算是认识了。在公司里也时常会碰到,于是我和她就渐渐熟络起来;几个月过后,我们就在一起了。虽然是安灏向我表白的,但其实我也有向她表白的心思——因为这个向来不施粉黛的美貌女子确实吸引了我,只是当时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而已。
安灏原先的公寓离公司非常远,上下班每趟都要花上近半个小时,于是她决定搬到我离公司较近的公寓里来住,这也促使我们俩的感情迅速升温。此后没过多长时间,我们就领证结婚了……

二、
抱歉,我的话题好像扯得有点远。一回忆起她,我就不由自主地会去说一些我们以前的故事,让你见笑了。因为她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无论我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会陪在我身边,给我以无限的希望。
婚后我们在离公司稍远的地方买下一间属于两个人的套房,平时使用父母当年出资帮我买下的轿车上下班。

几个月前,我晋升到业务部副经理的职务上,需要经常出差在外。也因此,原本不会开车的安灏必须去学并取得驾照,然后再另行购置一辆车,才能独自驱车在公司和家之间来去自如。她对于开车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最终在两个星期之前顺利考取驾照,同时购置了新车。由于父母颇有积蓄,我和安灏的工资也不低,便希望能买一辆性能稍好的车来。

当时4S店的销售经理很热情地接待了前往看车的我和安灏,并向我们推荐好几款不同的车型;但最终安灏并没有听从他的意见,而是选择了一款她比较喜欢的丰田越野车,并在过两天申请的车牌到了以后去4S店付款提车。可谁能想到后来也正是这辆车,酿成了我妻子的死亡大祸……
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安心奔波在外,不必再为她的日常出行操劳。我们婚后的日子非常融洽,直到一个礼拜前的那个夜晚……

和今天一样,那天是星期五。当天下午,我和安灏从公司开车回家后,据说是为迎接某位因在国外深造而与她多年未见的老友,她又于晚上23:20左右匆匆离开家,驾车外出前往机场。
我还很清晰地记得,23:52时为了确认她是否到达机场,我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最终却没有接通——她向来就讨厌别人不接电话,所以自己也不会干这种事。无论什么时候,接电话回应别人,于她而言是一种最基本的礼貌;这便使我隐隐有些担心。事实上,当时的她已经无法听见电话铃声了。正是那一分钟里,我的妻子驾车在十字路口与一辆大货车发生碰撞,当场身亡。唉……

三、
“所以说,事件不仅仅是车祸这么简单吗?”金元把玩着手中的单车扑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的,因为事故发生的那个十字路口,是有红绿灯的。而监控显示,我妻子当时无视了红灯,驾驶车辆径直加速驶过十字路口,结果当即和从左边拐来的大货车相碰,造成悲剧的发生;此外,车祸发生的同时,十字路口处并没有发生其他异常状况。”叶鹏已有点酒劲上头,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这也没有什么难以置信的吧。在深夜的马路上无视红灯,尤其是当时和别人还有约,我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金元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说道。
“不是这样的。”叶鹏阴沉着脸地摇摇头,“安灏平时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很少逾越规矩做事;事实上,她和别人约好在次日00:00接机,而她发生车祸的那个十字路口离机场仅有五六分钟的车程,所以时间上也不算紧张;更何况根据警方的说辞,在那个十字路口视野相当开阔。即使是加速闯过红灯,以安灏当时的行驶速度,只要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及时刹住,是绝对不可能与大货车发生碰撞的!”
“是吗?但那毕竟是深夜诶,大半夜的出门难道不会犯迷糊吗?”金元看起来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但是她当时刚起床没多久啊!”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醉酒,叶鹏面红耳赤地大声反驳道,“她为了能让自己有精神,特地从19:00就开始睡觉,让我在22:20叫她起床;那时我还怕她睡眠不足,反正她和别人约好的时间在午夜零点,于是特地等23:00才叫她起来。更何况她出门前还喝了一罐咖啡提提神,这怎么可能还犯迷糊啊?!”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咖啡盹’?额,就是比如说有的人喝了咖啡反而更容易犯困。”
“不可能,绝对不是这样。安灏一直都有困了之后喝咖啡提神的习惯,之前从未见过她在喝完咖啡之后犯困。”叶鹏斩钉截铁地否定道。
“原来如此啊……看来这场车祸确实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金元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可以再和我多说说吗?那场车祸相关的细节与始末。”

