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有翼之暗

[中篇谜题] 【维度暗月杯第一届叙诡大赛】第二题 《二手烟》 作者:暗月 夜行空(延期1天)

 关闭 [复制链接]

升级   14.71%

2

主题

40

帖子

403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96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2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18: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答人:鬼域 帕帕

一、凶手:师兄
二、犯罪过程
凶手通过“我”与死者吵架的时候偷偷把过量尼古丁提取物投入紧挨着自己的旁边的死者杯子里,造成死者摄入尼古丁后毒发身亡。
三、线索
1.【如果我把这里面的尼古丁提炼出来,你觉得够不够杀掉一个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师兄和我都是知道尼古丁提取物可以杀死人的,所以师兄嫌疑不能够排除。
2.我坐最左边,师兄【坐在我右手边】,尽管我【把毒下到了自己的酒杯里面】,但是死者在喝我的酒的时候【酒杯顺势摔落在地,里面的酒水洒落一地】,所以说死者根本不是因为我的毒死的,反而,师兄【恰好就在那个女子的左手边一个位置】,师兄距离死者的杯子是非常近的。最后【女子费力地爬起,看都没看我一样地走到吧台边,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立刻【忽然倒地不起】,很明显有人在死者自己的杯子里面下了毒,死者中的是自己杯子里面的毒而不是我的。

原谅不思进取的推理小白的能力有限,只是有一颗想膜拜大佬的文章的心。QAQ
努力思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29%

0

主题

11

帖子

372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361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22: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要说,作者看似是在叙述一个连续的事件,小标题下人物是连续的,但是实则不然。(谁叫这是叙诡大赛呢)
标题一、三、五视角是连续的。是一个学生和他学长的视角
标题二、四是连续的。是女调酒师和她调酒师学长
主要的叙述者不同矛盾有三点。首先是人物衣着问题。标题一处“我”直接在T恤上套了一件卫衣就出门了。就不会出现标题二中,“我放外套的描写”;在标题一中,“我”是看不懂酒瓶上文字的,但是在标题二中“我”并没有表现的看出懂酒瓶文字;在标题一中,我和学长之间是有一盘花生米的,但是到了标题二中,“我”与学长之间的桌子上只有杯子、杯垫、纸巾、搅拌棒。所以综上三点,将标题分为两种叙述者进行处理。
这样一来,大致情节应该是这样的,学生的“我”是往那名女子酒杯中下了毒。但是这里的毒根本不致命,女子只是昏厥而已。真正使得那名女子死亡是调酒师“我”在自己酒杯下毒,将昏厥的女子彻底毒死。于是就成了调酒师利用学生投毒未遂然后进行的犯罪行为。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2%

0

主题

1

帖子

36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35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4 01: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我看完这道题考虑的有这两种可能性,基本上也是按照第四段里的“在X市一酒馆内,一女子中毒并当场昏迷。”进行事实的构筑。

可能性1:死掉的女性为调酒师(后来排除了)
可能性2:死掉的女性被调酒师杀死

这个故事里所出现的人物有四人,我(A),师兄(B),调酒师(C),衣品差小姐(D)。
通篇看来,A与D的关系看起来并不像是仇家,A不足以因为第三段里发生的事件而下手杀D。况且,毒杀D的前提是确信D会出现在酒吧,而以A的视角并不足以确认,也就是说---“我”这一视角里其实掺杂着他人的内心独白。通读一遍后就会发现第五段A与D的互动根本不可能会让A说出第二段里的“当时,我离她很远“这样的话。所以也就是说,基本上可以确认说出这句话的人就是C。
顺带一说,第一段里,“赶忙在T恤外套上一件卫衣”说明该处的“我”无法做出第四段里“整理外衣衣领”的动作。

(我觉得自己有很多没想明白的细节,所以还是说一句这个保个底吧)
作者大大真帅啊【哪怕是0.1分也好,十分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95

主题

1683

帖子

8283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980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楼主| 发表于 2022-1-4 20: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解答部分:

