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93|回复: 3

[社团活动] 神鬼大战赛后感言

[复制链接]

升级   10.86%

2

主题

38

帖子

376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71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2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30 17: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丶烟花易冷 于 2021-7-30 18:00 编辑

【谜题篇】红塔楼(并没有解谜篇)


2021年7月初:我写完谜题篇是7月8日晚21点,但我不打算写了,太乱了,但是毕竟花了时间,所以加了备注表达清楚最初自己的想法就好,真没时间了QAQ。真的抱歉!我再也不拖延了!我实在没时间写了,只能表达清楚想法了,对不起嗷。我写的太乱了,本来打算写谜题篇和解谜篇,能力有限时间有限,又怕大家看不懂,所以我直接在括号里面标注了,其实里面一些诡计,我感觉我是用了每天在推群里面的小题构成的,不过似乎用的不是很好。



2021年7月末:神鬼大赛都过去了,然后暑假大赛要开始了,某天感叹自己写作能力太差的时候才想起来要发表第二篇推理小说……内心有愧,我一直不是很懂怎么写推理小说,看的推理小说我基本就是陷入作者的叙述中去了,似乎字数太长很容易迷惑我。平时群里的短推线索集中,凶手可以用排除之类的,但我自己写的时候居然想尽可能融入很多诡计进去,然后就乱七八糟了。第一篇推理小说(虽然写的跟推理貌似不沾边……)我把注意力放在了表述上,第二篇我想尝试尽可能用一些诡计,但是发现连接不起来,然后就很乱。在参加了神鬼大赛(由于拖延,夜神的题目5min看了一遍没来得及细细思考……QAQ)之后,也看到了基德和MM说要先定核诡(我果然是个推理小白QAQ),我做了神鬼大赛的两个题,这两个题确实比较简单(即使这样我也没做出来QAQ),然后就是线索很充足,嫌疑人给的也很清楚,就很清晰,这突然就给我了一些启示。总之,参加了神鬼大赛后,我感觉除了对我解题有帮助以外,对于我写题也很有帮助,两个题简单明了,不像我,乱说一通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居然自己写的题自己解了,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写然后想着想着就解了……哈哈……我正在提高我的推理小说写作能力,暴露了我对推理的所知甚少……哈哈……希望自己坚持喜欢推理来保持头脑清醒,也希望自己真的能够在解题方面提高能力,写题方面也是,不过,这得从长计议……也不是很有时间……但是也希望能够在鬼域做出更多的贡献,感谢鬼域容纳我这只被大雨淋湿躲在街角瑟瑟发抖的流浪不知去向的推理小白,虽然各方面真实的有待提高,但是至少能贡献1%吧(不是0%就满足了)。最后,依然感谢将我带进鬼域的狸狸和我一如既往深爱的瑾瑾,以及其他。
……
为什么我都不好意思读我自己写的推理小说第二遍!!!无地自容了!!我想写点其他的,不想纠结这篇……
……
我又看了一遍,我写的啥玩意儿???!
……
……

好羞耻……QAQ
……
……
……
正篇开始
……
……




4021年7月1日
我成为医生的得力助手
医生发出密文给青龙、朱雀、玄武。
*?=;|《》白虎为新任队长
#¥%…&违抗命令者
!@杀死
(本来想用他人即地狱的设定来着)


4021年7月3日
我发现医生不仅有杀人做收藏品、吃人肉的习惯,并且在四战里,他只想着让所有人臣服于他,而不是让战争结束,去保护大家,我开始向他提出抗议。
“违背我的话,下一个死的可能会是你。”
(我提出了反对意见遭到医生的威胁,在医生下令杀死我以后,我计划先杀死医生的组织)
医生发出密文给青龙、朱雀、玄武。
《》【】、;|+=
!@#¥%…&*?
(运用狮子文密码方可解出大意,大意就是杀死白虎我。)