四、
“当时的警方对此并不上心,但在我的极力要求下,他们勉强答应出动警力,对车祸现场进行粗略的调查,却没有取得什么有价值的收获。就连安灏的遗体都让他们给解剖了,依旧还是一无所获……”叶鹏说着,脸上浮现出悲痛欲绝的神色,“最后,车祸便以意外事故结案……可恶,警方真的太无能了,竟然连查明案件真相、让安灏瞑目都做不到!”
“那可真是不幸啊。不过听你话里的意思,警方恐怕漏掉了什么线索吧?”
“是的。事后我拜托我的高中同学、在公安局刑侦部门任职的卢杨帮我私底下重新调查此案。他和我从高中以来就很要好,当时我想到的唯一能帮我的人也只有他。果然,卢杨到最后调查出意想不到的收获。”
“哦?”金元低头盯着左手中的扑克牌,双眉紧锁。
“大约是几天之前,他亲自来到我的家里,给我看了一份报告。具体内容我也记不清楚,反正看得也不是很懂,最后还是他解释给我听的——大致意思就是,安灏所开的车的某个刹车零件已经失效——那是被人蓄意动手脚的,绝非一般事故或失误所造成;车祸现场的地面上也没有安灏制动刹车的痕迹。据卢杨所说,那个刹车零件也并不是直接被破坏的,而是需要在动手脚后再使用若干次之后才会彻底损坏。”
“这样啊……”金元抬起头来,“那份报告你还留着吗?我想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
叶鹏无奈地摇摇头:“很遗憾,我手头并没有那份报告。卢杨向我解释完之后把它收走了,说是要拿去给他的上司看,申请重新立案。”
“那结果呢?”
“哈哈,最终还是没能得到重视。”叶鹏说着说着,竟反而笑了起来,“我本来想自己带着材料去公安局申诉的,但是卢杨劝阻我说既然他都没有成功,由我去说自然更是徒劳。我想想也是,毕竟他们都是些拿钱不干活的废物,最终只得做罢,于是便来此地找您求助。”
“这样的话,你应该也做过不少调查吧……还得请你完完整整地告诉我,在安灏购置新车到事故发生前的几天内,究竟有哪些人有机会对你车子的刹车动手脚?”金元说着,脸上的表情愈发严肃。

五、
“由于我们家的套房是附带独立车库的,能容纳两辆汽车停放,所以理论上当车子停在自家车库里时,是没有人能对刹车零件加以破坏的。车祸发生后我也去车库看过,没找到任何门锁被破坏的痕迹。而从4S店里把车开回家后,除去上下班,我和安灏并没开车去过其他地方;也就是说,刹车只可能是在公司的停车位上被破坏的。”
金元缓缓点头,表示赞同:“的确,按你所说,在公司的停车位被破坏是唯一可能。那么,要如何查出究竟是谁动的手脚呢?”
“监控。”叶鹏表情凝重,“我们单位公共车库是有监控的,只是平时不示以外人而已。所幸我与保安交情不错,在他的帮助下,我也算查清楚了有哪些人靠近过车子。
“第一位就是安灏的同事兼闺蜜,张楠。据她所说,车祸发生当天的午休时,她出于一些原因要借安灏的U盘一用。而不巧的是,安灏的U盘当时放在车子的储物箱里,于是就把车钥匙借给她让她自己去拿;然而她却不知道U盘具体放在什么位置,于是便在车内搜寻了很长时间。监控表明,张楠当时确实拿着车钥匙打开车门,随后在车内待上将近十分钟才出来。”
“十分钟?那按道理说是有机会破坏刹车零件的。”金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是啊。但是她对于汽车可是一窍不通呢!更何况刹车零件究竟能不能从车内进行破坏,我们也还不得而知。”叶鹏说着,耸耸肩。
“这倒是……那么别的嫌疑人呢?”
“另一位有嫌疑的则是我们业务部的陈峰。其实车祸发生的当天早上,他的车子在倒入停车位时不小心撞到我们家车子的车头。安灏当时正巧还没离开,于是便与他一起查看车子是否有损毁,陈峰甚至还打开引擎盖来检查。当然,据陈峰所说,到最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两人之后便各自离开了。不过呢,若是想在完全不懂汽车的安灏面前对刹车零件做手脚,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但是啊,我回头想想却又觉得似乎行不通——陈峰手上没有任何工具,他又该怎么破坏刹车呢?”

六、
“到这里为止就是我所能得到的所有情报,怎么样,您有什么思路吗?”叶鹏说着,看向金元的脸,期待他能做出什么回答。然而遗憾的是,金元一语不发,依旧铁青着一副面孔,双瞳不知聚焦在何处。
“话说,真的没有别的状况吗?是不是还有一些和案件有关的小细节,被你给忽略了?”沉默许久后,金元总算开口说道。
“小细节?”叶鹏的双眉随即拧成一团,拿着手中的酒杯轻敲起桌面来,“说起来,确实有件事很怪呢……就是据安灏当晚要见的人所说,她在上飞机前发现口红忘带,但下飞机后她就要马上出席一个要紧的会议;为了防止妆容花了,于是便拜托安灏带一支口红过去暂借她用。但无论是在车上、还是安灏的随身物品里,我都没有发现口红。以她的记性,按道理应该不会忘才对……”
“没错!”金元突然大叫起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什么?!”叶鹏身体一震,似乎瞬间便从醉态中清醒了过来,“难道说,您已经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因为这么一支小小的口红?”
“这可不仅仅是口红的问题啊。”金元摇摇头。虽然说着已经明白真相,但他的脸上却写满悲哀,“话说回来,你知道什么叫做错版牌吗?”
“错版牌?”叶鹏疑惑不解,“这是什么?和我妻子遇害的车祸有什么关系吗?”
“你真的这么想知道吗?好吧,那就由我来向你解释,整个车祸事件的始末。”
(谜题部分到此结束)

