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73|回复: 10

[短篇小说] 《无声之地》

[复制链接]

升级   83.29%

1

主题

44

帖子

883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838 枚
推理积分
1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24 12: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直想动手写题,但是因为拖延症等各种原因没有动手写过。这次参加了年大的写作培训,总算是写了一篇完整的。核心诡计是年大提供的,感谢年大的指点~)

(一)

从车上下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盐城的夏天格外炎热,尤其是入伏之后,温度呈直线上升,有时甚至能达到40多度。
看到白叶下车,一个穿着深色碎花连衣裙烫着大波浪卷的胖女人赶忙上前,手舞足蹈地说着:“警察同志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你说我一个好好装修的楼房,里面忽然死了人,这之后的拆迁费会不会给我折半啊!”

白叶没有回话,望着眼前耸立着一幢三层小楼房,房子看起来有些年代,墙壁上贴满了小广告以及乱七八糟的图案。

“阿姨,您先别慌,”白叶安抚道,“报案的人就是您吗?”

“是的是的,”胖阿姨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白叶的胳膊,“小伙子,我跟你说啊,我今天是来收房租的啊,刚走进去我就闻道一股臭味,我寻思着是哪个不爱干净的人弄的,我肯定要好好说道说道,然后我就走到了那个死肥宅的家门口,门是开着的,里面好大一股臭味,我当时就火了,踢开门走进去,结果到卧室,天啦噜,死人啦!尸体都臭啦!”

白叶默默的将胖阿姨的手扒拉下来,但是并没有成功,只好漏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阿姨,您先带我先去看看现场,还有,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朱,叫朱小碟,你叫我朱阿姨就行了,”朱阿姨松开了白叶的胳膊,“我跟你讲,我家祖上啊,是朱元璋子孙的后代呢!我要在明朝,那可是个正经的公主呢!我跟你说啊,我这个名字啊,也有讲究……”

“阿姨阿姨!”白叶粗暴的打断了朱小碟的话,生怕她再讲下去,“你先带我去看现场。”

“好嘞,你跟我来,他住在三楼。”说着,朱小碟向楼道入口走去。

走进楼道,白叶就闻到很大的尸臭味。朱小碟嫌弃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尽管如此,也没能停止说话的嘴,“这个死者啊,就是个死肥宅,要不是给的房租多,他姐又是名牌大学生,免费给我家孩子辅导功课的面子上,我才不愿意租给他。他住的房子里到处都是外卖,都没有下脚的地方,每个月也都是他姐来给他收拾一次……”
在朱小碟喋喋不休的话中,白叶等人来到了死者的门前。门半开着,味道比楼道门口更浓郁。

白叶戴上了接过警员递过来的手套和鞋套:“赵欣彤,朱阿姨就由你来照顾了。”

“是,白队。”赵欣彤回道。赵欣彤是一个新人,刚来刑警队半年,是警队的警花,即使穿着制服,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她走到朱小碟面前,微笑着说:“朱阿姨,您叫我小赵就行了。”

“哎呀!”朱小碟看着赵欣彤的眼神闪闪发光,“这小姑娘长的真俊呐!有对象了没?我儿子……”

白叶走进房间。警员在门外拉起了警戒线,也将将朱小碟的声音隔在了警戒线外。

门后,是一个约二十平米的客厅,客厅的地上摆满了快递盒子,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走进客厅,左手边是一个圆形餐桌,餐桌旁边放着一个木椅子,除了木椅子对应的一部分桌面是干净的,其他地方都被快餐盒占据了,盒子上还有几只白色的蛆在蠕动。门对面是一扇窗,窗前是一个“皮开肉绽”的沙发,部分弹簧也已经漏了出来,沙发上堆满了衣服。沙发旁边是一个玻璃茶几,茶几上都是零食袋子和一些零食碎片,茶几前面有一个电视柜,柜子上放着一台老式电视机,一角已经凹下去了。

沙发后面是死者的卧室,也是第一案发现场。走进卧室,从卧室门口到床有一条小道,道路两边都是衣服。死者仰卧在双人床的一侧,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死者的前胸的衣服和床单上有大片的血迹。床的另一侧则放满了零食和衣服。在死者床头柜上放着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这种环境给警员勘查现场带来了不小的困难。


