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22|回复: 29

[每期谜题] 【第一百五十二期】《若见君来》作者:暗月 夜上暮檀

 关闭 [复制链接]

890

主题

1675

帖子

8130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835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19 20: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题作答截止时间为2021年6月26日20:00,大家可以在此时间内参与答题与提交答案,请勿超时,超时自动取消答案有效性。答案提交截止后,将同步发出本轮答案。作答直接回复本帖即可,本帖已设置回复隐藏,仅作者本人可见。每期谜题为单人比赛,作答人按论坛用户名为准。一经发现私自转载泄露,将进行追责,祝答题愉快。
若见君来
暗月 夜上暮檀
一审:夜神 折木
二审:暗月 潇潇雨歇
无声源音乐 《I am you》(♪在标注歌词的地方听效果更好哦)

<一>
仅存的最后一点意识与沉睡作斗争,意识的胜利让视线里模糊的黑色渐渐消失,入眼便是一片刺眼的白色。眼前的世界变得清晰,白生的记忆也随之复苏。看着自己正在躺在床上的身体、原本插在鼻子里的导管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护士拔下,白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周围的病床,没有人注意他。他不知道此刻的他该做些什么,他只想找到她、看到她、拥抱她。他们会在往后的时光里,互相陪伴在对方身边,不离开彼此,期限为:永远。
白生掀开被子,快步走向出口,全然不顾身后刚回病房的病人坐在了原本应属于他的病床上。踏出医院门口的那一刻,凛冽的狂风向他袭来。可能是身子虚弱的原因,白生险些被风吹倒,他只能低着头顶着风迷茫地走进街道的转角。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形形色色的人都在用各种方式来填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白生逆着人潮,低着头,看不清人潮里的人,只觉各色的身影从他的身边流过。他来到一栋办公楼里,应了人走茶凉的话,平时熟悉的同事也如不认识自己一般,只顾向楼外走去。
白生的公司和这座城市一样冷漠,所有人都是这巨大的冰冷机器进行运转所需的一个渺小的齿轮。孕期的女员工会被开除,再优秀的职工也不能有半点松懈,因为只要一个齿轮没有为这座机器带来自身最高的利用价值,就会被高层换掉,换成能够利用时间更久的齿轮。为了不碰到其他人,白生尽量将自己的身子侧倾,一步步挪向电梯。人群又挤入电梯,这一波的电梯只剩下一点可以供人呼吸的空气。为了赶时间,白生还是选择硬着头皮,踮起脚尖,像是想要减轻自己重量一样走进电梯。门关上了,没有超载,白生轻轻舒了一口气。身旁的人都用自己手中看似沉重的文件笔记本护住自己。
“叮咚”,10楼到达,白生像是被人群挤出了电梯。他隔着透明的玻璃门看向自己的办公桌,那个自己曾拼搏的地方。熟悉的灰色地毯,坐了几年的办公椅,桌面上除了住院期间同事送来的花朵和属于公司的电脑,再没有其他东西,那鲜花是唯一属于他的物品,也是唯一令他陌生的东西。他转身走进经理的办公室,门并没有关上,经理则刚拿起业绩报表,看来这段时间又要有一批齿轮被要求加班运行了。
“为什么在我住院期间将我开除?”白生看着缺少自己名字的员工表,没有忍住心中的不甘。
经理看着业绩报表,愣了一下后道:“唉……白生啊,你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员工,公司里很多人认为公司业务方面不能离开你,我也不想让你离开公司,你一离开公司的业绩也跟着下降了,可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该吃饭了,一会还要继续工作。”经理用有些悲伤和怀念的眼神看向白生,随后起身离开,与白生擦肩后突然站住,看了看白生的办公桌,“再见。”说罢他便离开办公室,只留白生一人站在办公室里默默发呆。
现在的白生只因为住院,属于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只剩下最后心心念念的女孩。他奔向电梯,奔向门外,今天是他们恋爱的三周年纪念日,她一定会去那家餐厅。
靠窗的圆桌上,摆满餐桌的菜几乎保留以原有的模样。林柏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她呆坐在桌前,看着桌上花瓶里的薰衣草,流下一滴清泪。
“别哭了,我心疼,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白生试图将林柏的眼泪擦去,但好像并没有起到作用。眼泪涌出得更多了。
“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我想离开这里……我想你了,白生。”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铃声恰好响起,林柏揉揉眼睛,叫来服务员,付钱后匆忙离开,只是离开时留给了白生一个不舍的回眸。
“好,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好像是听到了白生的话,林柏突然停下脚步,看向白生。这一秒,其他的顾客成为了两人的背景板,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我爱你。”
白色的裙摆旋转,门关了,白生一人坐在桌前许久,直至服务员开始收拾他面前的桌子,他才起身离开。
<二>
“前方路段颠簸,请注意安全。”导航里传来冷冰冰的合成女音。
崎岖的盘山公路上,与风相撞的轿车正承受着它本不应该到达的迈数。林柏的可视区域只有那刺眼的车光所能照射的地方,她将所有窗子打开,享受着速度的极致所带来的令人凉爽的风,只是苦了其他几人。但为了自己的好友心情能好些,他们选择挡住难以睁开的眼睛,试图打开一些话题活跃气氛。
“诶林柏,你同意今天出来放松心情还真是大胆,老人们说今天中元节,是鬼上身的日子啊!说是鬼都等着今天附在人身上,之后祸害人间!你中元节大半夜出来玩还不放点盐驱鬼,不怕鬼把我们都……”苏南扯着鬼脸想要吓到林柏。
“真傻,中元节鬼都是出来大吃大喝,来人间逍遥的。别闹了,再把林柏吓到,我们几个都不会游泳,到时候一起完蛋。”白生手扶着窗框,向外看去,盘山公路下便是深不见底的海。
见没人回话,苏南嘟囔了几句,悻悻靠在车座上,小脑袋还试图钻出窗外开风景,结果被一旁的言尘按回座位里。“就不能老实点嘛!真是的多危险啊。”说着还用手揉了揉苏南的脑袋。“小柏……你还是开慢点吧,有点危险……”宸少一只手紧紧抓着副驾驶上的车把手,另一只手挡住只能眯成一条缝的眼睛。
“随她吧,仅限一天,明天我还要工作呢。”晴雨只是偏着头,手肘搭在窗框上,青丝也任凭着风的吹打飞舞着。
La di da di da da ……
林柏像是与外界隔绝一样,只是将脚下的油门踩得更深。也不知是被风吹打还是怎样,眼泪像是脱离绳线的珍珠,飞向车的后座。
I am tied by truth like an anchor.
Anchored to a bottomless sea.
林柏瞳孔逐渐变得暗淡,眼泪继续流着,油门也越踩越深,像是决定了什么,她的手慢慢离开方向盘,她轻轻闭上了眼,接受死亡的来临。
I am floating freely in the heavens.