解答一  烦扰至极的分析
“哦呀,学姐你看出来了吗?”
学弟笑嘻嘻地问道。
“算是吧。”我把打印好的文件铺开在桌子上,“你这篇文章乍看之下有点意思,虽然确实如你挑战读者所说一般,叙诡层面破绽百出,但是……要全部看出来,还是有点烦的。”
“烦?”他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他期待的形容词是“难”吧?但我觉得,看出来叙诡是不难的,但是全都找出来才是令人烦恼的。
“那么先从头说起如何?你在这篇文章里面,通过把一个叙诡大梗作为核心贯穿全文的方式,在这道题里面镶嵌了多个叙诡,对吧?
“先从大梗说起,作为核心的叙诡是将两个平行的故事,进行了交叉叙述的方式,使其看上去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事实上,正确的阅读方式为——把一三五独立出来作为一个故事,二四独立出来作为另一个故事看待。而,佐证这个叙诡大梗的伏线,则由多个不同的叙诡组成。
“按顺序说起,第一个是视角叙诡。这里有两个“我”,一个是在酒馆吧台喝酒的学生,另一个则是在吧台里面的调酒师。明显的伏线有两个,第一个是在第一段里提到的‘我穿着卫衣’,而在后面第四章却说了‘我整了整外衣衣领’。第二处同样是在第一段提及‘我把手中的酒杯放下了’,之后没有任何‘我’继续喝酒的描述,但在第二段,却说‘我把手中的杯子倒扣在身前’。所以,可以确定这两个‘我’是不同的人。”
“那么,学姐你是如何确定职业的呢?”学弟插嘴道。
“因为‘门禁’——九点半左右快要门禁,而从学校步行到酒馆大概十几分钟,而侦探位的角色又要指证真相。那么可以稍作推测,他们学校的门禁是十点左右;但在第四段的时候,‘我’却说要能拖多久拖到久。可以从这里怀疑这里有两人的职业不同。而再把视线放在杯子‘倒扣’上,在酒桌上虽然是指自己不想喝酒了的意思,但在酒馆里,有一项职业需要把擦好的杯子倒扣……对吧?
“而且之后的分析之中可以补充佐证这一点。在第二段的描述之中,‘我’一眼望去,台面上只有杯子纸巾什么的。但在第一段的描述之中,‘我’的师兄明明随手撕下了一个香烟盒的塑料封膜,丢到了一旁,为什么‘我’没有看见呢?说明描述者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换言之,两个故事发生在了不同的酒馆,而间接可以认为有两个‘我’。”
“这里是可以怀疑有第二个叙诡,也就是地点叙诡对吧。但是也有可能塑料膜掉到地上了。”
“桌子。”
“嗯?”
“第二段描述中,‘杯子和实木桌子相撞’——说明了桌子是实木制地。而在第一段描述中,‘香烟盒放在桌上会有虚实难辨的倒影’——实木桌子不会有这么极端的情况。因为在第二段中,‘我’说过,‘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倒影的’。”
“原来如此,那么第二个地点叙诡成立了,也能变相支持视角叙诡。”
“第三个——或者说第三第四个叙诡是两个人物叙诡。第一是两个师兄不是同一个指代人……”
“这个明显可以通过第一个和第二个叙诡证明吧?”
“嗯,但更可以作为前两者的互证。我找到的伏线有这些:其一,位置。既然第二四段中的‘我’是在吧台里面的,那么在‘我一旁的师兄’显然也是吧台里面的;而一三五段的师兄是在吧台那边的。其二,制服。第一段描述中‘师兄的手腕处有纽扣’,进而可知他外面穿着衬衫,而在第四段描述中,‘师兄把香烟盒随手丢进了身前的口袋里’。衬衫的口袋大多在胸前,或者根本没有口袋。很显然,这里暗示两个师兄的衣着是不同的。其三,外套。因为第二段中有提及,‘我学着师兄的样子,把外套搁在一旁的椅子上。’说明二四段的师兄显然是有外套的,并其附近的一把椅子上被他的衣服占了。与第一段中的‘我在师兄两侧空位择一就坐’矛盾。”
学弟露出佩服的表情,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第二个人物叙诡,是多一个人叙诡”我不慌不忙地说道,“既然知道了二四段中的师兄是‘我’的同事,那么坐在那里喝酒的人——也就是那个他,很显然是多出来的一个人。现在,我们可以将二四段单独看一下,就会发现这里面没有谜题。
凶手从一开始就自爆了。首先是一名女性死在了‘我’的酒馆里,而‘我’当时正不省人事,还离受害者很远。然后有报道指出‘有女子在酒馆里中毒并昏迷’,并且‘我’给自己的酒杯下毒,还清晰记得自己倒地的声音。那么,显然真相是‘我’在另一个酒馆里喝酒给自己下了毒,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获得不在场证明。而那个真正在这个酒馆(二四段描述)里被毒死的女子,则是被另一个人毒死的。一个能听从‘我’指挥的人,显然,是‘我’的师兄——这是第五个叙诡。”
学弟满意地递过来一张纸——