4021年7月4日
砰! 砰! 砰——!
当我捂着流血的脑袋醒过来的时候,子弹带动空气扑面而来,射在墙上留下深深的印记,大楼又开始了一片混战。墙体撑不住一颗又一颗子弹的力量,一处又一处的墙体坍塌,我拿起自己的手枪翻身跳出窗,攀着建筑物边缘下落,通过这栋废弃的大楼墙壁外的障碍物,我安全落地。
一个人发现了跳窗的我,抬起枪口对准了我,我迅速逃进另一栋掩体大楼,躲过了射击。
在不远处的坡上有一辆警车,几个穿黑衣服的人和几个警察也在开枪战,趁他们打斗我迅速爬上被倒了一片垃圾的大坡,我想赶快开着车逃离这里。
我正好回头和一名跟在身后的警察四目相对,他也爬在我身后的垃圾堆上,他们发现了我。我下意识把身后的警察一脚踹了下去,刚刚扭打的几个黑衣人已经倒下了,原先那栋废弃大楼的黑衣人正朝我赶来,他们朝我开了枪。
我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开枪反击同时掩护刚刚被我踹下去的小警察爬上公路,另外两名警察也紧随其后,我们四人一同驾车逃离了这片名叫鬼域的土地。
(我意识到了其实警察开枪打死黑衣人组织,并没有朝我开枪,说明警察是同盟。)
“指挥中心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夜神小队已圆满完成任务!”
(来救我的几个警察是夜神小组的,他们是残留的警察部队的手下)
我看了一眼刚刚被我踢了一脚的小警察,他被弹火擦破的衣服领口似乎被我踢开了一个纽扣,身上除了我的脚印以外还有一只老虎的纹身若隐若现。
(小警察久仰白虎大名,其实小警察曾经在医生手下做事情,因为不喜欢医生,并且经常被医生威胁,所以听说白虎杀死医生以后自告奋勇来解救白虎。并且纹了白虎的纹身)
……
“别怕,有我在。”我听见身边有声音响起,温柔的话语在我耳边呢喃,随即一只手抚过我的额头、发丝,说:“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这个是小警察对白虎说的。)
不记得第几次了,我总是从同一个噩梦中惊醒。
(白虎经常梦到杀死医生的时候,这里本来是医生死于一场谋杀,但最终被人发现是白虎干的。)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从原先的驾驶座换到了副驾驶上,后座两个警察在车外面抽着烟,聊着天,旁边的小警察则是手搭在窗子上向外看。