Held in by your heart’s gravity.
All because of love...
“小柏!”宸少虽然想要扭回方向盘,但为时已晚,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时,车子莽撞地冲出防护栏,岩壁快速向上移动着,巨大的水花打破夜里死一般的寂静,水花落下后,还是如先前一般的寂静,车子也沉入海中。
Even though sometimes.
I am you.
……
白生睁开眼,在面临即将溺水身亡的状况时,所有人都没有大喊大叫,他只能听到重物灌入水中的声音,但好像是呛入海水的强烈不适感让白生动弹不得。他只能努力寻找林柏的身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只看见一个人影靠近林柏将其狠狠推了一把。
Everything you do.
Everything you say.
“为什么……我……我碰不到你们了……”林柏刚刚恢复意识,便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把。她眼看着所有人远去,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往另一个世界。她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挣扎。
You want me to be.
You and me……
“林柏……”白生闭上眼睛。在沉寂的海中,几位不速之客正悄悄下沉……慢慢接近海底——接近死亡的大门。
We’re charms on a chain.
Linked eternally one we can’t undo.
说好不分开的,我一定……替你报仇。
And I am you.
<三>
再一次睁开眼睛,白生又回到了熟悉的医院,耳边只有滴答的输液声。
“小白,小白,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站在白生的病床边。
“暮……檀?”
熟悉的面孔令记忆全部涌上心头,暮檀示意白生安静地躺下。帮白生调好输液后,她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眉头紧皱,在做了多次的心理斗争后,她咬着略微发白的嘴唇,声音有些颤抖:“失败了,再没有别的机会了,你已经做出很多的努力了,我们也尽力挽留她了,但是她没能……只有她一人……节哀。”她低下头,回避白生绝望的目光。
白生的头埋在膝盖里,沉默半晌后开口道:“说好不分开的。”
“对不起。”
“不怪你们,只怪那个人,那其中的一个人,就是ta 让我们分离。”
“那几个和你一起掉下来的人?你……”
“是,”白生打断暮檀即将说出口的话,“我一定要找到ta ,就是ta让我们分离,我一定要查清,究竟是谁!”白生恨恨瞪着前方。
“……去吧。”暮檀从兜里拿出许可证,递向白生,白生捏住另一边。在思索了许久后,暮檀才慢慢将手松开。
没等她将白生的输液管拔掉,白生便自己拔掉输液,便急匆匆地踏上了寻仇的道路,甚至忘记披上自己的外套。
<四>
看似直达云端的楼给白生释放无形的压力。黑猫调查局中有着这座城市里进过冷辰医院的所有人的身份资料,白生的资料也在其中。每个人都不愿面对知道他所有事情的人,白生也是这样,在看透他的人面前,他只觉得后背发凉。但为了林柏,他只能拿着暮檀给的搜查许可证继续向前迈步。许可证仅仅是医院重要人物才有资格拥有,查询服务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享受。
“贵宾您好,我是负责接待您的黑猫2587编号搜查员,请问您要搜查哪些人的身份信息?”一个长相憨憨,脸上又毫无表情的女生起身迎接白生。
黑猫的话音刚落,白生便急忙接话:
“啊,我要找今年中元节不慎坠入暗月海后进院的言尘、苏南、宸少还有晴雨的资料。”
黑猫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着,噼里啪啦的机械键盘声持续了一会,“这些人……都和林柏有关系?”
白生一愣,随之轻轻点头。
“你这人还挺深情的,想知道是谁推的她?”
“嗯,一定是这其中的一个人使我和她阴阳两隔。”
“搜查员的任务是帮助贵宾们解决问题,但很抱歉我们只能给出身份信息和人际关系等资料,无法调查出他们都干了些什么,但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您推理出最后的始作俑者。”
黑猫滑动着鼠标滚轮,迅速扫着屏幕上的信息,“唔……言尘、苏南和晴雨这三个人。他们虽然和林柏是好朋友,但这三个人对林柏还是有些怨念的。宸少倒是真心喜欢着林柏的,是你情敌诶。”白生用刀割般的眼神瞪着黑猫,噗通,黑猫的心跳突然漏跳了一拍,“错了错了,贵宾消消火,我继续说。”白生收回目光,指尖快速且有节奏地敲打着办公桌。
黑猫心中有些发慌,滑动鼠标的速度更快了,“你应该都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大学同学,本来关系挺好的,但当宸少喜欢上林柏,几人的关系也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晴雨和宸少从小到大一直是好朋友,而晴雨也一直暗恋宸少,所以,你懂得啦~之后就是言尘,很有趣,他很喜欢晴雨小姐姐,而且先前和你的关系也很好吧。这你都舍得怀疑?”
“为了她,怎样都可以,继续说吧。”白生咬了咬嘴唇,示意黑猫往下说。
“嗯……而且对于你之前住院的事情,言尘一直认为是林柏的照顾不周所造成的,所以对待林柏的心态也有了些变化。比如中元节大家出门都会带点盐保平安,言尘明明发现林柏出门时没有带盐,但还是故意没有提醒。而苏南,可爱的女孩一直悄悄喜欢你的哦,所以你也能猜到,在你住院后,苏南其实对林柏一直都有些厌恶,甚至能达到……并且中元节散心的计划也是她提出来的,但出乎意料的是,林柏竟然同意出门。”黑猫刚要拿起旁边的保温茶杯,但敲打桌面的声音突然加大,阻止了黑猫想要喝茶的行为。黑猫有些委屈,但还是乖乖查找资料,“难道不应该是你害怕我吗……结果呜呜……哥,别瞪我,我请你去餐馆吃饭!我们边谈边聊!”终归是新来的搜查员,黑猫还没有练就成搜查员应有的冷酷且蔑视一切的心态,她自掏腰包请白生在一家菜馆吃饭,餐馆人很多,但大多都默不作声安静吃饭。
“暗月市的炒菜味道都淡,可难吃了,我们来点甜点?吃了心情能好一点。”黑猫拿起菜单,将其推到白生面前。
“别拖时间,我现在没心情吃甜的。”
“正是因为没有心情,才要吃甜的啊!”
白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眼前的黑猫渐渐和林柏的样貌重合在一起:女孩傻傻地笑着,说出的这句话让本不爱吃甜点的白生也开始尝试着去吃甜的东西。
“白生?白生!想什么呢,你不是想听资料吗?”黑猫在白生眼前挥挥小手,让他本变得呆滞的眼神缓和回来。
“啊,对,和、和我说说宸少的资料吧。”
“宸少?”黑猫不解地看着白生,“你是在怀疑他吗?嗯……不过这怀疑也很正常,毕竟你和他是情敌!只有他是真心实意对林柏好的。他之前还劝过林柏中元节不要出门,自己可以去她家给她做饭,只是林柏从来没听过他的话而已。”
听到这,白生的表情舒缓了许多,可能是意识到林柏还是爱着自己的原因,他的心情才恢复了一些。两人推理至深夜,黑猫才回到工作岗位。白生送完黑猫后,转身奔向医院。
<五>
白生回到医院,他打开病房的门,伴随着吱呀声进了房间。窗边月光透过轻薄的纱帘,像满天星一样布满着病房,纱、窗与树的影子交错映在墙上。房间里只有他、月光和一个半躺在病床上的人。
两人相视许久,却没有人开口说话。耳边只传来树叶摩擦后沙沙作响的声音。
“对林柏下手的,就是你吧。”


