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88|回复: 0

[短篇小说] 密室收藏家逆转随笔

[复制链接]

890

主题

1675

帖子

8130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835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5-27 09: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阅读前需熟读密室收藏家原著

柳园∶鲇川千鹤的推理


如烟一般从家里客厅消失的密室收藏家,已经成为千鹤心中最无法放下的执念。
妈妈在玄关的旁边,而千鹤在厨房入口处烧水,他究竟是如何在毫无出路的“密室”中逃脱,或许将成为困扰千鹤一生的谜团,她有这样的预感。
假如真的有人拥有这样的能力,那么所有的密室案件都用不着费心破解了吧,反正就算抓到监狱里也会跑掉。
但是这起事件,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千鹤擅自发起了与那个谜一般的美男子的竞赛。
“你找我来到底是想说什么呀。”千鹤的叔叔圭介在沙发上正襟危坐,还在忙于为柳园学校音乐老师枪杀事件做最后结案调查的他,经不住千鹤百般恳求,无奈之下来到了她的家里。
“当然是那起案件呀,君塚老师被杀了诶。”千鹤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可是案子已经破了,凶手也认罪了不是吗?”圭介越听越糊涂了,自己的侄女不会看侦探小说入魔发了疯吧。
正当他作势想轻微训斥几句时,却听千鹤胸有成竹的说道,“这些推理明明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释清楚啊。”
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圭介咽了回去,也许这次千鹤并不是在玩闹,圭介皱眉思索,似乎听听也没有损失?
“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我只能给你十五分钟哦,”圭介抬起手表看了一眼,“哦,不,还有十四分钟了。”
“没关系,这样已经足够了,”千鹤满意地点点头,淡淡微笑间开始了她的推理。
“首先,我们发现君塚老师的手表被拿走了对吧?他的手腕整个被晒黑了,只留下了一段手表形状的白色痕迹,所以老师的手表不在这里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判断那天君塚老师没有戴手表,是因为我们想不到为什么他的手表被犯人拿走了,但想不到不代表不存在,也许有我们未曾注意到的理由,使犯人产生了拿走手表的念头。”
圭介认真地聆听着,“可是怀表的说法也是挺有说服力的。”
千鹤嘟起嘴巴,“君塚老师已经习惯了佩戴手表,只要抬起手腕就能看到时间,何必要换成没有用过且需要取出的怀表呢。君塚老师穿着袖子到手腕的长袖衬衣,我确实没有注意到他是否戴着手表,但薄薄的衬衫口袋会因为怀表的重量而下坠,当他坐在钢琴前俯下身子时会尤为明显,所以我不觉得他有带怀表诶。”
“警方已经想到过这点了,在通知他家里人死讯以及调查他的社会关系时,顺便在他家里简单搜查了一下,没有找到那块他常戴的旧表,我们判断是在死者换成怀表时,把用旧的手表丢掉了。”
“叔叔,这样不对哦,正是你们先入为主地接受了那位密室收藏家的说法,才会做出这种判断。假如真的曾有一块怀表,在君塚老师左侧的胸前口袋里放着,那么根据推理当桥爪老师第二次用枪射击的时候,君塚老师的衬衫胸口处,不就会留下两枚弹孔了吗?”
“说的有道理……”圭介正色起来,他已经明白千鹤并不是闹着玩的,她是在认真的分析,“不可能在衬衫上的两次射击,重叠到检查不出来的程度。”
“而且警方没有在学校内搜查到刚击发的手枪,或者嵌着子弹的怀表吧,在桥爪老师的手上更不可能检测出硝烟反应,死者的衬衫口袋上也是一样。”
千鹤观察了下圭介的表情,后者即使不用开口,光是神色也印证了千鹤的判断。
“所以桥爪老师并不是凶手,他不可能偷偷擦掉音乐教室门把上的血迹,即使我们因为震惊没有注意到门把手,他也处理不掉沾血的布呀。
“说起来,无论是桥爪老师包庇校长,还是他与堂岛合谋,本质都是一样的。桥爪让自己独自一人,留在案发后的现场,不正是给予警方怀疑他偷偷湮灭某些证据的机会吗?所以我相信,凶手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才对。”