挑战读者
在此,谜面已经给出,所有线索也已到位,我就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那么,假如身为读者的你有足够胆识来挑战这个谜团,就请大胆去解开它吧!
潇潇雨歇
提示:1.叶鹏的话可以照单全收,且他和金元可视为清白人士。
2.题目中其余各有嫌疑的人士动机并未写出,但均可视为有动机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5

主题

1683

帖子

8283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980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楼主| 发表于 2021-9-19 19: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解谜魔术师

“在听完你的故事之后,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想法是:除去刹车被人动手脚之外,这起车祸中还有别的隐情。”
“哦?”叶鹏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疑惑。
“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如果仅仅是刹车被人动了手脚,那么安灏的车子最多是以减速的状态——因为有摩擦力——冲过路口,而并非加速冲过去。所以,其中必定有另外的原因,使得安灏踩下油门,加速驶过十字路口。
“我首先想到的可能性是:安灏是红绿色盲。”
“红绿色盲?”叶鹏眯起眼睛。
“是的。你看看她和你初相遇时,把暗红色和绿色的伞都拿错了。就算是灯光昏暗,像红和绿这样的补色,也不至于认不出来吧!再加上她后来明明看到红灯却加速行驶过去,如果她是色盲的话,就能很好解释——因为她误以为那是绿灯。”
“原来是这样吗……”叶鹏听完,小声嘀咕道。
“然而,事实上这个结论是错误的。后来我又从头想想,便觉得它荒谬至极——因为我一开始就掉进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逻辑陷阱中去了。为什么一开始安灏和你的相遇,就非得是意外呢?”
“您的意思是……?”
“当天的安灏,其实并不是故意拿错伞,而是刻意拿错的,目的就是为了以此为契机和你搭讪!
“这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你本身相貌就挺英俊,但据你所说,之前又偏偏是那么冷漠,即使有女生喜欢你,我想她们也不会直接开口搭讪吧!安灏恐怕在那天之前就对你抱有好感了,估计她在拿雨伞时正好看到伞架上那把你一直在用的暗红色伞,便灵机一动,伪装了这么一起‘拿错雨伞’的事件,以此来接近你。”
“这不可能吧……”叶鹏摇摇头,似乎有点不太相信金元的结论。
“你不信吗?好的,我现在就告诉你几点能佐证我推理的事实。”金元说着,面带微笑,“其一,你下班后是在办公室多待上十几分钟处理完事务后再离开的。既然如此,我们来保守地估计一下,你到达公司大门口时,至多不超过下班时间后三十分钟;在这三十分钟内,按安灏所说,她已经完成了从公司到公寓再回到公司的一个来回。然而,你又告诉我,她公寓离公司便有近半个小时的路程。综上所述,安灏在这点上撒了谎,她并不是回家后发现的,而是一开始就在门外等你出现!
“其二,假如她是红绿色盲,也不可能把你的伞和她的伞弄混。你的伞是暗红色、用了很久的,而她的伞是绿色、还很新的,就算她把颜色种类弄混,总不可能连颜色深浅、新旧程度都能看错吧?
“其三——这也是决定性的一点,就是红绿色盲并不是会把红绿两色搞反,而是分不清红色和绿色!也就是说,假如安灏是红绿色盲,她也并不会很轻易就把红灯认为是绿灯、然后加速疾驰过路口;相反地,她会因分不清这究竟是红灯还是绿灯,而不敢贸然前行才是。
“综合上述三点,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安灏绝对不可能是红绿色盲。导致她加速行驶过红灯的另有其因。”
“原来如此……那么,导致安灏加速驶过红灯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明确,关于口红的疑点。
“首先,在这个事件里,最大的疑点便是口红的去向。为何安灏答应别人带口红过去,但最后却又没有携带在身上呢?首先,依你所说,安灏向来不喜欢化妆。试想一下,一位女子如果在自己的意中人面前都不化妆,那就表明她确实没有化妆的习惯,所以对于化妆品,想必收藏得也不会多。既然如此,我们是否可以解读成,家里没有多余的口红,可以让安灏带给老友了呢?
“既然家里没有,那就必须出门购买。你之前也说了吧,安灏让你叫她22:20起床;可是她和人约好的明明是翌日00:00见面,为什么要这么早出发呢?想必其中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让她不得不提前出发。至于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我想已经呼之欲出——没错,就是去机场买口红!你以为你迟点叫醒她是为她好,但是却恰恰造成了,她不再拥有足够时间去为老友买口红。