天色初明,洞里深处传来光亮,而这似乎是洞口进来不远处却飞舞着一群蜂,黑黝黝的一大片。我活动了自己靠在洞壁上久坐后的颈椎,一阵酸痛。手臂有点疼,我看了一眼,被擦破了,手上都是血,脑袋上也被撞破流血了,衣服上也蹭了一些。不知道我在这里睡了多久,不知道往哪里走,看到光亮的地方,我抓起包缓缓站了起来便朝着光亮走去了。
(这里其实是要表达其实我刚刚杀死一个人,身上沾了对方的血,并且背包上沾了对方的蓝色油漆)
打开包一看,包里装着一些水果、蔬菜、零食,我随手掏出了一包番茄味的土豆片吃了起来。
(这里之所以要写水果是因为凶器是手术刀,宰割完人后没想清楚怎么藏,想着插在水果上…………但后来想有点怪,就想不通了。)
看到几个人围在洞口的红楼下的水池边。
我正走过去,一个人忽然在人群中向我招手,并招呼我过去,“你回来了!”清脆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一名少年兴奋地朝我使劲挥手。
其他人也纷纷转头看向我。
我大脑一片白。
却见他旁边一身奢侈品的女人立刻把他的手按下去“人家估计已经忘记你是谁了,干嘛这么兴奋?”
一群围着什么东西的人都转身看着我,窃窃私语着。
我舔着沾满薯片粉末的两根手指,递出土豆片给女人,“吃吗?”
女人不屑地瞅了我一眼,只见旁边的少年呆呆地看着我,我便把手往左挪了挪,少年立刻接住了薯片。
(这里要强调的是这名少年是左撇子)
透过人群的缝隙,我的目光落在了地上躺着的那个人身上。
晨曦的光从这个深似一口井的山洞中映出他的脸,双目紧闭,身强力壮的男子喉咙被割了,留下深深的印记,肚子上插着一把菜刀。眼睛鼻子正常,唯独他这皮肤却是蓝色的,似乎是涂抹了什么蓝色油漆,手上都是血,应该是割喉以后用手捂过喉咙。
(这个是我刚刚杀死的人,割喉,本来是背面朝天,但是有人用菜刀补了一刀,所以正面朝天,补刀的人是莉莉,她在天台晨练的时候目击我杀死青龙,青龙就是靖承,这里不应该用靖承这个名字的,应该直接用青龙)
一个黑衣女蹲下去,仔细开始检查了尸体。
(这里本来要安排基本的结论,比如根据线索大家是可以得出凶手是个右撇子,以及肚子上的刀是另一个人插的。)
一个小孩子指着我的包,他身旁的大婶看向我。
(这里所有人都应该确信我失忆了,但其实我并没有出去,所以没有失忆,不能失忆是因为我的目标就是杀死医生、青龙、朱雀、玄武)
(本来设定的是小孩子最后杀死了大婶,大婶精神崩溃带着小孩自杀,反被小孩推下去,用了窥探里面的小剧情,不过没使出来)
“既然小一带着食物回来了,那么我便去做饭了。”
说着,女人示意我把包递给她。
我迟疑地看向她。
(这里是要装一下,不能让人怀疑我)
“是这样的,疫情席卷全世界,医疗资源的争夺导致第四次世界大战爆发,人类再一次陷入生存危机的时候,4021年7月8日,忽然一束神秘的光照射地球。南极的大陆上长出了一片森林,非洲白雪皑皑,巴西的热带雨林变成一片沙漠,人类的建筑物上长出了蕨类和苔藓植物,电子产品上也堆积了虫卵……”
(我想设定的就是山洞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失忆,出去不会,但是我并没有出去,所以没有失忆,继续我的杀人计划)
停顿了一下,一身黑的女人继续说,“包括我们诡殇区的红塔楼也忽然被一座山吞没,红塔楼的背面成了悬崖,一个出口在上面。”黑衣女指指上方透下光的洞口,看起来大概离红塔楼楼顶十多米的距离,但是看起来没法从这个洞口出去。
(这里只是想制造一个只有一个入口的密室)
“另外一个洞口就是你刚刚进来的那个,不过,它被一群蜂堵住了,我们尝试过多次发现,这群蜂不咬人,但是出去的时候可以带着记忆,但进来的时候一定会失忆,忘记一切。我们把这些蜂称为食忆蜂。”
(只是为了让出去进来的人失忆)
“那我出去就是去找食物?”我看向这个貌美却连鞋子也是黑色的人,仿佛她只要退到这个洞穴的深处,黑色就可以将她隐身。
“我们所有人都只有在红塔楼的记忆了,因为每个人都为了食物轮流出去回来过,当然除了已经去世的这位。”
(这里本来设定死去的人总是强迫所有人做事情,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甚至在他死后还补刀,这里学习的是推群里面做过的一道题,红酒安眠药,刀那个题,死者被好几个凶手行凶多次,在不合谋的情况下,)
黑衣女正说着,从洞口便传来了说话声。
“啊!走开!”尖叫的女声传了进来。
(本来要写音音害怕蜂的,不过感觉不合适)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一个背着书包的年轻男生闯了进来,与我们视线一接触,男生迅速低下头,匆匆地又转过去了,似乎在等什么。
(本来想塑造一个胆怯的富二代在逃亡过程中杀死自己的同伴,因为说了谎,利用推群里面的一个题,就是那个在树林里听到同班的声音在左边,暴露这个人说谎。)
“——你在看什么?”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旁边。
少年注意到了我一直在看尸体旁边的这个愁眉苦脸的光头男,他穿着淡蓝色条纹衬衫,一条灰色短裤,一双拖鞋,看着尸体眼神几乎都未曾离开过,也许他是唯一一个真正在乎地上这具尸体的人吧。
(这里本来设计这个家伙是杀死第二个死者的凶手。)
“没什么。”我收回目光,转向洞口。
这时候洞口的五个人背着行李走了过来。
一名高个男子搂着怀中的女人大步朝我们走来,一旁的穿着皮夹克的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及刚刚那个男生也径直来到我们面前,他们都把行李放在了我们面前。(我不知道怎么写的就成这样了)(因为第二个死的人我想让死者看起来死于情杀,但真正的死因是被复仇,但是没写出来)
高个男子开了口:
“你们好!我们希望在这里跟你们住一段时间,这是我们带过来的食物和其他补给的东西。”
“当然可以!音音你终于回来了!”奢侈女开心地拥抱了刚刚男人怀中的女人。
(这里我自己都编不下去了,出现跟设定有矛盾的地方。)
音音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我说过我会带着食物回来吧!好久不见!莉莉”,她身后的众人都看着尸体略有迟疑。
(我发现我忘记了地上有尸体的设定,尽是给第二个死者做铺垫了。)
“我先介绍一下我是音音的男友葛孜,这位是我的前妻莹。剩下两位……实在抱歉又给大家添麻烦了……是我们半路上遭到抢劫救下我们的刑警贝锋和被抢的同伴花升”
(原本设定的是刑警其实是杀人犯,好像来自一部电影,然后在推理过程中发现被怀疑)
黑衣女朝前几步,端详这些行李片刻:“我是红塔楼的403号房余藿,他们分别是301号房辞威、304号房将将、401号房张大婶以及她的儿子圈圈、402号房黎一、404号胡莉,你们都可以留下,不过食物仍然紧缺,我们依然要轮流外出,不过,为什么你们还有记忆?”
(这里想介绍任务关系,但是搞不清楚)
“蓝色浆果的蓝汁,涂一点在身上就可以免除蜂的记忆干扰,我曾经所在的监狱也曾被蜂围绕,但是蜂所在的周围通常都有蓝色浆果”,贝锋看向涂满蓝漆的尸体,“不过能把蓝汁洗掉的只有血液,因此我们都只涂一滴。”
众人都看向了满身是蓝漆的靖承。
(还是设定,用了蓝汁就不会消失记忆,死者其实早就知道,但是不告诉别人是因为有了记忆不利于管理。)
“这得多少血才能洗得掉?”莉莉阴阳怪气了一句。
(既体现死者被仇恨的几率高又为莉莉之死埋下线索,想误导读者怀疑光头男)
贝锋撩起自己凌乱沾满汗液的流海,眉心蓝色一点。
“正好,以后都可以出去找东西了。到饭点了,我去做吃的吧。”大婶提起地上的行李,小孩也跟着,几个人也跟着把行李拖走了。
黑暗中,某人的仇恨悄然而至。
“那这个人呢?”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前妻莹开了口,望着地上的蓝人。
(忘了尸体要怎么办了)
“302号房,我们前几天的老大——靖承。”莉莉依旧冷漠地看了一眼尸体。
“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被逼着出去找食物,外面那么多坏银……”音音立刻哭得梨花带雨地说。
“不哭。”葛孜深情地望向音音。
我看着这三面被山洞吞没,一面是悬崖峭壁的红色建筑,两侧的铁质楼梯通向顶楼的天台。另外建筑内两侧有小门,小门里面有楼梯通向楼上,只感觉到阴森恐怖。
辞威和贝锋、葛孜三人留在后面处理尸体。
“我带你去到处转转吧,阿一”将将想要接过我的背包,我虽然有些不能信任他,但是他看我的眼神没有恶意。
(这里本来是想写其实是我的手术刀来自居住在这里的医生的房间医生不住这里了)
“先去我房间吧,刚刚说到好像是402,对吧?”我把包交到了他手里。
回到我房间,我让将将在外面等了我一下,把水果、蔬菜和零食用一个干净的袋子装着递给了将将,将将带去了厨房,我则是梳洗了一番,顺便把包洗了。
(这里我用血洗了包上的蓝漆)
我正坐在梳妆镜面前梳着头发,将将却走了进来,我诧异地看着他。
”你看你脖子上都出血了,怎么弄的这是?“将将撩起我的长发,从我的抽屉里娴熟地拿出创可贴,”刚刚看见你的时候怎么没破?“
我故作淡定,内心早已小鹿乱撞,”有点痒抠破了。“
(这里是因为他发现了我抠血,我很心虚)
说完,我朝将将比了个心。
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创可贴放哪儿?