“死者,张轩宁,男,27岁。21岁大专毕业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靠姐姐养活。网络上有一些游戏好友,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社交关系了。”助手苟茗毫无感情的念着笔记本上的话。


“嗯,”白叶沉思着,“你让人调查一下死者的邻居,这么大的尸臭味不至于没有人闻到。顺便调查看一下附近有没有监控,也问一下附近的人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人出入。”


“是。”


法医林言正蹲在床边检查尸体。
许久,林言才站起来
“是一刀毙命吗?”
“不是,”林言摇头,“是失血过多造成的死亡。死亡时间估计在两个星期以前,具体的时间还需要解刨才能知道。”
“嗯,幸苦了。”白叶点点头,“让人把尸体抬走吧。”

(二)

警局办公室内,白叶正在闭目沉思。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白叶的思考。

“进来吧。”

进来的是调查死者邻居的李睿涵。

“白队,因为那栋楼要拆迁了,所以住户基本上都搬走了,只剩下住在三楼的死者和住在死者对面的一个单身汉,不过那个单身汉半个月就出差了,我已经打电话给他了,大概明天回来。”




“难怪尸臭味这么大都没人发现。”

白叶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喊:“老大!”过了约一分钟,声音的主人才过来,径直走进办公室,拿起白叶桌子上的水就猛灌了一口,“有发现!”

一旁汇报完的李睿涵一脸嫌弃:“不愧是有’一队大喇叭’,人还没进警局呢,声音都传到办公室来了。”

“去去去!别打扰我,”贡炀坤回道,“老大,死者住的地方附近因为要拆迁,而且是城乡结合部,所以没有任何监控!”

“那你跟我说有发现?”白叶怒上心头。

“老大你别急,”贡炀坤咧开嘴笑着,“虽然没有监控,也没有人看见有谁去找过死者,但是我有其他的重要发现。美女法医林言不是说死亡时间是一个星期以前吗?死者家附近的一个餐馆里的老板记得死者7月11号晚上来吃过饭,这不就给死者死亡时间确定了上限吗?至少我们能确定死者7月11号晚上还是活着的。”

“两个星期以前的事情还记得?”

“记得!老板说死者是老顾客了,每次都是赊账,每个月月底他姐姐来结清一次,所以知道死者的名字。那天也是赊账的,死者点了一盘西红柿炒蛋、一大盘龙虾,还有肉末茄子和两碗米饭,一共消费了53元,日期都写在上面,所以日子没错。那天老板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死者当时和别人发生了冲突。”

“冲突?是谁?”

“是当时也在餐馆就餐的一个客人,据说当时突然就朝着死者走去,拉都拉不住,现场可刺激了。”贡炀坤激动的说道。

白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那嫌疑人来了吗?”

“来了来了,本案相关的嫌疑人在那边等着呢。”说着贡炀坤就往外走。

“等等!”

贡炀坤一脸疑惑的回头:“老大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把这杯沾了你口水的水拿走,杯子送你了。”

“谢谢老大,老大你人真好。”贡炀坤讪笑着,小心翼翼的捧走了杯子。


李睿涵和贡炀坤刚离开,苟茗和林言就进来了。

“痕检组和技术组的结果出来了,现场只发现了死者和他姐姐的指纹,没有发现其他人进出的痕迹。死者身上的匕首是死者自己家里的,上面没有指纹,应该是被凶手擦掉了或者是凶手戴了手套。技术组也打开了死者手机密码,密码很简单,是过世的母亲的生日。里面最多的就是和快递员、外卖员的记录,微信联系人只有姐姐张笑楠、房东朱小碟。和张笑楠的记录基本上就是张笑楠单方面的转账记录,平均每月一次,数额都在一万以上,死者除了要钱之外,其他张笑楠的信息都没有回复过,最新一条消息是张笑楠7月12号凌晨一点发的,同样死者并没有回复。和房东朱小碟没有聊天记录。除了这两个人之外还有一个陌生人的对话框,不过那个陌生人将死者拉黑了,信息是两个月前的,里面是骂死者的话,死者骂回去的时候发现发不出去了。不过虽然死者微信里的好友寥寥无几,但是死者似乎很爱分享生活,平均两三天就会发一次朋友圈,最近的一次是自己吃的饭,发布时间是7月11号晚上10点27分。”苟茗还是面无表情的汇报着。