“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圭介面露厉色。
“当然是校长先生,只有他才符合本案的作案条件。”
“但是桥爪不是也招供自己是共犯了吗?”
“理由很简单,因为柳园女子高中的校长犯了罪,肯定会有许多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在这所学校无法获得正确的教育,纷纷选择办理退学。假如柳园这所学校倒闭,桥爪的饭碗也就没了,在这种情况下校长一定许诺了他一大笔钱,让他为自己顶住压力。校长的罪行属于杀人未遂,而桥爪老师则背负上亲手杀人的罪名,很难想象在没有巨大的利益约定前,桥爪甘愿为包庇校长的罪行而杀人。”
“嗯……”圭介抱着双臂,沉吟片刻,“但是你必须解释清楚,牧野校长是如何一个人完成密室的,否则你的理论警方是不会接受的。”
即使圭介对她的推理感兴趣,警方也不会轻易推翻接近定案的结论,这件事几乎已经是“死刑”了。
千鹤乖巧地点了点头,但双瞳中似乎藏着不服输的火焰。
“案发当晚,牧野校长得知君塚老师会练习钢琴到很晚,值班的桥爪和堂岛肯定也是知道的。傍晚离开学校的校长趁天黑偷偷返回,在音乐室前面走廊的窗外,用玻璃切割刀在窗上开孔,伸手进来旋开了锁打开了窗户。他因为右脚残疾翻不进来,于是打开正面玄关的锁偷溜进校舍。
“校长在音乐室门前敲门进入,随手锁上了门,避免接下来的枪声被其他人发现。当然君塚老师的口袋里并没有什么怀表,而且也是当场死亡的。假如在射击的时候,死者左胸处没有爆出血花,而是响起金属碰撞声肯定会使牧野校长起疑。毕竟君塚老师被击中时身体晃了晃,不是立即倒下的,而且现场开着灯非常明亮,怎么可能产生这么大的疏忽。
“而且君塚老师如果曾经站起来过,我肯定会发现,他与我之前看到的倒地状态是不一样的,而且碰巧在那个时候昏迷也太巧合了,我并不认可这种说法。”
“所以君塚当时确实是死掉了。”圭介说道。
“我相信是这样,不然就会出现许多无法解释的痕迹了。”千鹤断言道。
“堂岛先生能确切的知道,他们从七点聊到七点零九,说明他们一直看着手表,然后在快七点十分时,桥爪从校工室回到了值班室,校长应该会刻意避开值班室,不会那么容易被桥爪老师遇见。
“我认为有一点被我疏忽了,当时我在音乐教室外面偷看,可能已经被牧野校长发现了。”
“被发现了?”圭介重复了一遍。
千鹤点了点头,“我一开始偷看到音乐教室里弹琴的君塚老师时,只露出一只右眼悄悄的看,实在是怕被他发现然后数落一顿。然后我就看到了老师被枪击的一幕,当时我肯定是非常震惊,并下意识想更努力地看清到底是谁开的枪(之后有过数次懊悔),可是由于窗帘开的缝隙太小了,我没办法看到更多的地方。虽然我自己没意识到,但牧野校长可能已经发现我贴到窗户上的脸了(即使我的眼睛看不到对方,对方也可能看到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比如看到长头发就知道不是值班的男老师了),刚做过案的人一般都会四处去看,有没有人发现自己的罪行,而窗帘的缝隙就那一个,好明显的诶。”
千鹤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是怕坐在对面的圭介会生气,不过好像叔叔已经沉浸在推理中了,没有任何反应。
“我的身影被牧野校长察觉,也许当时他在惊讶中脱口出声,但由于音乐教室的隔音非常好,我也是不可能听到的。他立即想到,我肯定会去值班室通知桥爪老师的。我看到房门再次开合,但校长并没有离开,他在思考如何逃脱。如果现在直接这样往正门玄关走,很有可能会撞上赶来的桥爪老师,因为他自己的右脚有残疾走的很慢,就算我绕了一圈,他也没办法赶在我发出警告之前逃掉,从窗户跳出去身体又不允许。
“如果说桥爪老师与校长有过接触,在七点零九到七点十二分之间,短短的三分钟内,桥爪老师要夺下校长的手枪,还要接受现实决定为他顶罪,时间也太紧促了,所以我相信桥爪老师是清白的。
“校长发现窗外有人以后,确认自己这个角度对方是看不到的,看样子对方像是一个学生,在把值班老师找来之前,自己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他瞬间做出决定,制造一个「房门暂时无法打开」的状况,但问题在于,他手里并没有音乐教室的钥匙。
