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14|回复: 13

[中篇谜题] 【维度暗月杯第一届叙诡大赛】第二题 《二手烟》 作者:暗月 夜行空(延期1天)

 关闭 [复制链接]

895

主题

1683

帖子

8283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980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12-20 20: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题作答截止时间为2022年1月4日20:00(在原基础上向后顺延1天),大家可以在此时间内参与答题与提交答案,请勿超时,超时自动取消答案有效性。作答直接回复本帖即可,附上作答成员名单。本帖已设置匿名回复和回复隐藏,仅作者本人可见。一经发现私自转载泄露,将进行追责,祝答题愉快。
《二手烟》
作者:夜行空
序 与谜题无关的故事
周六上午,当我无所事事地在网上冲浪时,忽然收到了学弟发给我一封邮件。点击接收以后,里面有一个几十KB大小的附件和一句口气轻浮的请托——
“学姐好,抱歉占用你一点时间行吗?附件里面是我近来突发奇想写成的一个叙诡谜题,想请学姐您作为读者过目一下,(顺便做一做)看看质量如何。先发给你的是谜面部分~有劳了。”
——谜题啊……正巧我现在也没事,看看好了。
我一边如是想道,一边打开了附件中的word文档……


《二手烟》
一、挑一杯你喜欢的酒
“你知道吗?我现在手上,有一个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毒物。”
坐在我右侧的师兄放下酒杯,没头没脑地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诶?”
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他话中的含义。酒馆里,嘈杂的人声与刺耳的乐曲混于一处,昏黄的光线缓缓荡起一层诡异的氛围,让人不知所措,迷乱其中。我和师兄坐在吧台前的座位上。在我们面前,一侧的调酒师正默然地擦拭着一个漂亮的玻璃杯,没有在意那句消散在各种争吵声中的感叹。吧台后面的柜子上,摆放着很多非常漂亮的酒瓶,上面贴着各种各样的我看不懂的标签,似乎是英文还是德文。
我顺势也放下酒杯,从放在我俩之间那盘花生米里抓起几粒,问:“师兄,你在说什么啊?”
对方嘿嘿一笑,一边学着我伸出手抓起几粒花生米,一边侧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放到吧台桌子上——好像是个盒子,往正前一推。
“就是这个。”听他的语气,仿佛是在向观者炫耀什么一般。
我凑起身,看了过去。兴许是有些喝醉了的缘故,眼前一片模糊,台面上刺眼的反光和物体虚实难辨的倒影让我反而看不清东西。直至看清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香烟盒子后,我不解地抬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区区一个普通的香烟盒,为什么会被说成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毒物呢?
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师兄爽朗地笑道:“不会吧,你连这都不知道?”随即,他随手撕开外面那层透明的包装,丢到一旁,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香烟,在我面前挥了挥——手腕处的黑色纽扣随之晃着莫名的光:“如果我把这里面的尼古丁提炼出来,你觉得够不够杀掉一个人?”
这句话里的寒意让我一时间汗毛耸立,瞬间清醒了过来。
尼古丁。
虽然一直对其毒性有所耳闻,但是在真正听到有人在我面前将这一事实指出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吓到了。
我吸了吸鼻子。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股令人讨厌的烟味。但,这不过是我的错觉而已。毕竟在酒馆门口的内外墙壁上,正贴着一个禁止吸烟的标志牌。就算只是一个小酒馆,单在这里消费的顾客也都很自觉地没有在这里吸烟。
——烟。
我默念了一遍这个字眼。明明平日里如此熟悉,在这个时候,却非常之陌生。师兄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说道:“嘛,还是赶快进入正题吧。马上九点半了,快到学校的门禁时间了。”
——门禁,突然提这个干嘛?
正当我为师兄口中的话语而疑惑之时,师兄露出诡异的笑容,继续悠然地喝着杯中的酒:“当然,我就那么一说。你害怕什么?”
“啊、呃,我没想到,师兄你叫我出来,居然是为了这种事情。”
原本我今天打算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里荒废上一整天的时间。但是,谁知师兄却突然打电话给我,请我出门喝酒。但在电话中,他却并未告知我原因。虽然在得知酒馆名字的时候。我疑惑至极,甚至隐隐有些担心,打算推脱掉。但在他极力的请求下,我还是赶忙在T恤外套上一件卫衣,勉强到了这里。
结果,却见师兄早早地就等候在这里了。望见我后,他摆摆手叫我过来。笑容有些刻意。我心中的不快更甚。勉强在他两侧的空位中挑一个坐下来后,我让调酒师给我一杯跟像往常一样的就行——毕竟相识已久,她一如既往地二话没说就开始调酒。
而我却没了如往常一样的余裕。
——完全摸不清师兄他想干什么……
所以,当他当着我的面,拿出这个烟盒的时候,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事情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了。但是……
我抬起手臂,用衣袖擦去额前渗出的汗水。一言不发,仿佛是在等待着审判的犯人一般。外部的声响仿佛消失不见了,就像身处另一重维度。
果不其然,在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他开口说道——
“你就别装蒜了。告诉我,一个月前那起毒杀案,是你搞得鬼吧?”
听闻此言,我,犹如被猛然从背后一推,坠入深不见底的冰窟一般,遍身生寒……