“或许你会认为,等接完机之后再去买也不迟。但是,这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对方在达到之后还有要紧的会议需要赶时间去参加,怎么还有时间再去挑选口红?更何况,即使不买口红,时间也已经非常紧张:五六分钟车程是指十字路口到机场的距离,那仅仅是你心目中的理想状态;而真实的情况是,接机不但要找到停车位、停完车后进入机场,还要找到对方下飞机的出口、并在人群中找到对方,这都是极其费时间的。如果不提前个十到二十分钟赶过去,很难来得及准时接机。所以安灏到达那个路口时的23:52,看似还稍显充裕,实则已经迟到了!
“如此一来,加速闯过红灯的真相就呼之欲出:根本不存在什么别的理由,纯粹是因为,当时的时间已经完全来不及,致使安灏不得不闯过红灯!”
“什……什么?!”叶鹏双目圆睁,显出一副震惊的表情,“也就是说,这次车祸,有一部分竟然是因为我的责任?!”
“还不仅仅如此而已。”金元一脸严肃地说道,“事实上,你无意中推波助澜造成车祸,并不只是上述这一点罢了。除此之外,你还犯下一个更大的错误——这足以把安灏最后一丝生还的希望完全掐灭!
“根据你的说辞,以那个十字路口视野的开阔程度,从发现大货车到完全撞上,安灏应该有不算短的一段反应时间。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发现自己和别的车子马上要撞击上,除去踩下刹车外,他还会怎么做呢?”
叶鹏张张嘴,最后却沉默着并未答话,看来是被金元刚刚一番话打击得不轻。
“除去刹车外,我想一般人的本能反应就是打方向盘。因为只要使汽车的行驶偏离一开始的轨道,就能尽可能延迟碰撞,留出更多制动刹车的时间。在最完美的状况下,甚至可以根本不发生碰撞。因此,一般来讲人们在踩下刹车时,同时还会下意识地打方向盘,改变汽车的行驶方向。然而,从监控里看,安灏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径直向前冲过去,这又是为何呢?
“我刚刚也说过了,假如看到对方的车子,踩刹车同时打方向盘会是所有司机的本能反应;然而,安灏没有这么做,这只能说明,她根本没有及时注意到,那辆大卡车的出现!换而言之,有什么东西,在那时正巧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你仔细想一想,你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分钟给安灏打了个电话;安灏正是在这一分钟内,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走神,说是巧合也太不自然了。我有理由相信,正是你的那一通电话,让原本该注意到大卡车的安灏下意识分神——由于她有开车接电话的习惯,所以肯定会对响起的电话铃声有所注意。而正是这一分神,让安灏在劫难逃。即使刹车并没有坏,以当时的状况、我想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见叶鹏依旧没有答话,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金元便继续分析道:“那么接下来,就是谁破坏刹车的问题了。首先,我们可以明确的是,陈峰和张楠确实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对刹车动手脚。一个不懂汽车的人、以及一个虽然懂汽车却无从下手的人,都是无法对刹车动手脚的。所以,从提车到发生车祸,理论上没有任何人能破坏刹车。难道说,卢杨的报告并不是正确的?他编了如此一份报告,只是为安慰你、从而掩饰这个事故的真相?
“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想对你隐瞒真相,编出来的报告大可是由于事故或者意外,刹车零件有所损坏云云;然而他却说明刹车零件是被人蓄意破坏的,这明显就不是编报告安慰别人所该做的。所以,检验报告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可是,究竟是谁,用什么方法破坏了刹车呢?
“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忽然想起错版牌的事情来。错版牌,是在牌买来之时就已经出错;而安灏的车子,是否可能在买来之时就已经被动手脚了呢?
“没错,这便是破坏刹车的唯一办法:在你们提车之前就动手。至于嫌疑人,也就只剩最后一位:接待你们买车的4S店销售经理。只有他,同时兼具知道丰田越野车要卖给谁、并且有机会在刹车的零部件上动手脚两个条件。我不清楚他究竟出于何种动机下如此之手,但恐怕他的初衷并非置你的妻子于死地。他大概已经和丰田原厂的维修中心相互勾结上了吧:一旦买主发现车子不对送去保修点维修,他们就能以这处人为破坏的痕迹为理由不予以保修,好好讹上一笔钱。只是他未曾想过,自己动的手脚竟如此危险,能把人活活害死!
“至此,一切都已经浮出水面。”金元说着,把扑克牌放回衣兜中,拿着礼帽站起身,望着已然失神的叶鹏,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所以说真相这种东西,无论何时都是无聊透顶啊!”
(解谜部分到此结束)
评分标准:1.说明闯红灯理由+口红推理……3
2.答出电话干扰……2
3.答出报告无误以及对刹车动手脚的人(不需要回答出动机)……3
4.排除其他情况……2
一切得分点均建立在推论上。没有推理过程或者推理过程错误得出的答案项均不给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95