“尸检结果也已经出来了。”林言看苟茗汇报完毕后说道,“死者的死亡时间在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之间,死因是失血过多,死者的胃部检查出了安眠药的痕迹,另外,死者胃部有未消化完的食物残渣,可以分辨出分别是西红柿、鸡蛋、虾、肉、茄子和米饭,所以死者的死亡时间是饭后的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以内。不过根据苟茗说的,死者7月11号晚上发的朋友圈可以确定,死者应该就是吃完这顿饭后死亡的。如果死者发朋友圈的时候还没吃饭的话,算上吃饭的时间,死者的死亡时间可以缩小到7月11晚上10点27到7月12日零点。”

“嗯,幸苦了,林法医你可以先去休息,苟茗跟我去审嫌疑人。”


“不是吧,警察同志,就因为死者喜欢在我家吃饭,你就怀疑我?”饭馆老板杨潘抱怨道。

“没有怀疑你,就是问一下当时死者和别人发生冲突时的情况。”白叶一边说一边示意旁边的苟茗记录。

“那天晚上很晚了,大概十点一刻的时候,饭馆里都没什么人了,就只有张轩宁和那个小伙子,我在柜台前面看电视,我老婆在后厨给做张轩宁点的菜,突然那个小伙子就站起来,冲到张轩宁面前骂,然后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最后还是我给两个人拉开的。”

“嗯,继续说。”

“拉开之后那个小伙子虽然不服气,但是我好言好语的相劝,两个人也就没打架了,小伙子气冲冲的离开了,我老婆也赶紧把饭菜端上来了,张轩宁没说话就坐下来吃饭了,吃完了在我这边赊账签字后就走了。”

“死者大概是什么时间离开的?”

“他大概十一点离开的吧。”

“最后一个问题,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之间你在干什么?”

杨潘一拍桌子:“你还说没怀疑我!”

“例行公事而已。”

“晚上死者离开之后我就关门睡觉了,第二天一直呆在店里没出去过,我老婆可以作证。”


“你叫什么?”

眼前的男生穿着盐城一中的校服,很明显是一名高中生。

“陈一凡。”陈一凡低着头说。

“你和张轩宁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你半个月前还和他打架?”

“是他?”陈一凡瞬间抬起来头,额头青筋暴起,“这个菜狗,死了拉倒。”

“咳咳,”白叶象征性的咳嗽了两声,“你们为什么会起冲突?”

问起这个,陈一凡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我当时在排位,匹配到同城的人,那个胖子玩的打野,开局0-10,身为一个打野他的经济低得连野区里的野猪都觉得委屈,就这还一直说等他发育起来carry全场,等他发育起来,水晶都没了,”陈一凡说到这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说道,“他在一直送人头,这可是我的排位赛啊,再掉我就是铂金了!我当时就很生气,就在游戏里骂了他几句,他回复了我几句,刚好我听见了,就确定了是他,就和他打起来了。”

白叶听了也是一阵无语:“你是高中生,盐城一中还是重点高中,你还打游戏?”

“平时娱乐一下嘛。”陈一凡的气焰突然变小了。

“打完架之后呢?”

“之后就调回铂金了啊,我只能生气的回家了。”

“回家之后到第二天傍晚六点你都在干什么?”

“回家之后就一直在写作业平复心情,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我爸妈也回来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就去上学了,一直在学校待到晚上十点晚自习结束。”

“好的,我知道了。”


“哎呀,白警官呐!”朱小碟看到白叶来,亲切的喊道,“那天那个小赵姑娘呢?她答应给我联系方式,最后也没给我啊。”

白叶无奈:“朱阿姨,我们先聊案件相关的事情吧,等结束了你可以问问其他警察。”

“好,好。你有什么想问的快点问吧,时间不等人,万一小赵姑娘就在这几分钟之内找到了真爱,那我到嘴的儿媳妇岂不是就飞了?”

“你可以详细的说一下发现尸体的过程吗?”