二、站在黑色吧台的后面
——冷静。
在片刻的晕眩过后,我在心里如此暗示道。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掌握了多少关于那起事件的线索。最好的情况不过是人家随口开的一个玩笑。不过,既然他都这么笃定地说出了口,那这种可能性想必低得可怜。而最差的情况,则是他手里已经掌握了可以锁定我的证据了。
但是……真的有可能吗?
我看着面前这个大放厥词的男人。他似乎已经打定主意要把我视作犯人。但现在的情况并不明晰,如果贸然行事的话,恐怕最后输的人就是我了。
于是,我轻轻将手中的杯子倒扣在桌子上,学着师兄的样子把外套搁在一旁的椅子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你是指之前报道过的那起事件,对吧?我是嫌疑人不错,但你也知道。当时,我离她很远,根本不可能给她下毒吧?”
对方沉默地点了点头:“确实,而且当时还有目击证人能够证明。”
“没、没错。”
我感觉到四周的气温在缓缓上升,尽管这不过是我的错觉。实不相瞒,那个目击者,正是师兄本人。换言之,这份证明根本毫无意义。而如今,他亲自前来提起这个话题,很难想象是一时兴起。
他似乎并不急着一口气把话说完,而是端起杯子细细地品着。眼睛时不时瞥向吧台后面,那柜子上面摆放着琳琅满目、颜色各异的玻璃瓶。
简直就像是要把猎物逼到死路上慢慢折磨的猎人一样。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低头看着光滑如新的台面。一眼望去,只有杯子、杯垫、纸巾、搅拌棒,却没有我以为会看到的——自己那紧张至极的脸。一旁的师兄叼起手中的香烟,又把烟盒随手丢进了身前的衣服口袋里。
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一样。
——如果我也能那么坦然就好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如果真如他所说的一般,那么他的下一句话应该是——
“一个月前,我确实被你骗到了。但现在,我已经有些想法了。”
他的声音与我脑海内的想法一道响起,并且听起来比之前任何一句都来得自信。我费力地吞了吞唾沫,问道:“可那起案子,警方不是已经按照自杀结案了吗?我不知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
他就这样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举了举杯子,对着吧台问道:“还可以来一杯吗?”
吧台里沉默了许久,才传出一声“好的”。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觉得你可以做什么呢?”
“不干什么,也不需要做什么。”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死去的人需要一个说法!”
——死……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不让自己的眼神里染上一丝的惊慌。
“那个被毒死了的女子,无论如何都要有人来替她到出真相。”
杯底与实木的台面猛然一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仿佛是在昭示着我即将落网的悲惨命运。

三、读着并不喜欢的诗句
几个月前的我,时常会与师兄一起造访这家小酒馆。如果不是师兄他偶然发现并告诉我,我肯定不会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一打开门,就能看到正对着来者的吧台、站在吧台后的调酒师,以及其身后琳琅满目的酒瓶。
果然如他所言,是个好地方。
由于地处偏僻,虽然要步行十几分钟左右,但至少我们不用担心被相识的同学发现。所以我和他就经常去那里小酌两杯。一来二去之下,我们便成了酒馆里的常客。不过,最令我迷醉的不是四溢的酒香,而是每次在吧台后为我们调酒的女调酒师——她是个很安静的人,每次顾客点完酒,她都会冲着顾客微微一笑,而后干练地开始调酒,直截了当。一开始找她搭话时,她始终都不回应,一度让我怀疑她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但是,在多次上门以后,我总算能与她搭上话了。
还是那句话——她调酒时的笑容很美,美到让我被深深地吸引了。
然而,直到两个月前的某天,吧台后的她,正忙着把右侧柜子上的空酒瓶收到柜子底下。我正照旧在另一侧与坐在一旁的师兄他喝酒聊天。突然,从门口闯进来一个奇怪的女人。她穿着破旧,白色的衬衫上满是灰尘,套在外面的旧外套显然是不知多久以前流行的款式。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女子就突然发出狂笑,用手指指着她说道:“你居然还在啊!”随后,她便张牙舞爪地冲了过来,抓起身旁一桌上的啤酒瓶砸了过来。目标正在我身后!
“我就算死!在这之前也要带你一个!”
刹那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似乎听见有人大喊了一声“危险”,紧接着我的视野就一片晃荡。身体不由自主地向着正前方倒去。等安稳下来以后,印入眼帘的就是吊着一盏黄灯的天花板。
沉默过后,一声炸裂般的尖叫在我耳边不远处炸开!那是酒馆里的客人们所发出的惊呼声。等我费力地支起身体,只看见在远处同样斜倒在地上呻吟的师兄、闪着光的酒瓶碎片——以及,趴在桌子上,头顶上正有一个不断往外渗血的洞的,已然不省人事的调酒师。
至于之前那个发疯的女人,早已不知去向。
下一刻,我的呼喊声回荡在了空空如也的小酒馆里。
至于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则是在之后才听她细细道来的。

四、折起未曾收起的羽翼
“一个一直嚷嚷着想死的女子在这小酒馆里自杀什么的,怎么突然变成了谋杀案呢?”
我如是说道。一旁的师兄没有点燃香烟,而是仅仅叼在口中。可能是怕如果有客人来,看到他在吸烟就不好了。
“我在事后自行调查了一下。”他自顾自地说道,“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你经常有意无意地提及某个女子非常讨厌,恨不得她立马死对吧?嘛,我也懂你的想法。毕竟,人是感性生物。情感问题可不是小事。”
“你是想确认我的动机吗?”
“……在你听来,我是出于这个理由提起那件事情的吗?不过也是,我听说你‘紧跟潮流’地在衣着什么的上花了不少功夫,虽然对方并不知道,对吧?”
“哼。”我想我的声音,一定无比地绝情吧?“这都是那个女人的错。她总是三番五次地来打扰我的生活。”
“生活?嘛,倒也是这样没错,如果对你而言,那种日子也算生活的话……”
听上去,他似乎对我的处境很是鄙夷。
见他一脸自以为是的表情,我终于没有忍住,对着他喊道:“如果你就因此而确定这是我的动机的话,那我也问你,当时都快不省人事的我当时是怎么把她毒死的!”
“不不不,先不要激动。男女之间的感情相处什么的,我还是理解的。事实上,就算有着这样的动机,我们也不会立刻下判断。你提出的问题,正是我们即将解决的。”
——不,你才不知道呢。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就在刚才,我跟他已经彻底成为了敌人。他想要证明我是一个月前那起毒杀案的凶手,而我则岂能就此让他得逞——要拖,能拖多久拖多久。气氛有些焦灼,唯有吧台里传来的杯子与桌面相碰撞的声音,能给我带来一丝安心感。
我一边装作整理外衣衣领,一边在脑海里快速地寻找着反击的方式。
而师兄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手指在屏幕上点击了几下,调出了那起事件的报道。“啪”的一声,他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是当时的情况。就新闻而言,线索、现场描述都很全面。警方的报道也全在这里了。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屏幕上那行大大的黑体字:“在X市一酒馆内,一女子中毒并当场昏迷。”
“我想,就一般情况而言,是没有问题的……”他说道。
很显然,这句话后面要接一个“但是”。
抬起头,他正悠然地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他说:“当时的情况你还记得吧?”
我点了点头。怎么可能忘记,因为当时正是我把毒下到了自己的酒杯里面,就连当时我身体倒在地上的声音,都仿佛萦绕在我耳畔。