天台。
洞顶尽头是灰色的天空,我靠在扶手上,听得到风拂过山顶,从这里可以看到早上尸体发现的地方。
“究竟是谁杀了靖承呢?为什么要杀?为什么颈部和肚子上都受了伤?凶器真的是菜刀吗?”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你一定在想这些问题吧?”这家伙一脸看透我的自豪。
(向引导读者觉得我是侦探,将将是凶手)
我望向将将,“不是有刑警吗?他还在监狱工作过,见过的大场面一定很多吧?”
“北极星,顺着北极星下去还有一堆小星星,它们都是恒星,别看只有微弱的光,它们可跟太阳一样是宇宙中的恒星。”
长发的女人偏过头,望着自己的恋人,深情的眼神里充满了欢喜:“好美!”
原来是葛孜和音音,他们在天台另一侧,我正想过去打个招呼,没想到被绊倒了,顺势倒了下去,砸在了某人的怀中。
将将的动作微微停顿,不知想起了什么,唇角突然浮现出一丝笑意:
“你没事儿吧?踩到了莉姐的跳绳了,她每天天不亮就来这里运动,有时打太极,有时跳绳,有时打网球……她又把东西乱扔。”
(为了暗示莉莉目击我杀人)
“你们?”音音他们已经走向我们了。
“没什么,这不是午饭快做好了,来找你们。”将将放开了我,先开了口。
“你们早上来的真早,是直接就来红塔楼吗?中途听说被抢劫了呢……”我试图掩饰一下内心的慌乱。
(这里是确定这些人没有看到其实我并没有出去。)
“那可不,就在诡殇区附近,有几个黑衣人抬着手枪抢吃的、穿的,还有水,幸亏红塔楼地下有淡水,不然就麻烦了。我们和花升也被抢了,幸亏刑警开枪打死了三名匪徒,我便邀请他们跟我们一同而来,毕竟想着多一个力量就能帮助音音你们对靖承多一份对抗。我们可是仓皇而逃来到山洞的,外面太危险了,暴乱频发,还各种各样奇怪的场景。”葛孜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又谈了一会儿,我便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没有关门,我忽然看见一个黑色人影从我门口闪过,我上前几步,原来是隔壁对门的余藿端着一盘水果正在开门,我的目光聚焦在了她手中水果盘里的水果刀上
(想把嫌疑人引到余藿也就是朱雀身上,后来想想应该直接名字)
  她忽然回头看向了我,转身朝我走来:“吃水果吗?”
(原本是想确定凶手知道我的手法)
我犹豫了一瞬,便吃了一块,目光从水果刀上移开转向了她,“真甜。”
“今早你的包看起来不干净。”她一边说着一边后退,半身隐没进了漆黑的房间中,逐渐被黑暗吞噬,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只听见一声关门声,只有我还留在原地。
(暗示朱雀)
那把刀……
我跑到厨房在门边站了一会,张大婶十分娴熟,手起刀落,旁边的辞威和莉莉在帮忙。我检查了水果,又询问了一下刀的状况,果然,只是今早那把菜刀扔了,除此之外也只有厨房剩余的4把菜刀和2把水果刀,另外一把被余藿带走了。
我琢磨着到其他地方转转,我来到了5楼,径直地走向走廊尽头,正要开门,后面居然有声音,我回头一看……将将裸着上半身,身下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
我有点慌,躲躲藏藏之间看到了将将身上的老虎纹身,我盯了很久很久。
(想引导读者推测将将是白虎)
”我浴室坏了,想着5楼没人来洗个澡。真巧,遇上你啦!"我无法抵抗住将将的笑容。