——未完待续——

至此,谜题篇已经结束,很荣幸能各位读者能够仔细阅读我的谜题。请推理出案件的凶手并还原故事内容。这篇谜题的故事性很强,观赏为主,但也需要各位读者细心品读每一个细节,各位亲用餐愉快!
注:黑猫调查局的信息均为真实信息。




解谜篇:
若见君来 解谜篇
暗月 夜上暮檀
无声源音乐《get you the moon》(♪在标注歌词的地方听效果会更好哦)
<六>
“凶手,就是你吧。”两人同时开口。
树叶的摩擦生更加剧烈起来。
“如果我想的没错,我已经死了吧。”宸少抬眼道,手指轻轻搭在手中的书上。
“倒是挺聪明的,是你把林柏推走的吧,这几个人里只有你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真心对待林柏,但也是你亲手把她送走了”白生向前走了一步,有点羸弱的身体挺得笔直。
“抱歉,在你的世界里,确实是我把她送走了,但在我的世界里,我救了她。”宸少一字一句,有力的音节一次次重击着白生的内心。
  白生低头不语,宸少见状接着说道: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原来在中元节鬼是真的可以附身,而且……没有盐的日子不太好过啊,医院的饭菜都是没有味道的。”
  树叶继续摩擦着,手指翻动纸页,月光又落在了下一页纸上。
  “我托了她一下,她应该好好活下去,而不是因为你的一己私欲来到亡魂的世界。你也没有资格去替她选择活在哪个世界。反正你再也没可能干扰她了,让她自己选择吧。”
  “你也没有资格替她选择去活在生的世界,你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的内心,你让我和她永远分离,让她回到了生的世界,你让我和她分开,凶手是你。”白生反驳道。
  翻到了最后一页,宸少合上书,抬起眼眸,两人在沙沙声中对视着。
  “我知道你让那个叫暮檀的医生给我的输液里加了料,我马上就会永远消失,但即使我连魂魄都要被抹去,我也依然相信林柏会好好活下去的,我只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的,到该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再来与你重逢。”宸少说着,缓缓闭眼,摇晃的树叶声戛然而止,宸少也随着月光的消失渐渐变得透明。
  房间陷入无声的黑暗中。
<七>
“为什么……我……碰不到你们了。”一只手将自己向上托了一把,林柏看着所有人沉入深渊,自己则沉入深渊的另一头。
  另一头……生的世界。
<八>
You gave me a shoulder when i needed it
You shouwed me love when i wasn’t feeling it
林柏一直认为夜晚的沙滩比其他所有时间的沙滩都要美好,她靠着礁石,回想着那晚的事情,自己的意识突然陷入黑暗中,等到意识恢复到自己的身体里时,所有人已经掉入海中,宸少在关键时刻向上托了自己一把。
You helped me fight when i was giving in
And you made me laugh when i was losing it
她好像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易拉罐,拿起手边的薰衣草。
Cause you are,you are
The reason why I’m still,hanging on
“对不起,宸少。”她下定了决心,将脱下的鞋子放在海边,迈出赤裸的脚走进冰凉刺骨的海水里,海水打湿她的脚踝,浸湿她的纱裙,风将她的青丝撩起,她毫不在乎那几缕被拂到脸上的头发,继续向大海的深处走去。
Cause you are,you are
The reason ehy my head is still above water
  只有海浪的声音,入眼满是漆黑的海、天,只有林柏白色的纱裙和鞋子格外刺眼,而那白色也渐渐缩小,最后只剩黑色。
And if i could I’d get you the moon,and give it to
  还有安静待在黑色里的那双刺眼的白色鞋子。
And if death was coming for you,I’d give my life for you……
我很自私,只会去追寻我想要的依靠,我知道这很极端很愚蠢,但我就是这么愚蠢。
我只想和我想要的人永远在一起。
  富士山终究留不住欲落的樱花,再温暖的奉献也比不过需要承受无尽孤独的等待,只因我愿。
<零>
【林柏,恭喜您成功被挑选为暗月市黑猫调查局的一员,无权利拒绝,编号为2587,您的样貌与记忆将在三秒后被修改。】
3
2
1
——End——
故事已结束,接下来是正经推理部分,作者将细节一一捋出,以便答案评分。
1、 白生掀开被子,快步走向出口,全然不顾身后刚回病房的病人坐在了原本应属于他的病床上。白生早已离世的线索,他的病床早已被他人占有。
2、 他来到一栋办公楼里,应了人走茶凉的话,平时熟悉的同事也如不认识自己一般,只顾向楼外走去。白生的同事看不见白生,因为白生早已离世。
3、 人群又挤入电梯,这一波的电梯似乎只剩下仅供呼吸的空气,为了赶时间白生还是选择硬着头皮,踮起脚尖,像是要减轻自己重量一样走进电梯。门关上了,没有超载,白生轻轻舒了一口气。身旁的人都用自己手中看似沉重的文件笔记本护住自己。电梯已经几乎超载,并且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很沉的公文包笔记本,白生已经不会影响电梯载员重量了。
4、 熟悉的灰色地毯,了几年的办公椅,桌面上除了住院期间同事送来的花朵和属于公司的电脑,再没有其他东西,那鲜花是唯一属于他的物品,也是唯一令他陌生的东西。白生一直住院,但自己的东西却早被收拾走了,如果只是公司裁员,不可能还会在办公桌留下花朵,这些花是为了祭奠白生的。