五、拉起未曾伸出的手
一个月前,当我又一次与师兄一起到那个小酒馆喝酒的时候,恰好看见那个女子也在。她依然在与吧台后面的那名调酒师争吵——不过,与其说是争吵,倒不如说是那个女子在单方面地阴阳怪气对方。而后者,则刚刚拆下绷带不久,始终沉默着,站在与女子有一定距离的吧台后的斜对面那里。
看着她在吧台后窘迫的模样,我心中的怒火又一次上来了。正想着上前阻止的时候,却被身旁的师兄按住了。他对我说不要冲动。然而,这要我怎么才能冷静得下来呢?
如果不是她的话,那天我们会遇到那样的事情吗?
我愤愤不平地想到。
那名女子似乎是因为以前的情感问题,才与酒馆里的调酒师交恶。所以现在时而会来店里找麻烦。但若说以前都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上次显然是发疯了。但据说,她之前曾当着众人的面,说宁可死在这里,把这里的招牌砸了,也不会接受调解。
换言之,与这种人讲道理根本没有用——还不如杀了她!
没错,在目睹那样的惨剧后,我的心里早已燃起对她的杀意,但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谁知,她现在却自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就在我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时,坐在吧台前的那个女子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我们的方向说道:“哟,你们又来了啊?”
——好恶心,好做作。
她身上的衣服仍旧是上次那几件,透露出这人落魄至极的处境。
我如是想道。师兄却不为所动,落座在了原本的位置上——恰好就在那个女子的左手边一个位置。我踌躇了一会儿后,也跟着坐在了师兄的身旁。
吧台后面的她看着师兄,面露尴尬的神色。
“不好意思,请给一杯跟往常一样的。”坐在我右手边的师兄说道。
“我、我也是。”我赶忙接下了话茬。
“好的。”
像往常一样,她勉强露出笑容。然后她卷起袖子,娴熟地拿起调酒器,开始调酒。然而,就在这时,一旁的女子开始了她的嘲讽,继续对着正在我面前调酒的调酒师吐出各种难听的话语。
我几欲发作,可碍于师兄坐在我跟那名女子中间,不好动手。见调酒师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我便也只得按下自己心中的不耐。
——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砰”。
两声轻响后,我和师兄的面前多了两个杯子——酒调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泄愤还是折磨自己,竟然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喝掉一半。辛辣的液体刺激着食道,让我一阵难受。
忽然,我听见身旁传来了那个女人讨厌的声音:“哟,你在喝什么酒啊?”
回过头,却见她正以一副令人恶心的姿态走到我这边,把自己的酒杯放到了我的左手边。
“你、你想干什么?!”调酒师的声音在我正面回荡。
但是女子却对这一警告不以为意,固执地说道:“我想要换一个地方喝酒,怎么了?”
“请、请不要打扰到其他的顾客……”
“我可没有打扰。我只是想问他喝了什么样的酒而已。”
“这与你无关吧?”我低着头,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当然有关系啦,因为我想要喝一口你的酒嘛。”她露出令人不快的笑容,然后猛地从我手中拿走酒杯,接着仰起头,打算一口喝干我杯中剩下的酒。
“喂!你!”
我一边愤怒地冲她喊道,一边扑倒了她。
“砰!”——原来这就是倒地的声音吗?
酒杯顺势摔落在地,里面的酒水洒落一地。
“喂!老弟!”是师兄的声音。
“不好意思,请离开!”
吧台后面传来了愤怒的吼声,却让后者露出了胜利者一般的笑容。
“别那么急,我这不还没有喝完酒吗?”
倒在地上的女子抬起手,指了指自己之前没有喝完的酒。
“我来垫付你的酒钱!所、所以,请你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在吧台的灯光下,我好像看见了喊出这句话的她的脸上流下了一道泪痕。
“呵呵呵,你叫我走,我就走吗?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用手支起身体,不知何时赶来的师兄试着搀起我!
女子费力地爬起,看都没看我一样地走到吧台边,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但很快,事情往意想不到的方向一转之下。就在我们的面前,她露出诡异的神色,而后忽然倒地不起。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脑子里一片空白。直至看着警察到来,把倒在地上的她的尸体带走,并抓着我的手臂准备押回局里的时候,我才堪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或许她就是……被我毒死了吧?