“哎呀,你们警察记性这么差的吗,当时我不是说了,我一进楼道就闻到一股臭味,然后到三楼发现小张家的门是半掩着的,他家可真乱啊,进去都没地方下脚。我顺着气味走到卧室门口,就看见他躺在床上死了,我就连忙跑出来报警了。”

“可以说一下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之间你在看什么吗?”

“警察同志,你不会怀疑我吧,他死在我房间里对我有什么好处啊!”

“不是不是,来的人都要问一句的,例行公事。”

“那7月11号晚上肯定在打麻将啊,打了个通宵,12号白天应该是一直在睡觉。”

“记得这么清楚?”白叶眼神犀利。

“那可不,我天天晚上都要打麻将,都打了三年了,没一天晚上歇过的,要你们年轻人来说,我就是打麻将界的劳模!”

“呵呵,”白叶干笑着,“现在手机转账这么方便,为什么你还要上门去要钱?”

“这你就不懂了吧,”朱小碟一脸得意的笑着,“虽然手机转账很方便,但那也是冰冷的数字,哪有纸钞来的方便。”

“好吧,我了解了。”


张笑楠坐在白叶对面,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很憔悴。

“你是死者的姐姐?”白叶问道。

“是的,我叫张笑楠,”张笑楠说,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你们关系如何?”

“我俩从小关系就不错,虽然会打打闹闹的,但是正常姐弟,谁不打架呢?”

“你7月12号给你弟弟发的消息他没回你不担心吗?而且你连你弟弟死亡半个月了你都不知道?”

“我平时工作也很忙,需要对付客户,处理很多信息,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

“嗯,那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之间你在干什么?有人证吗?”

张笑楠愣了一下,表情有些疑惑,良久才缓缓开口道:“9号一直到11号我都在枫城出差,12号中午回来的,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家里休息。”

“好,有情况我们会再联系你的。”说着,白叶送张笑楠离开了警局。警局门口,一辆粉色的劳斯莱斯亮瞎了白叶的眼睛,从车上下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他走到张笑楠身边,搂过张笑楠。

“这是我男朋友于文政。”张笑楠说道,“这是白警官。”

“还叫男朋友,该是未婚夫了,”于文政悄悄地在张笑楠耳边说道,张笑楠的脸瞬间就红了。

“白警官你好。”于文政伸出另一只手和白叶握了握手。

“你好,你跟死者认识吗?”

“我知道楠楠有个弟弟,但是不太清楚她弟弟的情况。”

“那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之间你在干什么?”

“我大概一个月前就去国外了,昨天才回来,所以我那个时候在国外。”于文政微笑着说道,“白警官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白叶回答道。

于文政拦着张笑楠上了车,白叶也转身走进了警局。


审完嫌疑人后,白叶感到有些疲惫,正准备回去休息,身边的苟茗就说话了:“对了,白队,死者的邻居刚刚回来了,现在正在往警局赶。”

“好,他来了喊我。”


“您就是白队吧,老远就看见您了,这么年轻就坐上了刑警队长的职位,真是年轻有为啊!我叫牛唱,大家都喊我老牛。”牛唱看见白叶过来,殷勤的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

白叶赶忙摆手:“不,我不抽烟,不符合规矩,我就来问几件事情。”

“好嘞。”牛唱收回手中的烟,“有什么想问的您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你对死者了解的多吗?”

“接触的不多,但是看得出来是一个宅男,作息很不规律,经常一觉到下午才起来。”

“这你都知道?”

“嘿嘿,因为他基本上只在傍晚点外卖嘛,楼道里隔音不好,每次都能听见外卖员的声音。偶尔也能在晚上看见他出去溜达,所以我猜他肯定是到下午才起床的。”牛唱讪笑道。

“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和他接触吗?”

“有!每个月都能看到一个穿的很漂亮的女的到他家里收拾,每次都是同一个,他的那个屋子啊,那个美女每次倒垃圾至少要跑十趟!哎,你说我要是能有这么一个人来伺候我多好啊。”牛唱感叹道,“他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一个漂亮的人伺候自己,还总是骂人家,要是我,心疼都来不及呢!”

“骂?你有听到具体是怎么骂的吗?”

“只听了个大概,”牛唱回忆道,“什么‘责任’、‘弟弟’、‘结婚’、‘接待’一类的话。”

“了解了,除此之外还有谁进出吗?”