六、最终,只是一场无聊至极的演出

我默默地探出手,拿起了面前的玻璃杯。
透明的杯子在店里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闪着奇诡的光彩。
“我不懂,你们警察就这么喜欢故弄玄虚吗?”
我站在吧台里面,冲着面前的他缓缓开口道。与我手中的杯子相呼应的,是他右手边摆着的帽子上正闪着熠熠辉光的警徽。
“也不是。我只是想问一下你——这篇报道上的那个中毒的女子,真的是你吗?”
——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一边如此想着,一边继续把擦好的杯子倒扣在身前,说道:“当然咯,我可是为此在病房里躺了整整三天呢。”
“毕竟是去酒馆里大闹了一通,还抢了别人的酒。结果突然到地不起,换谁也遭不住啊。”
“是吗,可我也是因为收到了刺激啊!”
“而你丈夫的小三,恰好就在你昏迷的当天,在这家酒馆里被毒死了。”
“没错。这么一想,我根本不可能给她下毒吧?而且还是尼古丁这种东西。”我露出可爱的笑容,“顺便说一句,我们这里白天是咖啡厅,晚上才是酒馆哦!”
“哈,我当然知道。只不过,之前只在日本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从刚才开始就在打量着我身后放着一排排咖啡罐的柜子的警官先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如果我把这里描述成昏黄柔和的灯光下,女侍背后的柜子里满是闪着光的瓶子——会不会有人误认为是酒馆呢?”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为了保证两边工作的进行,我们这里可是尽可能模仿酒馆设计的。但我只知道现在这里是咖啡厅。”
而且,我们这里是实木的桌子,可不会反光。
“所以,你这里才会有蒸馏器什么的。如果我想用这些东西做提取尼古丁的实验,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我不知道。我想就算我告诉你,如果提炼完以后,有尼古丁残留在蒸馏器的任何一处都是大事故,你也会认为我有办法解决了这件事对吧?不过,我也知道就算店里现成的不能用,但只要去购置一批适合的仪器就行了。至于账本什么的,完全可以随便搞一下,对吧?”
警察露出“欣慰”的笑容,又朝着我说道:“然后,你的丈夫有烟瘾,在家里时常备着香烟,所以你只要有心,完全可以拿到这一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那又如何呢?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我能在医院里给我丈夫的小三下毒。虽然他们可不知道这个酒馆就是我白天工作的咖啡厅。更何况,当时我又不在现场,还是说你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我的罪行吗?”
“事实上,都只是合理怀疑而已。虽然你偶然发现了你丈夫偷情的事实,并且成功赶走小三。就算人家到你店里抱怨两句,也情有可原吧?”
“你真的是个警官吗?说出这种话……”
“好吧,我道歉,并收回之前的话。其实,直到不久前,我还以为是你丈夫下的毒手。不过我现在可以提出一种解答,比如,是你指使了当时吧台里的你的师兄。”
“怎么说?”
“排除法而已。只要你有意无意地诱导对方来这里喝酒的话,就可以让你的师兄找机会下毒了。”
“哦吼,如果这是推理小说的话,那我估计警官先生你要被喷死了。”
“所以,我也觉得不可能。”
“仅仅是因为推理小说?”
“当然不是。”
“那就是你有调查过他,对吧?”
“这只是条件之一罢了。”警官摇了摇头说,“根据当时客人的说法,你那位情人惨死之前,曾喝过了一口里面的酒,却毫无影响。然后一直呢喃说,与其被你丈夫抛弃,倒不如死在这里算了。然后再喝下酒,就死了。如果要下毒的话,很显然只能这段时间中下毒了——有一个很简单的诡计。”
“哦?说说看呢?”
警官说出了他的推理。而我的脸色愈发变差。只是……
“但也就是说,你现在毫无办法证明,对吧?”
“会有的。我会找到能证明你有罪的证据的。对了,旁边的,再给我续一杯可以吗?”
站在我一旁的师兄并没有理会这一挑衅般的话语。只是收起了自己的手机,继续安静地磨着咖啡豆。他穿着围裙的样子让我很是倾慕,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同样的,对他而言,并不需要理由。只要有需要的时候,他就会来帮助我。只是这样而已。
准备好了尼古丁,接下来就只是需要等待就行了。等待时机,等待机会到来,然后毒死她——就只要这样就行了。无论等多久都无所谓。只要能切实地杀掉她就行。
我这样想到。警官戏谑地摇摇头,拿起了帽子,缓步走出咖啡厅。
而我则意识到,他或许并没有任何办法证明这一点。所以他的目的是另一个……