主题

1683

帖子

8283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980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楼主| 发表于 2021-9-23 10: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答者

得分

暗月亦

7.5

暗月肥斑马

5

小按君

4

新萌木兮

2.5

平成君

2

布衣青

2

新萌灼星

2

埃斐尔

1.5

新萌萧涵

1

新萌冰玺

1|

|酱酱酱酱酱酱汁

1|

潇颍

0.5

暗月乙醚天空_

0.5

新萌时倾

0.5

新萌王火火

0.5

鬼域帕帕

0.5

|待成追忆却惘然

0

南某人

0

|新萌沈亦寒

0

新萌浅蓝

0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86%

0

主题

16

帖子

376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334 枚
推理积分
26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9 18: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1.车祸发生存在两个必要条件,一是需要安灏在红绿灯路口看见红灯时不减速,二是汽车刹车系统本身存在问题,在使用一段时间后会失灵。
2.根据题目已知可以排除安灏因为疲劳驾驶,故意等原因造成闯红灯的情况。
题目中存在安灏异常之处,拿错暗红色和绿色的雨伞,两者本身有一定的新旧之分,即使走廊的光线相对比较暗,但雨伞是在外面打开的本身并不会存在拿错的情况,因此唯一可能性是她无法分辩伞的颜色。
至于红绿色盲会不会影响开车,肯定会存在一定的影响,但有些城市红绿灯的位置和形状都是不同的,可以根据周围的车辆判断走停的时间,加上每天都走一条路,所以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同时在夜晚安灏去接朋友的时候加速通过红绿灯口,也可以解释为她因为不熟悉道路,所以想要尽快通过以保证不会妨碍正常车辆行驶。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安灏是红绿色盲,但由题目可知安灏并不希望身边的人知道这件事,甚至连安灏多年的好友都委托她带口红(并不知情)和丈夫均不知情。综上,有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安灏的闺蜜。
3.关于口红的消失,可能存在三种情况①并不存在口红②口红在车祸之前之前被拿走了③口红在发生车祸之后被拿走了。
由题目已知安灏日常是不化妆的,但不能排她本身有口红的可能,如果没有的话她也可能会先去购买,故排除本身没有的可能性。同时在发生车祸之后,因为存在监控有人进入也会清楚地看见,所以在车祸之后也不会将口红拿走。因此只有可能在车祸发生之前寻找机会。
车祸现场的车辆刹车时被破坏过的,然而可能破坏车辆刹车的两人中张楠在车内无法破坏刹车,而陈峰则是因为没有工具所以无法破坏刹车,所以可以得出结论,破坏刹车并不是在这个时候。而其他的时候都在监控范围之内,形成悖论。
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两辆车被换过而并不仅仅是一辆车。如果是仅仅一个人进行更换的话,没有时间将车里的东西进行移动,因此两个人均参与到了这起车祸的制造之中。
陈峰可能撞坏车辆造成更换的原因,而同时张楠将车内的物品进行归类在车内放好,以备后面进行更换。可能是在安灏回家的时候,某个时机进行了更换。因为车子的牌子比较大众,所以很容易找到相同的替代品。
同时,采取不直接破坏刹车而选择使用若干次使用后才会破坏的方式也是保证换车以后再发生车祸,而最后被拿去的口红并没有被列入到被移动的物品之中。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3.33%

1

主题

22

帖子

25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28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3 09: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知两位同事没有操作空间,难以破坏刹车,所以直接排除嫌疑。至于刹车的问题,警方有做过排查,这才是一直申报不成功的原因,所以刹车问题只有可能她自己造成的。
从一些小细节方面可以看出来,她是一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在拿错同事的伞时候,家的距离有足足半个小时,而她却选择返回公司还伞,这确定了她的人物性格是一个非常耿直的人,没有去想过变通或者侥幸觉得别人会用她的伞。这决定了她之后的死亡
事故发生的原因:
因为安灏平时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很少逾越规矩做事,当她和男友约定好了22:00起床,男友却在23:00才叫她,这与她原来的计划出入很大,多少使她变得慌张,她于晚上23:20左右匆匆离开家,因此她答应同事的口红也没有带,驾车外出前往机场,此时离到达机场还有40分钟的距离。当她发现自己忘带同事嘱咐的口红时,她非常慌张,因为害怕会影响到同事即将要开的会,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去闯红灯,然后因为没有注意到周围情况而被大货车撞到。
因此,其实是因为男友想让她多睡一会,结果导致她变得慌张,也因为这多睡的一个小时时间不够回去拿口红,从而造成了悲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67%

0

主题

1

帖子

8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7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3 10: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让我想起了诺兰的【致命魔术】,对于错版牌的理解和口红信息的不对称;则让我意识到存在另一个安——也就是她的双胞胎姐妹。不妨让我们称她们为大安和小安:而出现这一疑点是在于开始时的雨伞部分,当时安将叶鹏的红色雨伞错拿成绿色,则证明她是红绿色盲。但之后提到安顺利地拿到了驾照则证明是另一个安在考驾照。   而且安拿雨伞的时候提到过“等到回家才发现"则是她姐姐发现的。而接朋友的时候去的也是姐姐——因为色盲不能去开车,而妹妹乘机破坏刹车。(妹妹接到朋友的电话再通知姐姐开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5%

3

主题

142

帖子

1065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861 枚
推理积分
52 分
侦破案件
2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3 21: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闲来摸鱼

1.相遇

金元下班后又工作了数十分钟,与安灏回家后发现拿错伞的说法矛盾,安灏回家需要半个小时。故安灏并不是回家后发现伞错了另外即便是半途发现拿错了没有必要说谎,即安灏是故意拿错了伞与金元搭话。后面还主动表白。