5“唉……白生啊,你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员工,公司里很多人认为公司业务方面不能离开你,我也不想让你离开公司,可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与白生擦肩后突然站住,看了看白生的办公桌,“再见。”说罢便离开办公室,只留白生一人站在办公室里默默发呆。经理只是在怀念白生,看的也只是白生生前的办公桌,白生站的位置正好挡住办公桌,但经理看不到白生,两人并没有对话,只是恰好经理说出的话像是和白生对话一样,事情发生得突然是指白生离世。
6、 靠窗的圆桌,摆满餐桌的菜几乎保留以原有的模样林柏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呆坐在桌前,看着桌上花瓶里的薰衣草,流下一滴清泪同样林柏在怀念白生,薰衣草花语为等待无望的爱(算是夹藏私货,不计入评分),如果两人恋爱三周年一起约会不应该是一口菜不碰且伤心犹豫。
7、 “别哭了,我心疼,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白生试图将林柏的眼泪擦去,但好像并没有起到作用,眼泪涌出得更多了。白生碰不到人体,不能为林柏擦掉眼泪。
8、 “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我想离开这里……我想你了,白生。”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铃声恰好响起,林柏揉揉眼睛,叫来服务员,付钱后匆忙离开,只是离开时留给了白生一个不舍的回眸。
  “好,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好像是听到了白生的话,林柏突然停下脚步,看向白生。这一秒,其他的顾客成为了两人的背景板,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我爱你。”同第5条,两人的自言自语恰好形成对话。
9 白色的裙摆旋转,门关了,白生一人坐在桌前许久,直至服务员开始收拾他面前的桌子,他才起身离开。服务员不会不询问顾客,看着顾客还坐在桌前不去提醒就开始收拾桌子。
10“真,中元节鬼都是出来大吃大喝,来人间逍遥的。别闹了,再把林柏吓到,我们几个都不会游泳,到时候一起完蛋。”白生手扶着窗框,向外看去,盘山公路下便是深不见底的海。……“随她吧,仅限一天,明天我还要工作呢。”晴雨只是偏着头,手肘搭在窗框上,青丝也任凭着风的吹打飞舞着。坐在驾驶座的为林柏,坐在副驾驶座的为宸少,晴雨、苏南各坐在后座两边的窗边,一辆轿车正常只有四个窗子(有天窗的除外),文中描写的白生手也搭在窗边,白生在车里是多余的那个。
11见没人回话,苏南嘟囔了几句,悻悻靠在车座上  在这之前白生已经回话,但因为白生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所以苏南看不到他也听不见他说话。
12“诶林柏,你同意今天出来放松心情还真是大胆,老人们说今天中元节,鬼上身的日子啊!……要吓到林柏。
林柏哭着哭着眨眼间瞳孔变得暗淡,眼泪继续流着……  ……白生睁开眼,在面临即将溺水身亡的状况时,所有人都没有大喊大叫,他只能听到重物灌入水中的声音,但好像是呛入海水的强烈不适感让白生动弹不得。他只能努力寻找林柏的身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只看见一个人影靠近林柏将其狠狠推了一把。 中元节鬼可以附身人在人类身上,并且鬼怕盐,所以在林柏等人掉入海中后,白生因海中的盐感到身体不适,脱离的林柏的身体,身体也无法动弹。
13“为什么……我……我碰不到你们了……”林柏刚刚恢复意识,便被人推了一把,她眼看着里所有人远去,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往另一个世界。她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挣扎。
“林柏……”白生闭上眼睛,在沉寂的海中,几位不速之客正悄悄下沉……慢慢接近海底——接近死亡的大门。只有林柏一人是往上飘的。
14 再一次睁开眼睛,白生又回到了熟悉的医院,耳边只有滴答的输液声。
“小白,小白,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站在白生的病床边。
“暮……檀?”……冷辰医院中,暮檀和白生早已认识,且暮檀知道计划,但她没有想到白生会把其他几人一起拉入死亡的世界,在他们的世界角度来讲,他们是生,生的世界则代表着死亡,所以才会造成只有林柏一人死亡的假象。
15、黑猫调查馆线索中,几个嫌疑人中只有宸少真心喜欢林柏,其他人对待林柏都是怀恨、嫉妒的态度,所以能林柏的只有宸少。
16“暗月市的炒菜味道都淡,可难吃了,我们来点甜点?吃了心情能好一点。”黑猫拿起菜单,将其推到白生面前。暗月市的饭菜都因鬼惧怕而不会放盐。
17、《若见君来》标题出自于《孔雀东南飞》中的“君既若见录,不久望君来。”翻译为你既然记着我,盼望你不久后能来接我。起这个标题是作者在上语文课时突然想到的,《孔雀东南飞》中男女主最后也双双殉情,夹藏私货,不计入评分。
18、林柏自杀、暮檀配合白生让宸少魂飞魄散等为后加剧情,不计入评分(当然如果有人能猜到黑猫2587就是林柏,印象分肯定唰唰往上升呀!懂我!)
作者一直想要写出如电影般的文章,在看每一段文字时读者眼前都能浮现出电影影像,可能这种文风还不太成熟,以后会多多努力的。
注:这篇文章所表达的观点——生和死没有固定的概念,但离别既是死亡,即使要经历客观意义上的死亡,我也要与你永远在一起。 这种观点非常极端!请勿模仿!仅作者个人恋爱脑观点,千外不要受影响了,宝们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审核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0