“除此之外就是房东,还有一些快递员和外卖员回来。”

“好,最后一个问题,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之间你在干什么?”

听到白叶的问话,牛唱脸上堆起了笑容:“白警官,你这说笑不是吗,我怎么可能是凶手呢?”

“不是怀疑你是凶手,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明白明白。我参加了公司的员工培训,在枫城,是7月10号开始的,7月24号结束的。你看我这一结束不久赶忙回来就过来报道了吗不是。”

“好,我知道了。你可以先回去了。”白叶揉了揉脑仁回答道。

“好嘞警察同志,有事随时联系我啊!”

白叶点点头,示意苟茗将牛唱送出了警局。



(三)

“经过核查,杨潘的妻子证实在死者离开之后杨潘一直都在家中没出去过。陈一凡家楼道有监控,大概是11点回家,他父母12点回来的,和证词一致,第二天的时间和同学班主任对过了也是一致的。朱小碟的牌友也证明朱小碟7月11晚上到7月12凌晨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朱小碟的清洁保姆证实7月12号朱小碟在家睡了一天。枫城离盐城坐高铁需要两个多小时,和张笑楠一起出差的同事证明7月11号晚上11点半开完会的时候张笑楠还在枫城。于文政也的确一直在国外。牛唱参加的公司员工培训是全封闭式的,公司的员工和主管都能证明他这些天一直都在培训,没有离开过。”会议室内,苟茗面无表情的汇报着最新的进展。

“哎,看来这些人的不在场证明都很充分呐!”贡炀坤靠在椅子上,双手枕在脑后,一脸悠闲地说。

白叶不满的敲了敲桌子:“注意点形象!”

“是,老大!”贡炀坤用洪亮的声音回答道,同时坐直了身子,将双手规矩地摆放在桌子上。

“尸检结果没有问题吗?”白叶转向林言。

“你可以怀疑我,但是你不能怀疑我的专业,”林言不悦地看向白叶,“死亡时间是7月11日晚上10点到7月12日下午6点,从死者胃部食物的残留物来看,应该是饭后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内死亡的,这时我的尸检结果。”

“胃部残留物和死者在7月11号晚上在饭馆里吃的饭菜一致,从死者朋友圈来看饭是晚上10点30分端上来的,老板的证词也说死者是11点多走的,这样来看,就算11点吃完的饭,那死亡时间也应该是在11点半到12点半。”李睿涵一边翻阅笔记一边说,“而在这个时间所有和死者相关的人都有不在场证明,真是让人头疼。”

“对了,微信里骂了死者然后把死者拉黑的人呢?”白叶问道。

“他就是一个小学生,打游戏被坑了,所以加死者好友骂了他一顿。小孩家离这边远着呢,不可能过来的。”李睿涵回答道,“会不会就是入室抢劫,死者家里那么乱,就算被翻过也发现不了。”

“应该也不可能,从家里的老式电视机看来也不是一个会被贼惦记的家,而且死者体内有安眠药,入室抢劫的人怎么做到给人下安眠药呢?”白叶反驳。

“哎,那我也没辙了。”

白叶看了看手机道:“今天也很晚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来讨论。”


(四)

“苟茗,跟我去抓人。”一大清早,精神奕奕的白叶走进警局,一把薅起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苟茗。尽管苟茗在桌子上趴了一夜,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发型以及表情管理。

刚来上班的贡炀坤凑过来,一脸好奇地问:“老大,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白叶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嗯。”

“详细说说呗。”贡炀坤紧紧地跟在白叶后面。

“上车再说。”


车上,苟茗开车。

白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去荣鑫花园。”

贡炀坤坐在后排冲驾驶座的中间伸出头来,怪叫道:“是她?怎么可能嘛,她长得那么漂亮,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手!”

听到贡炀坤的话,驾驶座正在开车的苟茗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而是翻了个白眼。

“因为只有她有时间而且有足够的动机。”白叶回答道。

“死者死的时候她还在外地呢,就算是飞机飞过来时间也来不及啊。”贡炀坤说道,“而且她不是说她们姐弟关系挺好的吗?”