解答二 事后诸葛亮的谈笑
“怪不得你说不要考虑动机和毒物来源。”我放下题解。
“嘛,毕竟这样可以随便编。我可没有去查过咖啡蒸馏的玩意能否提炼出尼古丁。”
“随你便。不过小三什么的……也难怪你要说是情感问题。”
“这不过是暗示而已。本身不属于谜题能解答的范畴。”
“那么接下来说说一三五部分的叙诡吧。同样是多一个人叙诡。不过,显然这个你写得更容易被看出来了。”
“是吗?”
“最大的提示在于方向,你一直在详细地描述的方向。第一段中,你说‘我坐在师兄的右侧’和‘我与师兄中间摆了一盘花生米’。对吧?那么,有几处描述很有意思。首先,‘他是侧身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的’——他是从哪边的口袋拿出来的呢?继续看,‘师兄是一边抓起花生米,一边侧身掏……’的对吧?那么,花生米的盘子在‘我’的右手边,也就在师兄的左手边。换言之,他应该是用左手抓花生米,用右手拿口袋里的东西。那这个侧身,则是背对着‘我’,往右侧身——所以‘我’没有看清他拿的是什么东西。
“继续往下看,又有两个描述,‘往前一推’跟‘我凑过身’。很奇怪的是,如果师兄是把烟盒给‘我’看的话,那么用右手拿起烟盒,然后放在了‘我’与他中间的话,怎么可能‘往正前一推’呢?不仅这个动作非常麻烦,而且不会碰到花生米的盘子吗?如果是放在师兄的右手边的话,那倒非常自然且合理,并且可以‘让我凑过身’。但这样的话,就构不成在‘我’面前展示的效果了,他这个动作很显然是要在凶手面前展示——这是一个疑点。
“在一三五的描述之中,可以看出‘我’与一位女调酒师交好。文中描述这位女调酒师一向‘一言不发’‘直截了当’‘二话不说’‘干练地为顾客调酒并回以微笑’,那么第五段中那句‘好的’,是谁回答的?——当然,这也不是死怀疑。
“还是继续回到方向这上面来,还记得第三段之中,‘我’和师兄被推倒时的描述吗?当时,女调酒师在右侧收拾柜子上的空酒瓶,而‘我’和师兄坐在另一侧喝酒。而她的目标直指‘我身后’。‘我’是向着吧台的正后方倒下的。很显然有人推了我一把。如果是师兄的推的话,他应该跟‘我’一样朝正后方倒下,而非斜躺在稍远处呻吟——从这里开始,怀疑正式落实。恐怕这里同样存在着多一个人叙诡,也就是第六个叙诡。那个女子真正想找麻烦的人,是那个隐藏在描述之中的多出来的那一个调酒师,紧急推开我们的也是那个调酒师,被酒瓶砸中受伤的也是那个调酒师。
“于是,来到第五段,在这一段中,出现的那个‘调酒师’——那个女子正在刁难的‘调酒师’,就是那个隐藏着的人——并且他在调酒时是在‘我’面前的。所以自然,女调酒师是在师兄面前的。所以两杯酒才会同时上桌。所以说,最后,来看这个女子是被谁毒死的吧——她一开始喝的酒并无大恙,但是在跟‘我’纠缠过后,喝下杯中的酒就死了。那么,请注意,她的杯子是放在‘我’的左手边。女调酒师正对师兄,在‘我’的右手边。如果她下毒,肯定被隐藏的那名调酒师发现,排除。师兄同理,会被发现排除。‘我’和师兄当时先后脱离了吧台,没有下毒机会排除。所以最后的结果是——
是那个隐藏的调酒师下的毒。师兄要证明的就是那个人的罪。”