主题

1675

帖子

8130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835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楼主| 发表于 2021-6-30 00: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81%

0

主题

21

帖子

243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22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19 21: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57%

2

主题

38

帖子

37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69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2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0 08: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丶烟花易冷 于 2021-6-20 08:56 编辑

作答者:鬼域 帕帕
一、凶手:白生。
二、经过:白生变成了一只鬼,想让林柏和其他人给自己陪葬,最主要的还是想和林柏永远在一起。
三、证据:
1.白生已经死亡,是一只鬼。
(1)白生能够【看着自己正在躺在床上的身体】,并且身体【鼻子里的导管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护士拔下】,加上【没有人注意他】,说明白生很有可能是一只鬼。
(2)【刚回病房的病人坐在了原本应属于他的病床上】但是白生一点都没有奇怪,我偏向于病人才是病床真正的主人,都说明了白生就是一只鬼。
(3)【平时熟悉的同事也如不认识自己一般,只顾向楼外走去】,同事看不见自己。
(4)经理前面是【看着业绩报表,愣了一下后道:“唉……白生啊】,但是后面又说【该吃饭了,一会还要继续工作】,如果是和白生说话的话,那么为什么要让被辞职的人继续工作呢?所以经理应该是自言自语。
(5)电梯没什么空间了,但是白生上来后却【没有超载】,白生可能已经没有体重了。
(6)【好像是听到了白生的话,林柏突然停下脚步,看向白生】以及服务员【开始收拾他面前的桌子】,说明林柏和服务员都没看见白生。
2.白生附生在林柏身上,并且自己推了林柏。
(1)白生变成鬼以后所有的想法都是和林柏【不离开彼此,期限为:永远】。
(2)一张车只有4个位置靠窗,林柏【将所有窗子打开,享受着速度的极致所带来的令人凉爽的风】可以推测出林柏是司机,位于前排左窗。【宸少一只手紧紧抓着副驾驶上的车把手】说明宸少是在前排右窗。苏南【小脑袋还试图钻出窗外开风景,结果被一旁的言尘按回座位里】说明苏南在后排靠窗,旁边是言尘。最后是【晴雨只是偏着头,手肘搭在窗框上】说明晴雨也占据了一个后排靠窗。那么白生坐哪里呢?
(3)【白生手扶着窗框】说明白生附生在了一个靠着窗的人身上。
(4)白生【在他失去意识】后立刻【林柏刚刚恢复意识】,但是【一个人影靠近林柏将其狠狠推了一把】,很有可能就是白生脱离了林柏的身体变成鬼魂推了林柏。
(5)林柏【门时没有带盐】,极易被鬼附身。
3.白生是一只有精神分裂的鬼。
(1)白生才醒过来,暮檀就说【那几个和你一起掉下来的人?】,由1.2.结论我们知道白生并没有活着,所以暮檀是如何得知白生与其他人一起掉下去的。
(2)黑猫在不知道白生的情况下说了【你这人还挺深情的,想知道是谁推的她】,黑猫是如何知道有人推了林柏的?
(3)白生对着床上的人说【对林柏下手的,就是你吧】,床上的人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病人,因为很少人会在昏睡状态处于【半躺】状态,所以白生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努力思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1%