挑战读者!
想必各位已经发现这篇文章里面破绽百出的叙述性诡计了。那么,请在将其勘破之后,解开这一系列的谜题吧!(动机和毒物尼古丁来源无需考虑。)



间奏  思考过后的解答
Word文档里的内容到此结束。我稍作思考了后,又重读了几遍。在把所有的想法都整理下来以后,我带着打印好的文档径直去了学弟家里找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审核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5

主题

1683

帖子

8283

积分

推理大神推理作者家族之瑰四周年纪念章诡殇元老猴年限定

诡币
503 枚
推币
5980 枚
推理积分
57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楼主| 发表于 2022-1-4 20: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解答部分:

解答一  烦扰至极的分析
“哦呀,学姐你看出来了吗?”
学弟笑嘻嘻地问道。
“算是吧。”我把打印好的文件铺开在桌子上,“你这篇文章乍看之下有点意思,虽然确实如你挑战读者所说一般,叙诡层面破绽百出,但是……要全部看出来,还是有点烦的。”
“烦?”他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他期待的形容词是“难”吧?但我觉得,看出来叙诡是不难的,但是全都找出来才是令人烦恼的。
“那么先从头说起如何?你在这篇文章里面,通过把一个叙诡大梗作为核心贯穿全文的方式,在这道题里面镶嵌了多个叙诡,对吧?
“先从大梗说起,作为核心的叙诡是将两个平行的故事,进行了交叉叙述的方式,使其看上去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事实上,正确的阅读方式为——把一三五独立出来作为一个故事,二四独立出来作为另一个故事看待。而,佐证这个叙诡大梗的伏线,则由多个不同的叙诡组成。
“按顺序说起,第一个是视角叙诡。这里有两个“我”,一个是在酒馆吧台喝酒的学生,另一个则是在吧台里面的调酒师。明显的伏线有两个,第一个是在第一段里提到的‘我穿着卫衣’,而在后面第四章却说了‘我整了整外衣衣领’。第二处同样是在第一段提及‘我把手中的酒杯放下了’,之后没有任何‘我’继续喝酒的描述,但在第二段,却说‘我把手中的杯子倒扣在身前’。所以,可以确定这两个‘我’是不同的人。”
“那么,学姐你是如何确定职业的呢?”学弟插嘴道。
“因为‘门禁’——九点半左右快要门禁,而从学校步行到酒馆大概十几分钟,而侦探位的角色又要指证真相。那么可以稍作推测,他们学校的门禁是十点左右;但在第四段的时候,‘我’却说要能拖多久拖到久。可以从这里怀疑这里有两人的职业不同。而再把视线放在杯子‘倒扣’上,在酒桌上虽然是指自己不想喝酒了的意思,但在酒馆里,有一项职业需要把擦好的杯子倒扣……对吧?
“而且之后的分析之中可以补充佐证这一点。在第二段的描述之中,‘我’一眼望去,台面上只有杯子纸巾什么的。但在第一段的描述之中,‘我’的师兄明明随手撕下了一个香烟盒的塑料封膜,丢到了一旁,为什么‘我’没有看见呢?说明描述者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换言之,两个故事发生在了不同的酒馆,而间接可以认为有两个‘我’。”
“这里是可以怀疑有第二个叙诡,也就是地点叙诡对吧。但是也有可能塑料膜掉到地上了。”
“桌子。”
“嗯?”
“第二段描述中,‘杯子和实木桌子相撞’——说明了桌子是实木制地。而在第一段描述中,‘香烟盒放在桌上会有虚实难辨的倒影’——实木桌子不会有这么极端的情况。因为在第二段中,‘我’说过,‘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倒影的’。”
“原来如此,那么第二个地点叙诡成立了,也能变相支持视角叙诡。”
“第三个——或者说第三第四个叙诡是两个人物叙诡。第一是两个师兄不是同一个指代人……”
“这个明显可以通过第一个和第二个叙诡证明吧?”
“嗯,但更可以作为前两者的互证。我找到的伏线有这些:其一,位置。既然第二四段中的‘我’是在吧台里面的,那么在‘我一旁的师兄’显然也是吧台里面的;而一三五段的师兄是在吧台那边的。其二,制服。第一段描述中‘师兄的手腕处有纽扣’,进而可知他外面穿着衬衫,而在第四段描述中,‘师兄把香烟盒随手丢进了身前的口袋里’。衬衫的口袋大多在胸前,或者根本没有口袋。很显然,这里暗示两个师兄的衣着是不同的。其三,外套。因为第二段中有提及,‘我学着师兄的样子,把外套搁在一旁的椅子上。’说明二四段的师兄显然是有外套的,并其附近的一把椅子上被他的衣服占了。与第一段中的‘我在师兄两侧空位择一就坐’矛盾。”
学弟露出佩服的表情,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第二个人物叙诡,是多一个人叙诡”我不慌不忙地说道,“既然知道了二四段中的师兄是‘我’的同事,那么坐在那里喝酒的人——也就是那个他,很显然是多出来的一个人。现在,我们可以将二四段单独看一下,就会发现这里面没有谜题。
凶手从一开始就自爆了。首先是一名女性死在了‘我’的酒馆里,而‘我’当时正不省人事,还离受害者很远。然后有报道指出‘有女子在酒馆里中毒并昏迷’,并且‘我’给自己的酒杯下毒,还清晰记得自己倒地的声音。那么,显然真相是‘我’在另一个酒馆里喝酒给自己下了毒,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获得不在场证明。而那个真正在这个酒馆(二四段描述)里被毒死的女子,则是被另一个人毒死的。一个能听从‘我’指挥的人,显然,是‘我’的师兄——这是第五个叙诡。”
学弟满意地递过来一张纸——