我还在打开一条门缝偷偷看余藿的情况。
(其实此时,我杀掉了朱雀也就是余藿)
“啊!”
我听到一声尖叫,立刻冲到楼下,只见音音埋在葛孜怀里,“她死了啊?”
辞威吞吞吐吐忽然破口大骂起来:“这是……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尽死人……死人……在红塔楼……楼?要是再不快点来……来人……来就……无法挽救……挽救了!究竟是……是哪个杀了靖承和莹姑娘……姑娘,纸包不住火的……不想活了吗?”
(谜亭论处,想表达辞威其实在告知同伴张大婶,不能让其他人发现秘密,但是后面又说辞威和张大婶不属于医生,矛盾了)
我打算进去看看,却被辞威推了出来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闻声而来的是张大婶和圈圈、贝锋、花升,张大婶还准备了电筒,拿着电筒我们进入了墙壁里面,顺着楼梯走进了地下室,莹静静地躺在那里,电筒被砸坏了,而且头也被砸得稀烂,锤子就扔在旁边。
顺着电筒的灯光我们看到了地下室许多瓶瓶罐罐,凑近一看,竟然全是人体器官!
难道说?
我后退了几步,正好碰到某人的胸膛,结结实实。
“你没事儿吧?看起来莹姑娘似乎是发现了秘密被杀了呢……”将将嘴角一勾,眼神里写着冷漠。
(想引导将将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朱雀,因为莹发现了这里的秘密被朱雀灭口)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葛孜和音音。
“怀疑我们?开什么玩笑,最应该怀疑的难道不是到现在都没出现的人吗?”
众人一思索。
“我们应该找到凶手。”贝锋拿过电筒照了照尸体,在这么下去死的人可能会更多。
“我赞成。”我站到贝锋一旁,将将也跟着我走了过去。
“大家到501号房聚一下,不要回房间,凶手就在我们之间。”贝锋率先走了出去,大家推搡着也上了五楼。
“那失踪了的莉莉和余藿呢?”音音开了口。
“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嫌疑都很大”,刑警用点着烟的手扶着栏杆,慢慢地吞吐了一口。
“阿一,我有东西刚刚就想给你。”将将拿出两个白色的叉叉发卡正要给我别上。
“都夹在左边吧,这样比较酷。”
“你终于笑了呀。”将将看着我,仿佛刚刚我们身边并没有死过人一样。
我扭过头跟在贝锋后面,将将却一瞬间牵住了我的手。
我摸着自己的发卡,心中竟然有了一丝波动,但是当我又把手放在贝锋刑警扶过的地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其实暗示贝锋是左撇子,但是他后面杀死了莉莉。)
众人齐聚在501小小杂物间中。
贝锋找了纸递给我,我慌忙松开被将将拉着的手,找了支笔开始记录。
“只用说莹死的时候你在哪里,谁能证明,你觉得谁嫌疑最大就可以了。”
葛孜先开了口:“我和音音一直在天台,然后我们下来准备到一楼大厅吃饭,就看到有个人影在一楼的那扇门晃悠,不是说那扇门打不开吗?我们就过去了,然后发现门有灰尘但是锁是新的,于是我们找来东西撬开。接着辞威就冲过来不允许我们打开,然后我们还是强行打开了,于是你看,贝警官,你看,我说凶手就是辞威。“
音音点点头。
”确实有这个可能,音音如果没什么要说的话,辞威,莹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贝锋看向辞威。
“我刚把厨余垃圾倒掉……在帮张大婶忙……我回来……就……就看到……这两个人……人……在撬门……靖哥……给过命令……命令……不允许动那扇门……门。“
众人看着他。
”正因为如此,靖承那个混蛋死后我才一定要看看究竟隐藏了什么在那扇门后,我早就怀疑靖承和那个医生一直在杀人,果然!!!“音音拜托了一贯的娇弱,此刻竟有些威风凛凛。
”医生?“我疑惑道。
”就是L团叛变主谋李素,世界末日当头,在诡殇区有一位著名的医生叫李素,许多组织混战,医疗资源匮乏,为了赢得战争,这些组织先杀对方的医生。李素确实是少有仅存的医生,没想到他原来住在红塔楼,然后医生被请去L团——诡殇区的监狱暴乱,犯人和狱警成立的一个组织治疗首领范秋。结果医生自己招募两人代号”白虎“、”玄武“并和自己原本住的地方的“青龙”和“朱雀”组成了一支小队,专门为自己杀掉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最终将原本L团的二当家织晋逼得下落不明。不过前几天听闻白虎杀死了医生,还一直被其余三人追杀。”花升推了推眼镜,多激动地说,“不过玄武常年执行任务,都不认识白虎,所以他们就根据医生的信件得到指令。”
“信件很容易被截取喽?”我思考道。
“狮子文,类似狮子文的密码,很好解。我会。“
   杂物室里,贝锋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回答:“好了,到此结束吧。”
(贝锋心虚,他就是玄武,他感觉白虎正在杀他们)
贝锋转身就出了杂物室。
  “有问题。”花升低声道。
众人不解其意,花升也没解释,就这样散了。
“不过今晚大家都待在房间内不要出来,不能保证又出什么事情。”
众人鸦雀无声。
“抱歉,我锅还在烧着,我先下去了。”张大婶带着儿子匆匆忙忙走下去了。
“哥哥,我也累了。”音音撅起了小嘴巴。
音音和葛孜走了以后,辞威也傻笑离开了。
只剩花升还在,花升看着我手里的纸说,“帮我找一下他们出入洞口尝试食忆蜂的记录,你看有昨天的,前几天的也一定也有。”
我夺过手稿,“我还得拿着记录去跟刑警商量一下。”
(我说过去找贝锋,但是后面没发现手稿,说明我说谎了)
“就是你了,帮我找。”花升一把抓住将将。