0

主题

13

帖子

93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79 枚
推理积分
1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0 11: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4.29%

0

主题

90

帖子

96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797 枚
推理积分
58 分
侦破案件
3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0 14: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唧唧 于 2021-6-26 19:57 编辑

我们提出几个矛盾:
1.林波第一段中,林波的出现是混乱的,为什么这么说。
一是当日算白生醒来后突然出院,由出院到公司,再由公司到餐厅,她两的遇见极其违和。
先是没有预先通知见面,白生醒来又是突然间的,林波能算到他会来餐厅吗?就算说是林波单独去到餐厅,一个人纪念三周年恋爱,又为何不去医院照顾昏迷的白生呢?这种举动有什么意义?
二是林波所穿的连衣群,在当日顶着大风的情况下,这种服饰是不适合的。
2.檀木
她有两个违和点,一是作为高管人员,拥有黑猫调查局的许可证,在听白生阐述完对推下林波的凶手怀疑后,仍不顾危险允许他独自调查。
二是她对白生所说的:“失败了,再没有别的机会了,你已经做出很多的努力了,我们也尽力挽留她了,但是她没能……只有她一人……节哀。”
这句话中的【你已经做出很多努力】,是不符合当时情况的,白生连汽车坠海时游泳救人的能力都没有,而从事故发生到睁眼醒来,白生本人努力了什么呢?这里我们不得想檀木所说的努力又指什么?
3.黑猫调查局这个局本身在故事里就是个莫名其妙的存在,无故出现的一个调查局,却可以知晓白生一行人所有的过往经历(比如林波带没带盐),这种上帝般的存在角色如何现实成立?
而这个局也是有限制的,因为它和冷辰医院有着密切关联,拥有资料的对象也只是冷晨医院,它的存在是为什么我们后面说。
4.公司人情
白生办公桌上有同事送的花朵,但在白生遇见熟人时,熟人的表现却又像个陌生人一样,这种反差的原因是什么?
同时,白生在上电梯时,其他人也用电脑遮挡住自己,类似避开他的感觉。

分析和还原:
【白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周围的病床】
白生起来的地方是有其他病床的。
【白生掀开被子,快步走向出口,全然不顾身后刚回病房的病人坐在了原本应属于他的病床上。】
这里注意回房的病人,若是熟人为何对白生熟视无睹,而若非熟人为何又坐在他人床上?
什么地方的病人会随便坐在其他人床上——可联想到精神病院。

我们回应上面提出的几个矛盾
1)若白生是精神病,林波的几个问题就可以解释了,他两的遇见和约定根本没什么关系,也不是谁等谁的问题,林波是白生脑构出的一个人物,白生意淫出林波和他约会。
所以说林波会出现在餐厅,所以说当日那种大风情况下,林波还穿着白色连衣裙。
2)檀木是白生的主治医生,所说的“你已经很努力”这般话是白生独自脑内抗争的一种鼓励,因为林波是白生所虚构的人物,林波根本不存在世界上,她的死亡是白生自己造成的,所以檀木才会用你努力这种话,至于许可证,这个和黑猫调查局有关。
3)黑猫调查局究竟是什么,这里其实只是配合冷宸医院治疗精神病的一个机构罢了,二者是合作关系,根本不存在什么看透一个人,之所以黑猫能查到“林波当日没带盐这么细”,
病人的治疗都是医院着手的,说什么、想什么,怎么会不知道呢,黑猫调查局只是一个医院罢了,起到配合病人演戏的角色。
4)同事并非是完全对白生没有感情,而现实里是没人会对一个神经病打招呼或者聊天的,所以出现了几处避开白生的景象。

·所以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
(一)
白生从精神病院醒来且离开了,再去到公司。
(到这一步为止还没有进入精神世界,而且白生得精神病的原因,白生是优秀员工,很大可能就是因为公司的高强度工作,这也是为啥他第一时间去公司)
接着白生去到所谓的约会餐厅,但里面出现的林波是白生自己脑内构想出来的,并不存在林波这人。
(二)
第二段讲的是车祸出事,前面说了,林波为构想,那所谓的大学同学,谁暗恋谁都是扯淡的,车内出现的所有人都是白生脑内的精分(坠水时所有人没有发出声音也是佐证点)。
(三)
白生醒来后,医生檀木鼓励他消除了脑内的林波,且同意白生去到所谓的调查局调查真相(实际就是医院一部分,去让白生自己推理精分)。
(四)
在和黑猫的对话后,白生回到了自己的精神病院,前面说了车上的人都是精分,也就不存在所谓推了林波凶手是谁一说了,推了林波的就是白生自己,他消灭了林波这个人格。
(五)
这里是一段精分对话,脑内的自己和自己对话。

*延伸分析这一段是对脑内凶手杀手的分析,但涉及精分,线索不是很确定。
我认为第二段的车祸并非现实发生。
先说为何并非现实发生,从白生醒来的后,檀木主动说“那个女孩怎么了怎么了”,说明檀木是熟知白生所想,而精神病人在脑内瞎想时会有动作、声音这类表现,檀木可能是从这里知道的事情。(若是说真车祸了说梦话也可以,但没意义)