“所谓关系好,都是她的一面之词,真实情况可能正好相反,”白叶顿了顿,“至于不在场证明,其实这很好推翻。死者是在饭后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死亡的,胃里检查的食物和死者7月11号晚上在饭馆里吃的饭一样。”

“对啊。”贡炀坤附和。

“于是我们就先入为主的认为死者就是在饭馆吃完饭后回家被杀的,但其实死者不是吃完这顿饭后被杀的呢?”

“不是这顿?”

“对,如果死者不是吃完这顿饭被杀的,那么不在场证明就不攻自破了,”白叶接着说道,“是凶手给死者带去了和那天同样的饭菜!”

贡炀坤惊呼。

“能带去同样饭菜的,有饭馆老板以及能看到死者朋友圈的朱小碟和张笑楠。饭菜是陈一凡走后才上的,所以陈一凡并不知道死者当晚吃了什么,也就可以排除。牛唱也同理。既然死者不是在这一顿饭后死亡的,因此我们之前推测的时间也就不成立,依然按照林法医给的时间来看,死者死亡时间是在7月11号晚上10点到7月12号下午6点,在这个时间段内,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就是死者的姐姐张笑楠。”

“从死者的邻居那里我们可以知道,死者的‘阴间作息’,经常是一觉睡到下午再吃饭,所以在7月12号上午这个时间段不会有人知道死者的行踪,这就给张笑楠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万一有人在这个时间看见了死者,那么她费力做的不在场证明也就不存在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问她不在场证明的时候她不自然的表现,因为她以为我只会问她误导我们的时间。另外从死者手机里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张笑楠给死者发的消息除了转账之外死者从没有回复过,所以她知道弟弟从不回复自己的消息,因此她故意在凌晨的时候给死者发了条消息,也是为了误导我们。”

“老大英明!”贡炀坤竖起大拇指。

“还有一点也证明死者回家后到死亡前也吃了饭,那就是死者的客厅的饭桌。桌子上摆满了快餐盒,但是只有在座位前面的那一块区域是空着的。如果死者吃的上一顿是外卖的话,那么按照死者的性格,应该是吃完直接离开,而不会额外收拾这一块,下次再吃直接推开就好了。这就证明是由别人收拾了这一块,也就是凶手给死者带了饭,在死者吃完之后将饭带走了,而忽略了桌子这一块空的区域。”

“那会不会是之前死者姐姐给他带饭拿走的呢?”

“也不可能,张笑楠在9号就去枫城出差了,最早也只能是8号给死者带的饭菜,8号到11号这么多天死者一直不点外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她的动机呢?”

“我大概猜到了一些,但是还是问她本人吧。”白叶意味深长的说。


(五)

张笑楠画着最精致的妆容,跟着白叶上了警车。

“开慢一点吧,我想再看看沿途的风景,顺便跟你们说说我的故事。”张笑楠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苟茗望向后视镜里的白叶,只见白叶点了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新奇的,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重男轻女的故事。我家里很贫穷,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我爸脸都黑了,但是他们依然抚养了我。在我三年那年,他们生下了我的弟弟,家里更穷了。五岁的时候,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于是他们将我送人了。是另一家生不了孩子的人家,据说有了一个孩子就能带来另一个孩子,于是他们将我换走了,换来了一袋米。那户人家对我并不好,我才五岁,让我洗全家人的衣服,做家务活,干不好就要拿鞭子抽我,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过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他们生气了。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他们家也生了一个孩子,我更没用了,他们甚至都不给我饭吃。我没办法,我回到家里,哭着让他们把我接回来。他们这么做了,这次是用了200块钱换的。回家后,弟弟和我不亲,看到我就让我滚,爸妈也让我离他远点不要惹他心烦。我照做了。

回家之后,我拼命的努力学习,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就是为了能让他们多看我一眼,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我是我们村里唯一考上重点高中的人,但是我爸妈却说家里没钱,让我出去打工,我求他们让我继续读书,他们让我跪在门前,用鞭子抽我。最后是我初中的班主任看不下去,资助我上了高中。后来我上大学,他们又觉得已经足够了,反正我迟早是要嫁出去的。但我偏要读书。

我选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学校,我所有物品加起来一个书包就能装下,我背着书包就离开了,身无分文。我大学的时候,一边打工,一边靠着奖学金助学金完成了学业,看起来最苦的四年却对我来说是最甜的。我大学毕业后也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有钱了,于是我想回去证明给他们看,我可以。于是我回家了。