七、毫无所谓,即便这起案子无因无果(凶手视角)

        师兄忍不住了。他一把抓起了我领带,把我拉到了他的面前。不愧学生时代起就是我尊敬的空手道前辈啊!
只是,现在的我却早已不是当初让满怀期待的我了。
不过一个颓丧的失意青年罢了。
“是吗?你还是要装算蒜吗?你明明还记得那起案子才对吧?是不是你把那个女的毒死了?就因为她一直都不放过你!”
“你好烦啊!”我一口气推开了他,然后大声地斥责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师兄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之前查过了那个闹事女的信息。发现她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曾中毒送医。这家酒馆就是她的!而当时来这里喝酒的她丈夫的小三,被认为服毒自杀了。。”
“所以呢……”我露出了无邪的笑容。
“然后,那个闹事女又再婚了。”师兄看向我,“成了你的妻子。但谁料,这次的祸端来到了她的身上。你骗了她,夺走了这家酒馆,并出轨了!你还让她扫地出门。”
——那是,我可受不了她那子时刻保持流行的衣着打扮上的花销。不过,被赶出去以后,她也没什么闲钱管这个了……
“提前声明,我可不没有提炼尼古丁的玩意。”
“你不需要购置,用你妻子的咖啡蒸馏器就行。”师兄如是说道。
“哈哈哈哈,不可能!你别忘了,当时她可是喝了一半酒的。”
“我当然知道,但是你用了一个诡计,让这一切变得可行。甚至,只要有这个诡计,你即便不在现场,也能把人毒死。”
“哦?什么诡计?”
坐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好像是与我同级的一个学弟来着,或许他也叫那家伙为师兄。当时骚动的时候他也在场。一脸迷惑地看着那个女人倒地不起。
——什么温柔待人的家伙啊!我早就看她不爽了。
所以,就把她毒死了。
因为是我下的毒。
很简单的诡计,第一次给的酒是正常的酒。在喝掉一半以后,我把找准时机沾有致死量尼古丁的搅拌棒伸进去搅拌两下,就行了。
还好,这次搭档的女调酒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每次什么都不说。好歹像我一样,说句“好的”吧?

“原来,不是地点叙诡,而是时间叙诡吗?然后,两个多一个人叙诡,再合成一个同一人叙诡……虽然,不适合作为得分点。”
“毕竟,双线叙事最适合叙诡了。这里就让我写次小说吧。”
学弟冲我露出笑容。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9-29 03:04 , Processed in 0.327758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