[发帖际遇]: 唧唧帮助福尔摩斯解决了小提琴音准问题,获得5 枚 推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86%

6

主题

30

帖子

33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302 枚
推理积分
2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0 15: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色鹿 于 2021-6-21 16:56 编辑

先说结论:
木炭应该不会被喷,只会被打!!!!!!!
白生——人格分裂症(影视化作品里的那种分裂,现实生活中可能不存在这种8。)
可以找到包括白生在内的四种人格:白生、林柏、暮檀、小黑。
这些人格轮流主导“白生”的身体。人格之间经常可以凭空互相交流。
(结论有点柯学)

黑猫提供的信息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资料中暗月海后进院的言尘、苏南、宸少还有晴雨这几个人都是真实存在的。“落水”也是真实发生了的事情。另外,以上这几个人都是大学同学。

一辆小轿车里一般承载5个人。中原节当天上面的四个人加上林柏和白生就已经有六个人了。
重点是:
根据题中的描述,林柏坐在正驾驶,宸少坐在副驾驶,苏南和晴雨分别坐在后座两侧窗边的位置。
言尘坐在两人中间。总共四个窗户,已经有除白生外的四个人坐在窗边了。根本不应该存在“白生手扶着窗框。”的这种情况。
其余四个人是真实的人。真实的人呼唤林柏,起码说明林柏不是鬼。
那么白生要么是鬼要么是坐在某窗边的人的另一个格。
虽然事情发生在中元节,但依据白生的自我意识以及他和林柏三年的密切关系来看,白生(编号为1)应该是林柏(编号为2)的另一个人格。(或者“灵魂”)
当“白生“离开床位后,有个病人坐在了他的床上。这个”病人“就是他的又一人格(编号为3)
白生和暮檀非常熟悉,且暮檀的面容勾起了白生的回忆。而明明暮檀没有一起出游,却把林柏的“的死亡“归咎于自己的没有挽留。那么暮檀(编号为4)理应是白生的又一人格。

白生睁眼看见暮檀的时候“又回到了熟悉的医院”。这说明他可能在落水进医院后醒来过,或者他以前因为什么事情住过院。
白生睁开眼看到暮檀的时候依然躺在医院。如果他之前真的完全醒来过一次,他应该已经把输液馆拔了。(毕竟他就是这么个喜欢拔管的人。)那么第一章的内容应该不是落水后真实发生的。
那么第一章是怎么回事呢?
按理说“林柏“这一人格在落水后已经消失了。第一章的内容要么只是凭空产生的一场梦,要么是回忆在中元节落水之前就发生过的事情,要么是两者都存在(白生梦到之前发生的事情)
原文:“嗯……而且对于你之前住院的事情,言尘一直认为是林柏的照顾不周所造成的,所以对待林柏的心态也有了些变化。”
这里证实白生落水之前就住过院了。因此第一章的内容不过是回忆落水之前的事情。


从第一章领导呼唤“白生”,以及白生查看自己是否除名来看,这个身体的名字可能就叫白生。
宸少同学喜欢“林柏”,言尘、苏南既知道林柏也知道白生的存在。(间接证明不是鬼附身。)正因如此,当林柏这一人格出现的时候,呼唤白生为“林柏”。
(可能大学时期,白生的肉身就叫‘林柏’,工作以后就改名字了。)
难以想象这些人能和一个人的两种异性人格如此相处。
(好矛盾,不会分析了,麻了麻了)
应该在林柏这一人格出现到消失这段时间,林柏为与朋友相处时主要占据身体的人格。
关于凶手,尽管几个大学同学和林柏之前有恩恩怨怨。
但能让一个人格消失、其他人格而保留肉体不消失的就只能是另一人格了吧。(编号3)。

没有分裂过,不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6.14%

3

主题

26

帖子

413

积分

诡殇元老推理作者四周年纪念章

诡币
0 枚
推币
387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0 22: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克依 于 2021-6-21 01:33 编辑

【线索提取】


【解答】
凶手是晴雨。
这是一起由于感情纠葛引发的蓄意谋杀案件。
苏南暗恋白生,同时也是她提出来中元节外出散心的计划,如果是她蓄意杀害林柏,那么大家很容易因为这个计划的首要提出者是她,而将她指为凶手,这无异于是将自己放在了白生的对立面,苏南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言尘喜欢苏南,在苏南被白生说后试图探头看窗外的时候 言尘把苏南拉回车里,并关心她,还揉她的头安慰她。言尘和林柏之间没有感情,自然也没有杀害林柏的动机。
宸少喜欢林柏,在林柏加速开车的时候,是最关心她的人,一个如此关心林柏的人,又如何有杀害她的动机呢?
晴雨暗恋宸少,在宸少关心林柏的时候,只有她的话并没有显示出对林柏的关心,看着自己心里暗恋的人关心别的女人,她的内心恨透了林柏,那句“随她吧”,就是导致林柏最终绝望赴死的致命导火索。