六、最终,只是一场无聊至极的演出

我默默地探出手,拿起了面前的玻璃杯。
透明的杯子在店里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闪着奇诡的光彩。
“我不懂,你们警察就这么喜欢故弄玄虚吗?”
我站在吧台里面,冲着面前的他缓缓开口道。与我手中的杯子相呼应的,是他右手边摆着的帽子上正闪着熠熠辉光的警徽。
“也不是。我只是想问一下你——这篇报道上的那个中毒的女子,真的是你吗?”
——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一边如此想着,一边继续把擦好的杯子倒扣在身前,说道:“当然咯,我可是为此在病房里躺了整整三天呢。”
“毕竟是去酒馆里大闹了一通,还抢了别人的酒。结果突然到地不起,换谁也遭不住啊。”
“是吗,可我也是因为收到了刺激啊!”
“而你丈夫的小三,恰好就在你昏迷的当天,在这家酒馆里被毒死了。”
“没错。这么一想,我根本不可能给她下毒吧?而且还是尼古丁这种东西。”我露出可爱的笑容,“顺便说一句,我们这里白天是咖啡厅,晚上才是酒馆哦!”
“哈,我当然知道。只不过,之前只在日本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从刚才开始就在打量着我身后放着一排排咖啡罐的柜子的警官先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如果我把这里描述成昏黄柔和的灯光下,女侍背后的柜子里满是闪着光的瓶子——会不会有人误认为是酒馆呢?”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为了保证两边工作的进行,我们这里可是尽可能模仿酒馆设计的。但我只知道现在这里是咖啡厅。”
而且,我们这里是实木的桌子,可不会反光。
“所以,你这里才会有蒸馏器什么的。如果我想用这些东西做提取尼古丁的实验,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我不知道。我想就算我告诉你,如果提炼完以后,有尼古丁残留在蒸馏器的任何一处都是大事故,你也会认为我有办法解决了这件事对吧?不过,我也知道就算店里现成的不能用,但只要去购置一批适合的仪器就行了。至于账本什么的,完全可以随便搞一下,对吧?”
警察露出“欣慰”的笑容,又朝着我说道:“然后,你的丈夫有烟瘾,在家里时常备着香烟,所以你只要有心,完全可以拿到这一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那又如何呢?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我能在医院里给我丈夫的小三下毒。虽然他们可不知道这个酒馆就是我白天工作的咖啡厅。更何况,当时我又不在现场,还是说你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我的罪行吗?”
“事实上,都只是合理怀疑而已。虽然你偶然发现了你丈夫偷情的事实,并且成功赶走小三。就算人家到你店里抱怨两句,也情有可原吧?”
“你真的是个警官吗?说出这种话……”
“好吧,我道歉,并收回之前的话。其实,直到不久前,我还以为是你丈夫下的毒手。不过我现在可以提出一种解答,比如,是你指使了当时吧台里的你的师兄。”
“怎么说?”
“排除法而已。只要你有意无意地诱导对方来这里喝酒的话,就可以让你的师兄找机会下毒了。”
“哦吼,如果这是推理小说的话,那我估计警官先生你要被喷死了。”
“所以,我也觉得不可能。”
“仅仅是因为推理小说?”
“当然不是。”
“那就是你有调查过他,对吧?”
“这只是条件之一罢了。”警官摇了摇头说,“根据当时客人的说法,你那位情人惨死之前,曾喝过了一口里面的酒,却毫无影响。然后一直呢喃说,与其被你丈夫抛弃,倒不如死在这里算了。然后再喝下酒,就死了。如果要下毒的话,很显然只能这段时间中下毒了——有一个很简单的诡计。”
“哦?说说看呢?”
警官说出了他的推理。而我的脸色愈发变差。只是……
“但也就是说,你现在毫无办法证明,对吧?”
“会有的。我会找到能证明你有罪的证据的。对了,旁边的,再给我续一杯可以吗?”
站在我一旁的师兄并没有理会这一挑衅般的话语。只是收起了自己的手机,继续安静地磨着咖啡豆。他穿着围裙的样子让我很是倾慕,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同样的,对他而言,并不需要理由。只要有需要的时候,他就会来帮助我。只是这样而已。
准备好了尼古丁,接下来就只是需要等待就行了。等待时机,等待机会到来,然后毒死她——就只要这样就行了。无论等多久都无所谓。只要能切实地杀掉她就行。
我这样想到。警官戏谑地摇摇头,拿起了帽子,缓步走出咖啡厅。
而我则意识到,他或许并没有任何办法证明这一点。所以他的目的是另一个……