随着一阵吵闹的音乐声,我们又聚集在了贝锋的屋外。
“我刚刚下来,就看见张大婶慌慌忙忙从这里跑下去了。然后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因为张大婶看到了贝锋正在掐死莉莉,而我本来就准备去杀死贝锋。)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我摊着手,耸着肩。
莉莉被困在椅子上,倒在了音乐播放机的旁边,脖子上有很明显的掐痕。贝锋则是背面朝天,倒地而亡,血流了一地。
(莉莉发现贝锋不是刑警而是囚犯,想要告诉其他人,被贝锋绑起来,贝锋才下楼,莉莉故意碰倒音乐播放器,声音放很大求救,却先被贝锋发现。)
葛孜捂住音音的眼睛,又把音音揽进怀里。
我扶住门框,在门口愣住了。
辞威把他翻过来,果然和青龙一样被抹了脖子,脖子上有锋利的刀痕。
(贝锋死于割喉,莉莉死于掐死)
花升拿出垃圾桶里的两团纸,符号是印刷体,文字是手写的。
第一封:
4021年7月8日:
*?=;|《》白虎为新任队长
#¥%…&违抗命令者
!@杀死
第二封:
4021年7月16日:
《》【】、;|+=
!@#¥%…&*?
几秒钟后将将和花升出现了,我回过头,将将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小将哥,花哥。”葛孜吞了口唾沫,脸色不是很好看:“又死人了。”
花升把手中的资料放到了将将手里,走进房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难道?“
众人:“?”
“快去余藿的房间。”
众人:“……”
来到余藿房间,众人都摒住了呼吸,极度的安静充斥了空气,大家仿佛僵在了阴影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怎么可能……?”
没有人回答,所有目光都盯在花升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音音终于在开了口,声音很轻也很沙哑,说:“先是靖承、再是莹,然后是莉莉和贝锋,现在又是余藿,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接下来还会有谁死吗?”音音哭红了眼,葛孜也有些震惊。
花升把仿佛消失在黑暗中的尸体翻过来,又是脖子上一抹痕迹,同样的刀割脖子的痕迹,花升升将目光转向水果盘的刀,”从血液凝固的状态来看,应该是在贝锋和莉莉死之前就已经遇害了。“
(水果刀并不是凶器,手术刀才是,本来想加一点伤口大小来分辨是哪一种刀。)
我有些不知所措了,回头下意识看向将将,他居然把什么东西揣进了包里!!!
(将将发现了凶手是我,所以收集布料做裙子。)
我走进他,他便笑着退后,我正要伸手去拿,一声响动收住了所有声音,像是什么掉在了楼外一样。