他们一开始看到我似乎很开心,我也以为他们终于改变了。但是没有。那个时候我弟弟刚上大专,他高中复读了两年,他们在他身上砸了很多的钱,所以家里比以前更穷了。而我那个弟弟却只会拿钱去网吧。我用我上大学打工攒的钱和工资来帮他们还债,只还了一半,他们很开心,亲切的喊我‘楠楠’,我想,之前肯定是我错怪他们了,我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内心深处还是爱我的。

我错了。我努力工作,帮他们还清了债务,也出钱重新装修了老家的房子。他们每次看到我回家也都很开心。弟弟不工作,说什么要当主播,他们说我作为姐姐要支持弟弟的梦想,我也照做了。后来他们病逝了,我还记得我妈在病床上,我着我的手,让我照顾好弟弟,我答应她了。

他们留的遗嘱,家中财物全部留给弟弟,我心里不舒服,却觉得我自己能养活自己,他不能,所以我没说什么。后来家里拆迁了,那么大一笔的拆迁款,他很快就花光了。我就供养他的负担变大了。但是生活也就这样平静了下来,每次我给弟弟打钱的时候,我都在想他们二老会不会很开心。我虽然赚的多,但也没他花的多,我的积蓄也渐渐的掏空了。我只剩下每个月的工资了,给他的生活费也少了,他的谩骂变多了。

直到后来,有天我给他收拾房间,他心情很不好,我就说了一句让他出去找份工作,也有个事情做。他突然就破口大骂,说我养他是我的责任,因为他是我弟弟,就算他结婚了我还得养他,他是我们家唯一传宗接代的人。他还说,妈说我就是一个提款机器,他们根本没把我当女儿,就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自那以后,我被骂清醒了,我想过不给他生活费了,但是他一直纠缠我,我不给他他就到我公司里去闹,老板勒令我先把家务事处理好再工作。我只有这份工作了,于是我恢复了每个月给他打钱,但是金额没有以前多了。

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文政,他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他温柔体贴,我们很快坠入了爱河,并迅速订了婚。我那个所谓的弟弟又看到了,他要求每个月更多的生活费,不然就要去文政面前说我坏话,我给他加了,我每个月的工资,只留下了能自己日常开支的钱。我真的很后悔,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回家去。”

说到这里,张笑楠已经泪流满面。许久,张笑楠才擦掉眼泪,带着哭腔重新开口:“那天我在外面出差,刚好看到他发的朋友圈,于是我就想到了给自己制造一个不在场证明,我知道他从不回我消息,所以我故意在凌晨给他打了信息。我也知道他一般到下午才起床,也不用担心早上或者中午有人看见他。我下午带着同样的饭菜去找他,不同的是我在饭菜里放了安眠药。我以为我的计划很好,但是没想到你们问我不在场证明的时候,居然也问了当天下午的时间,我当时就慌了。我的计划败露了。”

“我有时在考虑,我是否从一开始就不该出生,如果他们再狠心一点,我一出生就直接掐死我,我是不是就不用经历这些。我也在后悔,我为什么当初要回去,去要什么‘父爱母爱’。”此时的张笑楠已经停止了哭泣,嗓音有些沙哑,“不过,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应该就是遇到文政了,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是最快乐的。”

张笑楠说完,车刚好到达警局。她面带微笑,下了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0

主题

1675

帖子

8190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895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24 12: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3.37%

15

主题

308

帖子

3901

积分

诡币
5 枚
推币
3558 枚
推理积分
3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24 14: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法很妙
害,这种巨婴弟弟和家庭就该早点断绝关系。
张笑楠,是笑着面对困难吗hhh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兴趣使然,爱好推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43%

0

主题

19

帖子

317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98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24 16: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啦,好戳心的动机。还有就是。。
打野0-10还想当主播哈哈哈哈笑死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FortNeu=49. 这里肆玖请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1%

0

主题

13

帖子

93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79 枚
推理积分
1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24 17: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8%

0

主题

8

帖子

11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106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7-24 21: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7-8 01:12 , Processed in 0.372624 second(s), 3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