另:新旧伞区别还是很大的;性格活泼的安灏没有去参与集体活动;一眼就能分辨新旧,走廊灯光应该不错。
还有安灏应该不是红绿色盲(故意拿错伞,驾驶证)。

2.口红

前面排除过,安灏不可能因为红绿色盲闯红灯,必要的体检啊这些,而且长时间自己正常出行啥的。但是为什么安灏会加速闯红灯?安灏是一个不施粉黛的人,但是答应朋友帮她带口红,另外车上并没有发现口红,文中提到基本不会有忘记的这种情况。另外安灏十一点二十出门,金元五十二打电话确认是否到机场,也就是说他们家到机场的时间是半个小时左右。安灏为什么要着急,在时间充足可以到机场的情况下还加速闯红灯。这里必须提到安灏原本定下的起床时间,十点二十,明明大晚上也基本不会堵车,为什么要定一个这么早的时间,其实是为了前往购买口红。但是金元的体贴反而让她的时间变得紧迫。所以才会出现加速闯红灯的情况。

3.刹车

文中有提到即使是在加速情况下即时踩下刹车也不会撞上,解剖咖啡什么的排除了药物精神方面的可能,这里就不做赘述了。刹车之前没有彻底被破坏,经过若干次使用才会坏,即带有不确定性或者说会导致一个时间差来撇清关系。张楠和陈峰都是公司员工,必定知道公司停车场监控的存在,另外刹车坏了也不是什么特别容易隐藏的事情。张楠是借用u盘才进入车中,但是u盘在车上是意外的不确定的,即不是张楠能做好准备的,她不能临时起意,还徒手破坏吧。陈峰的话在安灏之后来的,撞车头然后需要当着安灏的面徒手破坏刹车也很难,也无法确保安灏看不懂车的构造等等。
然后平常车就停在自家车库,排除金元即提车前可被做手脚。即破坏刹车的人是4s店的销售经理。

没有买他推荐的车型,业绩没完成什么的,一时冲动吧。安灏因为车牌两天才提车,有充足的动手时间。
疏影横斜水清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0%

0

主题

5

帖子

6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55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4 22: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车祸的造成因素有三方面:安灏的色盲,叶鹏叫安灏起床晚了和汽车刹车被人做了手脚。
第一点,安灏的色盲的推理,理由有两点,安灏从不化妆和安灏拿错了雨伞,安灏在较昏暗的天气里把错把红色的雨伞当成了自己的绿色雨伞,证明了,安灏可能有色盲。另一方面,安灏从来不施粉黛,原因也是因为她自己无法分辨红绿,所以她不化妆。
因为安灏有色盲,所以安灏在开车的时候,夜晚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很难辨别红绿灯的颜色,一般的情况下,安灏可以通过观察其他车辆的方式猜测红绿灯的颜色。但是当天夜里已经接近凌晨,所以路上的车辆较少,安灏在路口无法根据其他车辆判断交通信号灯,也导致了安灏闯了红灯。
第二点,叶鹏叫安灏起床比安灏预想的晚了40分钟,也因此造成了安灏起床后发现时间比较紧急,安灏驾车到达机场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快12点。所以安灏开车会比较快,这也导致了过路口时速度较快。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因为刹车被破坏,加上上面的两点因素导致了车祸的发生。

对于刹车和口红的推理。通过叶鹏的叙述和车库监控。可以知道的是只可能是张楠和陈峰两个人有可能破坏刹车。
那么如何推理得出两个人谁破坏的呢?核心是对于口红的推理。
首先,我们要判断口红的来历和去向,已知安灏因为自己的朋友的需要,提前应该准备了一支口红,那么这支口红在身上和车里都没有找到。那么我们可以判断,找不到口红,可能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安灏没有准备口红,另一种就是口红被遗忘在什么地方,第三种就是口红可能被什么人拿走了。
从叶鹏的叙述可知,安灏对于朋友的需求很重视,所以安灏不会没有准备或者遗忘,那么只有一种情况,口红被人拿走了。
而根据当天的情况,可以看到,能有机会拿走口红的,只有中午去过安灏的车的闺蜜张楠。
而根据已知的结论,张楠很大可能在中午借着找U盘的机会,顺走了安灏准备的口红。
那么张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知道安灏自己因为色盲所以从不化妆,那么安灏自己没有旧口红,所以安灏肯定会买一只新口红。所以张楠在车内发现有一支新口红的时候,张楠就会有拿走的可能。
但是这仍然不能完全解释张楠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安灏被偷走口红后,很快就会发现这件事,那么到时候张楠就成了唯一的嫌疑人,这种事对于同事来说,是具有很大的风险的。而张楠仍然放心的拿走了这支口红,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件事。
那么只能证明一件事,就是张楠知道安灏将无法再向她追究口红的去处。
所以证明了,张楠一定知道安灏很快死于刹车事故。
张楠一定参与了破坏刹车。
而张楠自己似乎并不懂汽车,那么能配合张楠的可能就是陈峰,陈峰假借撞车,打开了发动机盖,观察了刹车,再告诉张楠。由张楠亲自动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4.29%

0

主题

14

帖子

75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736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6 20: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猪男 于 2021-9-16 20:36 编辑



首先,从安灏拿错雨伞,而雨伞一把是暗红色,一把是绿色这个事件来分析的话,似乎是在暗示安本人是红绿色盲,从而闯红灯导致的车祸。
然而很遗憾,考虑到作者老奸巨猾,结合其他的线索,这只是一个伪解答。