“音乐教室的锁和钥匙都是特制的,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复制,除此之外就只能在内部上锁然后藏起来了,可教室里一览无遗,没有任何供他躲藏的地方。于是在他眼睛重新四处打量教室的时候,发现在死者的手上戴着一块手表。”
“手表?手表怎么了?”
千鹤掩嘴浅笑起来,“完整的手表当然不能将音乐教室的门锁上,但只要把手表砸碎,用里面的零件塞进钥匙孔里,造成锁芯堵死无法旋转,看上去就和锁上一样了呀。音乐教室里隔音效果很好,只要把门关上无论怎么用力砸坏手表都没关系,不过碎片是一定要回收的。”
“啊,原来如此,可是……”圭介惊呼出声,不过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沉默下来。
“先别着急,我们一点点来说。”千鹤双手做出一个向前推的动作,意做安抚,“其实牧野校长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制造密室,他只是想延迟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方便自己逃跑罢了。桥爪老师听到我说君塚老师在音乐教室被枪击,虽然震惊一定也会将信将疑。一方面我是在放学后偷溜进学校的,不算什么正规行为,另一方面在日本的校园里发生枪击也太魔幻了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桥爪老师虽然立即赶往音乐教室,心里肯定也是在打鼓的。当他赶到后按动门把手,发现把手转不动,立即判断房门是被锁死了。(正常关上时锁舌在门框内,当按住门把手无法旋转时,锁舌无法缩进门内,门也是向外侧拉的)唯一的钥匙在后勤处,所以里面现在肯定是有人的,可从走廊的方向无法看到教室里的情况,只好跑到我之前所在的窗户外面,透过窗帘缝隙往音乐教室里瞧。与此同时,校长先生一直躲在旁边的教室里,一听到我们离开,就走出来向正门玄关走去。
“他这样做的目的,正是在于让密室被打开的时间延后,给自己逃脱争取时间。只要尸体一刻不被发现,我这个学生的说法就不会被立即采信。假如教室的门可以直接被打开,桥爪一眼看到尸体就有可能立即去搜寻凶手,毕竟才过了三四分钟。但现在趁着我们来到教学楼外面,他就可以放心地逃离了,即使受到右脚残疾的影响行动缓慢。
“但是在那之后,你们跑去找来了校工,他用钥匙打开了房门。不仅如此,还确实地听到了‘咔嚓’一声对吧,如果房门没有上锁,这不是产生矛盾了吗?”圭介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是因为堂岛先生在听到有人被杀的消息以后,心里也是非常的震惊,手里便用上了力气。在他慌忙开门的时候,用力把钥匙顶了进去。于是他把钥匙孔中塞着的,不知道是指针还是弹簧什么的零件,意外顶到了最里面。我想本身这块锁是特制的原因,深度与普通钥匙孔不同,脆弱的金属零件在钥匙旋转的过程中断裂,发出‘咔嚓’的声音,而且还会传来滞涩的触感。(单纯的旋转门把手,钥匙孔内属于整体旋转,没有使零件断裂)但其中的一些疑点,都在我们的惊慌中被忽略掉了。”
千鹤舔舔干涩的嘴唇,说出了结论,“这间密室并非是有意制造的,仅仅是牧野校长的权宜之举,手枪和死者的手表都被他带走了,然后现场在我们误打误撞下形成了密闭的局面。”
圭介站了起来,在地毯上焦急地走来走去,“这样确实全部都能说得通。”
“只有校长才符合这个推理对犯人的描述,如果犯人的腿脚没有任何问题,从窗户翻出去逃走就可以了,没必要浪费时间在砸坏手表上面。他无法确定这样一定能制造密室,只是在阴差阳错之下才恰巧成立的。而且……
“如果真凶是学校里的其他人,桥爪老师大概是不可能承认没有犯过的事情吧。”千鹤对于能够帮桥爪老师洗脱罪名,感到很轻松,至于那位牧野校长,实在是没有多少好感就是了。
“我立刻去向上级汇报,”圭介再也待不住了,拿起自己的外套向门口走去,“千鹤,你这次立了大功哦。”
“记得好好检查音乐教室的锁哦。”千鹤提醒道。
“放心,这次我们会彻底拆开,查个底朝天。”
看到圭介逐渐模糊的背影,千鹤忽然想到什么,大声喊到,“叔叔,你觉得我和密室收藏家,谁更厉害呀。”
然而圭介好像没有听见,跨进自己的车子,发动后漂亮的甩了一下方向,很快便消失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1-27 20:33 , Processed in 0.283983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