解答二 事后诸葛亮的谈笑
“怪不得你说不要考虑动机和毒物来源。”我放下题解。
“嘛,毕竟这样可以随便编。我可没有去查过咖啡蒸馏的玩意能否提炼出尼古丁。”
“随你便。不过小三什么的……也难怪你要说是情感问题。”
“这不过是暗示而已。本身不属于谜题能解答的范畴。”
“那么接下来说说一三五部分的叙诡吧。同样是多一个人叙诡。不过,显然这个你写得更容易被看出来了。”
“是吗?”
“最大的提示在于方向,你一直在详细地描述的方向。第一段中,你说‘我坐在师兄的右侧’和‘我与师兄中间摆了一盘花生米’。对吧?那么,有几处描述很有意思。首先,‘他是侧身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的’——他是从哪边的口袋拿出来的呢?继续看,‘师兄是一边抓起花生米,一边侧身掏……’的对吧?那么,花生米的盘子在‘我’的右手边,也就在师兄的左手边。换言之,他应该是用左手抓花生米,用右手拿口袋里的东西。那这个侧身,则是背对着‘我’,往右侧身——所以‘我’没有看清他拿的是什么东西。
“继续往下看,又有两个描述,‘往前一推’跟‘我凑过身’。很奇怪的是,如果师兄是把烟盒给‘我’看的话,那么用右手拿起烟盒,然后放在了‘我’与他中间的话,怎么可能‘往正前一推’呢?不仅这个动作非常麻烦,而且不会碰到花生米的盘子吗?如果是放在师兄的右手边的话,那倒非常自然且合理,并且可以‘让我凑过身’。但这样的话,就构不成在‘我’面前展示的效果了,他这个动作很显然是要在凶手面前展示——这是一个疑点。
“在一三五的描述之中,可以看出‘我’与一位女调酒师交好。文中描述这位女调酒师一向‘一言不发’‘直截了当’‘二话不说’‘干练地为顾客调酒并回以微笑’,那么第五段中那句‘好的’,是谁回答的?——当然,这也不是死怀疑。
“还是继续回到方向这上面来,还记得第三段之中,‘我’和师兄被推倒时的描述吗?当时,女调酒师在右侧收拾柜子上的空酒瓶,而‘我’和师兄坐在另一侧喝酒。而她的目标直指‘我身后’。‘我’是向着吧台的正后方倒下的。很显然有人推了我一把。如果是师兄的推的话,他应该跟‘我’一样朝正后方倒下,而非斜躺在稍远处呻吟——从这里开始,怀疑正式落实。恐怕这里同样存在着多一个人叙诡,也就是第六个叙诡。那个女子真正想找麻烦的人,是那个隐藏在描述之中的多出来的那一个调酒师,紧急推开我们的也是那个调酒师,被酒瓶砸中受伤的也是那个调酒师。
“于是,来到第五段,在这一段中,出现的那个‘调酒师’——那个女子正在刁难的‘调酒师’,就是那个隐藏着的人——并且他在调酒时是在‘我’面前的。所以自然,女调酒师是在师兄面前的。所以两杯酒才会同时上桌。所以说,最后,来看这个女子是被谁毒死的吧——她一开始喝的酒并无大恙,但是在跟‘我’纠缠过后,喝下杯中的酒就死了。那么,请注意,她的杯子是放在‘我’的左手边。女调酒师正对师兄,在‘我’的右手边。如果她下毒,肯定被隐藏的那名调酒师发现,排除。师兄同理,会被发现排除。‘我’和师兄当时先后脱离了吧台,没有下毒机会排除。所以最后的结果是——
是那个隐藏的调酒师下的毒。师兄要证明的就是那个人的罪。”

七、毫无所谓,即便这起案子无因无果(凶手视角)

        师兄忍不住了。他一把抓起了我领带,把我拉到了他的面前。不愧学生时代起就是我尊敬的空手道前辈啊!
只是,现在的我却早已不是当初让满怀期待的我了。
不过一个颓丧的失意青年罢了。
“是吗?你还是要装算蒜吗?你明明还记得那起案子才对吧?是不是你把那个女的毒死了?就因为她一直都不放过你!”
“你好烦啊!”我一口气推开了他,然后大声地斥责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师兄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之前查过了那个闹事女的信息。发现她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曾中毒送医。这家酒馆就是她的!而当时来这里喝酒的她丈夫的小三,被认为服毒自杀了。。”
“所以呢……”我露出了无邪的笑容。
“然后,那个闹事女又再婚了。”师兄看向我,“成了你的妻子。但谁料,这次的祸端来到了她的身上。你骗了她,夺走了这家酒馆,并出轨了!你还让她扫地出门。”
——那是,我可受不了她那子时刻保持流行的衣着打扮上的花销。不过,被赶出去以后,她也没什么闲钱管这个了……
“提前声明,我可不没有提炼尼古丁的玩意。”
“你不需要购置,用你妻子的咖啡蒸馏器就行。”师兄如是说道。
“哈哈哈哈,不可能!你别忘了,当时她可是喝了一半酒的。”
“我当然知道,但是你用了一个诡计,让这一切变得可行。甚至,只要有这个诡计,你即便不在现场,也能把人毒死。”
“哦?什么诡计?”
坐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好像是与我同级的一个学弟来着,或许他也叫那家伙为师兄。当时骚动的时候他也在场。一脸迷惑地看着那个女人倒地不起。
——什么温柔待人的家伙啊!我早就看她不爽了。
所以,就把她毒死了。
因为是我下的毒。
很简单的诡计,第一次给的酒是正常的酒。在喝掉一半以后,我把找准时机沾有致死量尼古丁的搅拌棒伸进去搅拌两下,就行了。
还好,这次搭档的女调酒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每次什么都不说。好歹像我一样,说句“好的”吧?

“原来,不是地点叙诡,而是时间叙诡吗?然后,两个多一个人叙诡,再合成一个同一人叙诡……虽然,不适合作为得分点。”
“毕竟,双线叙事最适合叙诡了。这里就让我写次小说吧。”
学弟冲我露出笑容。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14%

0

主题

13

帖子

343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92 枚
推理积分
38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12-21 16: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肥斑马 于 2021-12-27 21:35 编辑


本题的叙述性诡计是人物视点诡计,作者让读者误以为这五段剧情的主视点都是同一个人,从而隐藏了作案的手法。其实不是,这五段剧情里是两个人的视点。细分为,1、3、5是一个人,2、4是另一个人。

详细分析如下:

1、第五段里的案件描述中,“我”显然想不到死者会来喝掉我的半杯酒,自己也喝了半杯并未中毒。可以判断出,毒并不是下在“我”的酒杯里,而死者喝了自己酒杯里的酒才晕倒,所以毒更可能是在死者自己的酒杯里。而“我”的座位在死者左边,中间还有一个师兄,根本没有可能去死者杯子里下毒。
再者,这和第4段里,“我”承认把毒下在了自己的杯子里矛盾。而这个矛盾的合理解答,就是第四、第五段里的“我”并不是同一个人。

2、五段文章里都有出现喝酒的“师兄”,但在第一、第三、第五段文章里,主视点在叙述故事背景的时候,都有谈到调酒师这个人,而第二、第四段却并没有谈到,只是暗示了调酒师的存在。比如第二段里在师兄要酒的时候,“吧台里沉默了许久,才传出一声“好的”。”