理由:
1、安红绿色盲的话,按照规定是无法取得驾照的,即使用非常规手段的暗箱操作,也和她评语“具有天分”相矛盾。
2、拿错伞当天,叶鹏下班的时间只是比正常时间晚了十分钟,而安的公寓“离公司非常远,上下班每趟都要花上近半个小时。”,按照她所说,是回到家发现拿错雨伞的话,那么来回需要一个小时。
2.1、如果安正常时间下班,那么自然就无法在10分钟后赶回公司。
2.2、安有没有提早50分钟以上时间下班的可能呢?当天有好几个人在公司上班,显然不仅仅他们两个。同时天气是“瓢泼大雨”,可以推断出大家都会带雨具,那么如果早退的话,理论上应该有好几把伞放在门口,正好拿错的可能性很低。


推理至此,可以得出结论,安拿错伞回到家再发现的证词为假,她这么做的目的更可能是对叶鹏有好感而刻意找机会接近他。那么,她红绿色盲的可能自然就排除了。


关于凶手。
根据警方的信息,车子的刹车被人破坏了,而且“要用若干次后才能损坏。”可以看出,破坏刹车的行为较为内行专业。
而题目里的嫌疑人无论是陈峰还是张楠,虽然有机会,但并没有专业的知识。
同样,车子只在自己车库和公司,其他人也没有破坏的机会。
那么剩下的唯一解,刹车也有可能是在4S店就被破坏了,毕竟他们拿车也没几天,而那个刹车装置是设定多次使用后才出问题的。暴力破坏刹车很容易,但是一起步就会发现了。停车场接近过车的那两个同事,几乎不可能有这种专业知识,也没有工具。倒是4S店的人有机会。

盲猜一个动机就是销售热情推荐的车,利润较高的她都没买,反而买了一款利润较低的越野车,销售感到不爽,就搞坏了刹车,想吓唬她一下,出出气。没想到正在过红绿灯的时候大车开来的时候刹车正好坏了,于是发生了事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1.33%

0

主题

5

帖子

6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58 枚
推理积分
1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7 09: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破坏刹车片的人是张楠,但安灏的死出于意外】

【口红与不爱化妆】从口红说起,因为死者生前是相当严谨的人,不可能出现忘记口红的情况,说明她在她的认知里,口红本来就在车上。而有能力到车中拿走口红的人只有女同事,她说是为了拿u盘,却拿走了口红,如此离谱的差错,说明她的目的根本不是拿u盘,而是从车内破坏刹车片。
而且死者不喜欢化妆,所以存在口红一段时间消失而死者不知道的情况。

【没有刹车痕迹与红绿伞与本该提前一小时的准备】红色和绿色是反差相当大的颜色,误拿错的话相当不可能,从而推其患有红绿色盲。然而,死者生前拿错了伞却在之后归还,甚至还考了驾照,可以推测其色盲是具有时段性的【间歇性色盲】。而且死者要求在十点左右就喊她起来,可能需要提前验证自己此刻是否色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29%

0

主题

11

帖子

372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361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7 10: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灏应该是一个红绿色盲
我与自己的妻子相遇是因为她拿错了我的伞。我的伞是暗红色的,妻子的伞是绿色的。妻子解释拿错伞的原因是当时太暗了,自己看不清,于是就拿错了。我们的伞是可能会由于屋子里环境太暗而看不清,但是,当我们撑着伞在外面走的时候眼神不经意间是可以看到伞的颜色的,毕竟红绿差距还是挺大的。可妻子没有发现这个事实,而是到了自己的家中才发现。可以猜想,当时妻子应该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经过父母的提醒妻子才发现了自己的错误。
从此出发,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妻子总喜欢素颜的一种原因。不是她不想化妆,而是根本就画不了妆。
同时在妻子驾驶的车子上没有发现她朋友让她带的口红也是这个原因。她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红色,于是就拿了一个别的色号的口红而不自知。

我的警官朋友有没有说谎
我怀疑妻子不是死于意外的根据在于我的一个警官朋友居他自己的调查发现我妻子汽车刹车被别人动过手脚。
假设警察朋友没有说谎,就是有人对妻子车子刹车做了手脚。
经过我自己侦查排除,就只有两个嫌疑人。一个是妻子的同事,一个是我自己的同事。由于证言当中没有提到妻子提车的具体时间,所以就先排除是妻子第一次开车上班的情况。第一个要排除的就是妻子的女同事。她虽然在车上的时间长,但是她接近妻子的汽车完全是出于偶然状况,不想深思熟虑的谋杀。我的同事开车撞到了我妻子的车上,因为是刚买的车,他不一定就能确认这辆就是我妻子的车,再加上他并没有进入妻子的驾驶座上真的很难作手脚,外加监控中他没有拿任何工具,这种情况几本上也能排除。
那么我的警察朋友是说谎了,他并没有查到妻子车上被人动手脚的事实。
理由之一,他并没有将给我看的文件交给我,我在看文件的时候完全不理解文件的意思,全都是这位朋友在说。
理由之二,警方忽略了这么大的疑点而匆匆结案。按理说非常不合理。要么凶手出自警方内部了,要么就根本没有车子被动手脚的事实。凶手出自警方内部要先被排除,如果出自内部,我的朋友也调查不出来车子被动手脚的事实。因为凶手有这足够的时间将自己犯案证据处理掉,外加我和妻子完全没有和警方结仇的契机,换句话说根本就没有动机。所以是根本就没有动手脚的这种事实。