池塘边,张大婶背面朝天,一片血迹。
花升有规律地推拉着眼镜,半晌缓缓道:“刚刚我们所有人都在余藿房间,噢,小朋友不在,那么张大婶要么就是自杀,要么就是小朋友杀的喽。”
(张大婶是自杀,为医生做事但是并不深入,作为青龙朱雀死后意识到自己有危险。)
楼道内传来阵阵脚步声,众人陆续来到了天台。
除了莉莉平时乱扔的健身用具,就只剩破旧的设施了。
“那是什么?”葛孜从莉莉的网球拍下抽出一张纸:
”遗书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
医生救过我的命,却要我带着一个生吃肉的孩子。
红塔楼总是有人莫名其妙消失,厨房里永远不缺的就是肉。
(医生吃人)
医生消失了,医生的青龙消失了,医生的朱雀也消失了,下一个就是我!!!“
“字迹你们觉得是伪造的吗?”花升把纸传给了其他人。
“平时……不见……张大……婶写……写字。”
“轮流出去找食物不是有登记吗?”葛孜质问道。
“张大婶和圈圈似乎也没有出去过。”音音拉着葛孜衣袖说道。
花升走到音音跟前,把将将手上的资料拿了出来“根据我对大家曾经的出去的检查,其实所每人只出去过一次,特别是靖承,他似乎只在晚上出去凌晨回来。规律来看,今天是4021年7月16日,他昨晚应该出去过才对。其他人则是不规律的。他全身涂满了蓝漆,所以不会记忆消失。无论如何,反正在你们原红塔楼之中有人杀死了他,但是从各位反应来看,几乎所有人都想杀死他,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夜里,我独自走上天台,洞顶下起了小雨,我看着靖承尸体放置的地方,抚摸着张大婶跳下去的地方。一把伞,忽然挡在了我的头顶。
“会淋湿的。“将将依然温柔地看着我。
我正要开口说话,他一根指头抵在我的嘴唇上,”能就这样待一会儿吗?“
“亲爱的,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你想要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变成那样!”说罢,将将掏出一条裙子,我仔细一看是今天死了的那些人的衣服拼凑而成。
“啊~”我推开伞,转身想逃离这变态,而将将却从我身后紧紧抱住我,我狂叫……
”放开我,你这个可怕的人!啊!!!“
”我想让你待在我身边。“将将在我耳边呢喃着。
我脑中闪回了无数个画面,最终定格在了地下室的人体器官上。
我眼前一黑。