3、第五段“我”和女人冲突的时候,师兄曾喊我“老弟”,可以得出本视点的性别为男,身份是师兄的师弟。

4、第一段里的“我”穿了一件卫衣跑来了酒吧,而第四段“我一边装作整理外衣衣领,一边在脑海里快速地寻找着反击的方式。”这里的“我”整理外衣的衣领,卫衣显然不会有衣领可以整理,可以确定第一段和第四段的“我”不是同一个人。

5、第一段可知酒吧是禁烟的,而第一段里的“我”十分讨厌烟味,熟悉的师兄理应不会在“我”面前抽烟,但第二段里师兄却叼着烟。第四段里他也叼着烟,虽然没有点燃,却不是因为“我”讨厌烟味,而是“怕如果有客人来,看到他在吸烟就不好了。”

6、第一段描写的场景,是在酒吧的吧台。而第二段显然不是,是在酒吧的桌子面对面而坐。

7、“唯有吧台里传来的杯子与桌面相碰撞的声音,能给我带来一丝安心感。”这说明1、3、5视点里的“我”对调酒师有好感。

8、时间线上,第1、2、4段都是案发后一个月时师兄来做出的推理,而3、5是案发前和案发当时的事。其中1、3、5里都有“我”和师兄一起来酒馆喝酒的描写,也都有调酒师的描写,故事具有连续性,可以判断为是同一个视点。第一段里师兄的推理,表面上是说给“我”听的,不如说是说给另一个视点的人听的,这有和2、4两段里的剧情衔接上了。

9、
原文:
”我想我的声音,一定无比地绝情吧?“这都是那个女人的错。她总是三番五次地来打扰我的生活。”

“我来垫付你的酒钱!所、所以,请你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第四段,第五段都有提到多次被打扰生活。第四段里是“我”说的,而第五段里是调酒师说的。结合起来看,4里面的“我”就是是5里面的调酒师。

也就是说,第1、3、5段是同一个视点,是师弟的视点。2,4段的主视角是1,3,5里面出现过的调酒师,只不过那可能是在另一个酒馆,或者即便在同一个酒馆她的身份也是顾客而不是调酒师。在2、4视点里,从没提到调酒师的特点和性别,吧台后的调酒师另有其人。
本文时间线是3、5、1、2、4。而第五段案发时两人都在场,所以第一段里面师兄的推理可以理解为说给师弟听,也可以理解为说给调酒师听,事实上两人都误以为师兄是对自己说的。所以接下来时间线到第2段的时候,作者就巧妙的替换了主视点的身份。

凶杀案是第四段里调酒师所说的那样,在自己酒杯里下了毒,然后乘师弟和死者缠斗时偷偷换了杯子,毒死了她。
至于她说自己倒地的事,则是她和师兄单独交流时发生的。


[发帖际遇]: 肥斑马在学生宿舍煲汤,导致电线短路,被抓住,并且罚款1 枚推币 。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3.33%

0

主题

23

帖子

280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29 枚
推理积分
28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12-24 21: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暗月凉薄 于 2022-1-4 19:35 编辑

《二手烟》作答暗月凉薄
一.首先是本文第一大叙诡:“文中的我不是一直都第一人称,其中插着女调酒师的第一人称。
而学长所指认的凶手正是女调酒师。
1.原文:我和师兄坐在吧台前的座位上。在我们面前,一侧的调酒师正默然地擦拭着一个漂亮的玻璃杯,没有在意那句消散在各种争吵声中的感叹。吧台后面的柜子上,摆放着很多非常漂亮的酒瓶。
(学长)眼睛时不时瞥向吧台后面,那柜子上面摆放着琳琅满目、颜色各异的玻璃瓶。此时学长是面对着我说话的,而在文中我是坐在了学长的左侧。面对面说话时他是瞥不到吧台后面的玻璃瓶,而唯一能看到玻璃瓶只能是学长那是时面对着吧台的,而在吧台里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女调酒师。
2.原文:我还是赶忙在T恤外套上一件卫衣
我一边装作整理外衣衣领,一边在脑海里快速地寻找着反击的方式。
学着师兄的样子把外套搁在一旁的椅子上
我出门只有一件T恤和一件卫衣,没有外套而且卫衣和T恤也没有衣领。那么只有可能,两句话并不是指我,那是谁有外套和有衣领的衣服呢?答案只有一个,调酒师的制服,外面是一件马甲说成外套也是可以,而外套里面的衬衫也有衣领。
3当时,我离她很远,根本不可能给她下毒吧?”
死者生前刚推到她,并不远。那远的是人只能是那是在吧台里的女调酒师。
二.死亡女子并不是和我的酒而死
原文:她露出令人不快的笑容,然后猛地从我手中拿走酒杯,接着仰起头,打算一口喝干我杯中剩下的酒。我一边愤怒地冲她喊道,一边扑倒了她
女子费力地爬起,看都没看我一样地走到吧台边,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但很快,事情往意想不到的方向一转之下。就在我们的面前,她露出诡异的神色,而后忽然倒地不起。
女子并没有喝我的酒,而是喝下自己的酒而倒下的。但她的酒明明在我左手上,在刚刚我推她的时候应该一起倒了才对,那么多的这杯酒是谁的?
她喝的是自己的酒,而她的酒是女调酒师调的,那么下毒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女调酒师。
  三.   
至于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则是在之后才听她细细道来的。明明我反感她为什么我还能听她细细到来,还有师兄所说的男女之间的感情相处什么的是什么意思,我和谁?
女调酒师只有一个吗?
不,那个穿着
满是灰尘的白色的衬衫,套在外面的旧外套。也是个调酒师吧,记得师兄所说的
听说‘紧跟潮流’地在衣着什么的上花了不少功夫。我想这个调酒师就是因为在衣着方面从而代替了之前的调酒师吧。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E6%9A%97%E6%9C%88%E5%BA%95%E5%B1%82%E9%80%89%E6%89%8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2%