我的妻子可以说是死于一场意外。
妻子有这不论何时都要接听电话的坏习惯。外加上她自己又是红绿色盲。我给妻子打电话的时间和妻子出事的时间几本吻合。所以可以基本推断出妻子的死亡有我给她打电话的关系。我的警察朋友害怕我太过自责,于是就编造出了一个假事实来保护我。


关于红绿色盲到底能不能考到驾照的猜想。我认为是可以的。先不说红绿色盲可能是有这个体差异,但但驾校色盲测试表通常用的是相同的。也就是说我妻子可以记住正常人眼中的图案一次来通过色盲测试。
关于红绿色盲过交通信号灯的猜想。是可以过的,但是要观察周围的车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67%

0

主题

2

帖子

2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16 枚
推理积分
2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9 14: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时倾 于 2021-9-19 18:52 编辑

先直接说我的结论吧:
安灏是红绿色弱,在白天可以区分出红色和绿色,但是夜间会因为光线问题而分不清.

两年前叶鹏认识安灏是因为她错把鲜绿色的雨伞拿成了暗红色.安灏还伞时说是因为走廊灯光太暗拿错雨伞.但是当时公司里除了保安只剩叶鹏一个人了,所以把鲜绿色看错而拿成暗红色还是挺奇怪的.
考驾照的话,红绿色盲是无法考取的,但是练车以及驾照考试都是在白天进行的,尤其是科二科三.而且安灏原本并不会开车,是在几个月之前才去考驾照的,所以可以说明安灏在白天可以辨认红绿色,但是在晚上不能.
而且安灏的驾照是在两个星期之前才拿到的,后来买车提车也得耽误几天,意外是在一个星期前发生的,所以她之前应该没有在晚上开车上路过.

安灏是在23:20的时候出发去的机场,23:52已经出意外了.监控显示当时安灏无视了红灯,驾车直接加速驶过十字路口,结果当即和从右边拐过来的大货车相撞.
而且,车祸发生的同时,十字路口并没有发生其它异常状况.
后来叶鹏拜托卢杨调查,调查结果是因为刹车零件已失效.而张楠拿着车钥匙在车内呆了将近十分钟,陈峰则是打开了引擎盖,但是手上并没有任何东西.
所以很显然,张楠和陈峰都无法破坏刹车.因为刹车既不能在车内破坏,也无法不用任何工具就破坏.
我猜测,是因为安灏给朋友带的口红掉到了刹车踏板下面.然后安灏看到了货车,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刹车踏板也坏了,所以悲剧发生了.
[发帖际遇]: 时倾被拉去当群演,收获一盒价值2 枚 推币的盒饭。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5.86%

1

主题

44

帖子

901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856 枚
推理积分
1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9-19 15: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中,安灏拿错了伞,解释是因为走廊上灯昏暗才拿错的,但是叶鹏却能在昏暗的灯下看清楚伞的颜色,而且暗红色和暗绿色的差别也很大,所以安灏是色盲。但是如果是完全的色盲的话,就考不了驾照,就算回家了也不会发现伞拿错了,除非是在自己的伞上面做了记号,所以安灏应该是色弱,在昏暗的情况下对颜色的分辨更不清晰。卢杨给出的线索中,刹车零件在被破坏后使用若干次才会失灵,但是这个使用若干次的界限不明,给出的两个嫌疑人中,可能动手的时间分别是中午和早上,不论是什么时间,安灏也只会在下班之后才能使用,而下班一路上使用刹车的次数不明。而且两个人,一个进入车内,仅待了十分钟;一个是在当事人面前打开了车前的引擎盖。两个人做手脚的可能性都比较小。
在最后一部分中,提到了错版牌的概念,没有直接找到解释,但是根据字面意思应该就是出版时印错的牌,那么和车祸联系起来:车是新买的,刹车是在使用若干次之后才会失灵,所以很容易想到,这辆车一开始使用的刹车零件就是有问题的。
刹车本身有问题+安灏在夜晚对红绿色分辨不清,导致了这场车祸。
还有一个关于口红,如果口红是安灏离开前从家里拿的,那么已知刹车零件不是人为破坏,所以也不可能有人在车祸后拿走口红,再者就算是人为,也不会在车祸后去拿口红,一来是没办法确定车祸时间,二来再回到现场嫌疑很大,三来一个口红不至于这么大费周章;所以安灏离开家前没有拿口红。但是安灏又肯定不会忘记带口红,只能说明一点,车上原本就备有口红,所以安灏不必再从家中带。但是车上的口红不见了,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中午在安灏车里拿u盘的闺蜜,因此口红是闺蜜在拿u盘的时候拿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9-29 02:54 , Processed in 0.517006 second(s), 5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