遵守原文设定,给死者们一个真相,并且预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快速跑进红楼,听到了敲栏杆的声音。
”宝贝,快出来吧!”
我听到了用雨伞敲栏杆的声音。
我躲进了5楼,我看到了墙上挂着的斧头,于是我拿起斧头,却不小心掉出了包里的手术刀。这才想起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和织晋派来的人接头,究竟是谁呢?
意料之中,将将闯了进来,在他开门的一刹那,我从后面抱住他,左手勾住他的脖子,右手手术刀抵在他的喉咙上,“谢谢你的到来,现在你可以离开了”说罢,手一划,“真抱歉,我还有事情要做,暂时不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你先去地狱等我吧。”
我刚打开门,花升就走了进来,“感谢你为织晋做的一切,白虎,现在织晋又重新获得了L团的执政权。“
我有些惊愕,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一声枪响正中了我的眉心。
”没想到那么快再见面了,将将。”
我看到有一个人在雨中为我撑起了伞,尽管身边都是别人的厮杀。


在听说只有血才能洗掉蓝漆后,我把包也用自己的血洗了,因为包是靖承的。


【草稿】红塔楼
一、凶手
黎一:白虎。杀死医生、青龙、朱雀、玄武。
靖承:青龙。发现白虎身份,遭反杀。
余藿:朱雀。杀死发现医生秘密的莹。怀疑白虎身份,遭杀害。
贝锋:玄武。发现玄武身份是犯人遭杀害。
莉莉:在靖承死后补刀。
二、小白
辞威:听从靖承命令。对其他人的身份不知情。
张大婶:听从医生的嘱托照顾好圈圈。对其他人的身份不知情。
音音:听从葛孜的话。对其他人的身份不知情。
葛孜:听从音音的话。对其他人的身份不知情。
三、知情人
将将:知道白虎身份,愿意保护对方。L团夜神小队。
花升:织晋派来与白虎的接线人。L团织晋小队。科普小达人。
”这一脚是你踢的,不过是他心甘情愿的。“
四、手法
青龙之死:右手手术刀。背朝天被人从后面抹脖子。院子。右撇子凶手。
余藿之死:右手手术刀。背朝天被人从后面抹脖子。房间内。右撇子凶手。
玄武之死:右手手术刀。背朝天被人从后面抹脖子。房间内。右撇子凶手。
莹之死:锤子。正面敲死。地下室。右撇子凶手。
莉莉之死:被掐死。正面掐死。玄武房间内。左撇子凶手。
张大婶之死:天台摔死。有遗书。
五、死亡时间
4点:青龙被白虎杀死。“
11点:余藿杀死莹,上楼的时候被白虎杀死。
15点:莉莉被玄武杀死,玄武被白虎杀死。
18点:张大婶自杀。
六、前言
前言:我打算写一个充满恋爱、孤独与自立门户的故事。女主角经历过枪击案和红塔楼死亡案件,但是最后才发现一切都是源于女主违抗医生的命令遭到追杀,女主成功反杀医生后群龙无首,最后逃回了最开始相遇的地方。
七、证据
1.身上有伤痕和血迹,是因为和青龙打斗中留下的。
2.背包上的蓝色油漆但是身上没有,说明背包不是自己的。
八、解答
1.枪击战中我意识到了什么?
枪击战中警察杀死了黑衣人但是没有朝我开枪说明警察是友军。
2.将将为什么要在身上纹白虎的纹身?
将将知道白虎的真实身份,喜欢白虎所以给自己纹了白虎的纹身。











[发帖际遇]: 江南丶烟花易冷逃票观看烟火表演,被警察叔叔教育了一番,并且罚款3 枚推币 。 幸运榜 / 衰神榜
努力思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0

主题

1675

帖子

8180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885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30 20: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361

帖子

3197

积分

每谜擂主四周年纪念章家族之瑰推理作者推理大神诡殇元老

诡币
152 枚
推币
2475 枚
推理积分
69 分
侦破案件
1 件
原创度
27 ℃
发表于 2021-8-1 21: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忘初心,坚定向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0%

0

主题

5

帖子

6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55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8-4 19: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5-28 08:47 , Processed in 0.343179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