0

主题

33

帖子

276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12 枚
推理积分
26 分
侦破案件
1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1-12-30 18: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拙见如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审核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9%

0

主题

6

帖子

57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51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2 19: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是从哪儿来 于 2022-1-2 21:42 编辑

首先排除学长作案,如果学长作案的话不会旧事重提,而是会回避提到这件事,但是我是把毒放到自己的酒杯里的,她并没有喝我酒杯里的酒,我惊恐的扑开她就是为了不让她碰到我酒杯里的毒,这明显和我的口供不符。如果死者是死于的毒的话,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下毒的,我最多能在自己的酒杯里下毒,但是我真的想让她死的话我不会推开他,以此推出有个幕后凶手,据新闻报道死者是喝了立刻昏迷致死的药物,文中是死者喝了她自己的酒立刻昏迷至死,而毒不可能是我在她身上下的,否则她会站不起来,只有调酒师可以在死者酒里下毒,自从死者阴阳怪气大闹小酒馆之后,我虽然为喜欢的女人受了伤,但想要保护喜欢的人的心情更加强烈,她在我的眼里万里无一,我时常在想,这么好看又优秀的女生一定有很多人追,这个疯女人喜欢的人不喜欢她很正常啊,如果任由疯女人随意闹,真害怕她会受伤,不能让她老是打扰我们的生活,于是我买了两包毒药,一包下到自己的酒里,同时事先吃了解药,同时另一包让她调酒的时候给了那个女人,我们有所为,亦能有所不为。我做对了吗?对吗?对吧。
[发帖际遇]: 风是从哪儿来的小狗偷吃了千珏的汉堡,被要求赔偿5 枚推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33%

0

主题

1

帖子

4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3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14: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趁他们倒地的时候下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9.33%

0

主题

19

帖子

208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165 枚
推理积分
24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14: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一三五是‘我’的视角,而二和四的视角是女调酒师。
比如一中师兄坐在右手边,左手拿花生,右手拿出香烟往正前方一推。这其实是把东西给调酒师看,只不过文章通过‘我’的内心独白会错认为指认的是我。二中调酒师通过吧台看自己的面色和师兄放下酒杯的实木桌面相违背,其实是调酒师台面和顾客的台面不同,台面上的搅拌棒也是佐证,还有就是外套和卫衣的区别。
对于四中‘当时正是我把毒下到了自己的酒杯里面。’结合调酒师的凶手身份分析。
由此得出的结论,师兄指认的凶手是女调酒师。按照案发的情景来看,吧台上由左到右是我、师兄、死者。女调酒师在我的正对面,当死者走过来把酒放在桌面上的时候,‘我’扑倒死者,在这个时候,调酒师用半杯有毒的酒替换掉死者放在吧台上的酒。
某些猜测,‘我’和调酒师应该有某种私下关系...
还有些看不懂的地方,总觉得这道题没那么简单。调酒师的想法中有自己身体倒在地上的声音回忆,但是当时好像调酒师没有倒在地上啊,等解析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33%

0

主题

5

帖子

28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3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15: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单刷
叙诡杯第二题解答
   第二题解答从文中的害怕被熟悉的人发现、“支起”、学长的搀扶等话语中得知,“我”的下半身是有行动障碍的,可能是截肢或是瘫痪。
   在女子死去的那晚,我拿起酒杯喝了半杯,随后女子才过来喝下了“她自己杯子里的酒”。而在那之前,她把自己的酒杯放在了我的左手边。文中明确点出“我”向自己的杯子里投下了毒药,但是“我”并未发觉或是主动投下了毒药但是是向自己杯中投下的,在开始时“我”听到她想要喝“我”杯中的酒,便把毒投在了自己杯中;但是当她从我手中夺取酒杯后,我主动扑倒了她,她手中的酒杯当然也就破碎了。这样就会引出矛盾,为何“我”主动投下了毒药,而她已经拿起了“我”的杯子,按理来说只要喝下就行,但我却推倒了她,这样不就喝不下杯中的毒药了吗?但有趣的是,她喝下的是“她自己杯中的酒”。
    这很奇怪,因为无论在“我”的眼中还是在她亦或是师兄的眼中,她喝下的都是她自己的酒,并非我的酒。我确实想要杀了她,也确实向自己的杯中投下了毒药,但是这一点无法解释。既然我想要杀她,已经向自己的杯子里放下了毒药,为何还要扑倒她,以至于无法让她喝到毒药呢?如若是故意而为之,将毒药放在了她的杯子里,逼迫她只能喝自己的酒,那么又与文末的叙述不符合。
    综上,“我”只能将毒下在了我的杯子里,并让她喝下去,但是“我”主动扑倒她的事依旧无法解释。到了这一步应该与下肢的设定开始有关联,但是因为时间原因……不知道现阶段能有多少分……就这样吧,对不住出题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

0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14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16: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毒杀了原调酒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75.33%

0

主题

7

帖子

226

积分

诡币
0 枚
推币
219 枚
推理积分
0 分
侦破案件
0 件
原创度
0 ℃
发表于 2022-1-3 17: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单章和双章的视角不同,单章是学妹,双章是女调酒师视角。
所以凶手是女调酒师。剩下的该说的说了。
我这里就开摆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诡殇推理论坛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辽ICP备1601591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帮助|小黑屋|诡殇推理论坛  

|辽ICP备16015914号

诡殇推理论坛

GMT+8, 2022-9-29 02:53 , Processed in 0.399962 second(s), 3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