【故事后续】(脑补的晴雨内心独白)
我叫晴雨,我爱上了一个男孩,他的名字叫宸少。
只是我所爱的人,爱的人,却不是我。
他的心里只有林柏,可林柏爱的是白生啊,
你为什么还要去爱一个已经有了对象的人啊?
是不是只有林柏消失了,你才能看到我对你的爱呢。
那么好,我会想办法让她消失的。
正当我没有办法的时候,苏南的一个主意让我得到了机会。
她提出了中元节外出散心的计划,我正好利用这个计划,
这样既可以让林柏消失,也能将罪行转嫁到苏南的身上,
宸少就能看见我对他的爱了,他才会全身心的爱我。
只可惜,这个计划只成功了一半,
只是让林柏消失了,却没能将罪行转嫁到苏南身上,
或许这就印证了那句话吧——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审核注册

x
No pains,no gai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6.33%

0

主题

25

帖子

169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120 枚
推理积分
24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1 18: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倾心 于 2021-6-21 18:58 编辑

作答者:牵机 倾心
乱78糟胡言乱语了一些,请勉强一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审核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2.33%

0

主题

8

帖子

97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86 枚
推理积分
3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2 15: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25213946 于 2021-6-26 18:09 编辑

分析:
刚从病床上起来,没有人注意到白生,甚至有病人坐在了他的病床上。刚起来床单应该很皱的唉,为什么会有人坐在白生的病床上?
逆着人潮来到自己的办公楼,同事们像是不认识自己一样,径直离开,或者说他们压根没有看见白生。白生与经理对线的时候,经理为什么要在最后对着白生的桌子说再见,而不是对他说。看不起谁哪!装作看不见我白生?
餐馆,白生试图为 林柏擦眼泪,但没有作用。没有作用指的并不是林柏没有止住哭泣,而是眼泪压根没有被擦去。怎么回事?难道林柏与白生无法接触?服务员也在白生坐着的桌子上开始收拾东西,真没礼貌,当白生不存在嘛!
车上,白生的话被所有人无视,连林柏也没理他,太过分了,没礼貌的家伙们。怎么现在的人都当白生不存在的唉!
记得林柏在餐馆说自己想离开这里,永远和白生在一起。言尘觉得白生在医院的事,是因为林柏照顾不周导致的。为什么啊?白生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怪林柏?
中元节,阴间的鬼来到阳间……
不难看出,白生此刻已经是鬼魂中的一员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这就可以充分说明。结合上文,林柏想离开这里,也就是阳间。下文,三个不速之客正沉往海底,只有林柏……为什么几人是下沉?不是应该只有林柏下沉吗……
最后,白生所在的医院有除了林柏外所有人的信息,包括白生的。以及白生与ta的对线,说明除了林柏外的几人,都与白生处于同一个世界,也就是阴间。林柏与白生分离,也就是不和白生在同一个世界,也就是阳间。几位不速之客的下沉也可以说明一切。那么,也就是说只有林柏活下来了。
导致白生与林柏“分离”的,就是就林柏的“凶手”,结合几人的关系,也只有宸少会出手相救了。而且,文中说宸少坐在副驾驶,那么在发生紧急情况时,他也是最能把林柏推出车内的。
故事还原:
白生的死让林柏万念俱灰,最爱的人离开,让林柏扭曲的爱越发变态。她要和白生在一起,永远!今天是中元节,白生的魂从阴间归来,却没有被任何人看见,他甚至忘了自己已经死了。晚上,林柏决定实施自己变态的计划,与朋友们一同去往阴间,与白生永远在一起,她不应该让宸少坐在副驾驶的。车沉入海底,车上唯一真心爱着林柏的宸少(当然,变成鬼的白生除外)拼尽全力打开主驾驶的车门,将林柏推出车外,因为事态紧急,后座的人不可能冷静地到前排去打开车门救出自己并不喜欢的人,如果足够冷静,也可以自己打开车门出去。白生醒来,林柏没有来,没错,她们阴阳两隔了,白生在阴,林柏在阳。白生强压这自己的愤怒,开始调查“凶手”。只有宸少知道,林柏要好好活着,开启自己没有白生的人生……
解答完毕。
(附:啊啊啊,白生和黑猫太可爱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1.33%

0

主题

5

帖子

6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58 枚
推理积分
1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6-23 00: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乙醚天空 于 2021-6-23 00:09 编辑

白生:【病人无缝衔接本来属于他的病床】【可以上本来已经相当拥挤的电梯】【办公桌上的花,经理说“突然的离开”而非“解雇”】【餐厅里没能抹去林柏的眼泪,餐桌上的餐没人动过】【在车上:林柏驾驶位、宸少副驾、后座为晴雨、苏南、言尘,常理来看一般跑车只能塞得下五个人,而白生也在其中,后座不可能坐四个人】→且白生的所有对话删去依旧合理→白生已经去世
林柏:【没有撒盐】【中元节出行】【预谋的自杀】→想要以自杀重新见到白生

白生说要替林柏报仇,是在鬼节那天林柏落海之后附身在了林柏身上→暮檀说的“小白”其实也可以是“小柏”
后面也说暗月市口味清淡,难道吃盐会发生不幸吗(但我是fw,解释不了为啥黑猫对待白生明显就知道他是白生

已知:【言尘知道林柏没有带盐】【苏南也知道了林柏没有带盐】【苏南邀请林柏在中元节出门】
对【讨厌林柏而作为白生好朋友】的言尘和【喜欢着白生】的苏南来说,如果中元节鬼真的能够回来的话,白生能够附身在林柏身上是很好的。但他们没有想到林柏会自杀(因为言尘喜欢晴雨,所以言尘不可能让林柏带着他们一起死)
尽管林柏不负责任地带着所有人一起死,每个人都可能因为爱惜自己或是爱惜自己喜欢的人的性命推“林柏”,宸少一直喜欢林柏,而言尘和苏南都希望看到白生附身在林柏的身上,所以凶手只剩下晴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1-27 19:21 , Processed in 0.431999 second(s), 5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